派錢以外 林宇滔:政府不知從何入手!

2013-11-08 施政前瞻?遠景何處! 專題報道

文:悟塵

時間:2013年11月8日 10:10

對於明年的施政期望,社會離不開住屋、就業、交通等等各類的民生問題,再由此而衍生出對政府行政效率改革、官員問責、法律改革等一系列的訴求。然而,聚賢同心協會副理事長林宇滔指出,政府近年的施政,除了各類的直接派錢派糖舉措外,在如何推動澳門整體居民真正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減少經濟過急發展、產業結構過於單一的負面影響,以及如何改善各類民生問題,特區政府至今仍不知如何入手。

民生問題欠決心

其中就備受關注高樓價和住屋問題,林宇滔認為,對於未上車的人、乃至中小企都是最大的問題,顯然是社會很多怨氣的根源。而政府動用了大量資源的萬九公共房屋項目,至今仍僅僅還了舊債,仍未開始面對社會對住屋的新一輪需求,又無未來中長期的公共房屋興建計劃,在無法發揮公屋對樓價的槓桿作用下,政府對樓巿泡沬束手無策。按官方統計,二零零三年至去年底,住宅價格指數已升逾十倍,但居民收入在十年卻只增長一點五倍,樓價明顯遠遠抛離居民可負擔水平,伴隨而來的租金上升,不單令基層百上加斤,亦令企業經營成本大增,進一步推升通脹,巿民對政府的信心和滿意度自然大減。再是,目前眾多社屋輪候戶,政府除非能儘快安排他們上樓,否則即使每月給於千多兩千元的津貼,他們的生活依然會越來越艱難。

訂閱每月紙本

至於在就業問題上,林宇滔表示,本澳工資和就業情況確實有改善,但政府對外僱管理的粗疏、中高層外僱沒有退場機制、產業結構單一化,為此令不少商人期望通過廉價人資去應付急速增長的生意,卻並沒深入思考提升職位附加值、投放資源培養人資。在這樣狀況下,很多年青人的工作選擇不多,中壯年低技術的人士則是工作職位和待遇亦長年受到外僱的直接影響,社會的向上流動追不上社會的發展,薪酬租金亦被高樓價和高通漲消化掉,生活的質素和幸福度無法追經濟發展同步改善,怨氣由此而生。

他認為,澳門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政府制定一個真正以本地人為本的就業政策,否則如果澳門人都不能從經濟發展實現向上流動和改善生活條件,所謂的快速發展實情對澳門人來說都是無意義的。

政府對樓價泡沫、本地人向上流動的議題至今仍未見決心,同樣的對於很多民生問題,政府更是束手無策,當中交通問題就是一例。林宇滔指出,交通局若不實行大刀闊斧地推動交通政策的改革,澳門交通根本看不到出路。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有錢仍未解決問題!

博彩業興旺讓特區政府不愁資源,林宇滔表示,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對特區政府似乎都不是大問題,政府亦在醫療、教育等政策上投放了大量的資源,可是,相關領域的服務仍然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亦無法確保公帑的善用。「關鍵是政府仍然存在很多官僚化的管理文化,很多政策的執行上,不少官員的思維並不是在合法、合情、合理下儘量協助居民解決問題,相反是儘力釐清問題與我無關。」 另一方面,在政府管理也存在欠缺,當中即使發現部分官員的思維定位有問題,但在現行機制下,就算官員的上級仍很難對下屬作出處理,這就令有關問題不斷重覆出現在不同的居民身上,「這是很多民生問題和民怨產生的根源。」

此外,政府近年一直強調科學施政,但林宇滔直指個人感覺上,不少政策並非由下至上經過長時間蘊釀和諮詢,往往是高層拍腦袋提出,令到很多政策根本未有足夠的科學數據支援,不單成效成疑,在具體執行上亦會面對很多操作矛盾。

「就以對私立學校的資助為例,按邏輯上講,政府對入網學校的資助應較為全面,學校亦因此需接受更多的規範,如政府近年要推行小班教學,入網學校是以每班收取資助的,若收生人數多於規定人數,不會有額外津貼,這本來無可厚非。但由於對非入網學校政府對其資助是按學生計算的,但又無限制其收生人數,故令到不少非入網學校每班人數都遠多於入網學校,令到其每班的資源更多,就條件高薪聘請很多入網學校的資深老師,客觀上做成了教育資源不平衡。教青局則認為,有關資助是對學生不對學校,所以是公平的,但他們從不思考,澳門要推小班教學的原因是什麼?若應該推動,為何不對全澳所有學校一視同仁?」 而這樣例子還有很多。

他並批評,政府對於很多政策是缺乏完整的執行計劃,加上政策並非由下而上,很多前線官員執行時對政策往往有各自不同的演繹和理解,這些都是很多民生政策執行遇到問題的關鍵。

還有很多大型項目不斷超資和延誤,也讓巿民有很大意見,「我個人認為是因為政府並沒有真正汲取教訓,官僚化的行政制度,以及缺乏平調和可升可降機制的官場文化亦是主因。」

反思發展目的

綜合上述問題和弊端,他認為特區政府必須反思,我們的發展目的是什麼?這也是林宇滔對政府整體施政的期望。

他指出,不少商界人士都認為,經濟發展既是目的,也是結果!經營不斷發展,財富帳面價值不斷上升,才是硬道理!但作為真正以民為本的負責任政府,經濟發展只是手段,提升整體居民生活質素才是目的,故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必須考慮到可持續發展,如環保和財富合理分配等等,確保社會和居民都能真正分享到社會發展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