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老大哥在看著你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04 / 八月一號 / 老大哥在看著你 -- /// 封面故事 /// 老大哥在看著你 - 權力和權利模糊的警察國度 /// 藝文爛鬼樓 /// 《澳門筆匯》資助的結,由文化局代表親自解開。 /// 人物專訪 /// 梁嘉俊 - 本澳首位失明大學畢業生,跟你分享他的「平凡心願」。 /// 歲月留情 /// 一趟音樂回鄉之旅 - 用音樂,帶我們把區師達神父送回葡萄牙故鄉。 -- 內附訂閱表,「這個下午,不如一起訂論盡去。」。 -- 《論盡》售賣及派發地點如下: 邊度有書 / 連勝街no.47藝文空間 / 貓空間 / 思空間 / 牛房倉庫 / 文采書店 / 一書齋 / 紅街市教區牧民中心 / 東源 Tsubasa 複合式餐飲 / 議士亭報攤 / 游衍畫廊 / 麥恬咖啡 / 澳門文化廣場 / 信達城8樓 mc star café / L.S. Restaurant Café / 成人教育中心/ 湖畔Café/ 高山舍

張水春忙拆核彈 劉步嬋笨招救駕

#004 老大哥在看著你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論盡紙本

文:何老篤

時間:2013年07月9日 15:15

張司長在他的行政法務司辦公室內踱步,從門口行到牆壁,從牆壁行到門口。

他想當這個位置很久了,之前的十五年,都被一個師奶霸佔著。那人聽說是第一任特首的表妹。她有她的辦法,任何示威、衝擊,她都安然無恙。自己一直只能待在局長的位置。

前幾個月,那肥婆回了葡萄牙了。

畢竟還是官高一級,收風收得快。

前幾個月,肥婆借外訪為名,去了葡萄牙,開甚麼兩個司法互助討論會。媽的,那是國務院的事,她一說要開這個會,北京方面都知道有問題。她還說是什麼咨詢會,那就由她去,結果,也和其他官員一樣,去了就沒有音訊了。

原來,行政長官委任他作行政法務司代司長,代就代罷。特首一委任,就去外國開會,和那個肥師奶一樣,去如黃鶴。

這樣,張水春就從局長變為代司長,然後變為署理行政長官。

那其他如︰經濟財政司、社會文化司、保安司呢?

現在全部都是代的,正牌的通通在國外,聯絡不上。

最後三個司長說要外訪時,張水春也想走。動物的本能告訴他,一定有事情發生,可是,他和其他土生土長的澳門人同事不一樣。他在外國沒有太多聯繫,而且,署任以來,中央也每天找他,焦點都集中在他身上,他的可能性太少。

一些有錢人,例如以前人稱「大炮」的議員,賭王家族,都已經不在澳門。

張水春知道大變在即,大事不妙,但也只好頂硬上。

這個時候張代司長必定在辦公室踱步。

「鈴……」電話響起。

「水春啊~」電話的那頭這樣說。

「主席……」水春接到這電話,簡直是他的救命稻草一樣,太多事來得太快,太多事他不能作主了。

「水春啊,別怕,國家不會放棄你的,國家不會放棄澳門的!」電話每天都講這一句,張署理特首將信將疑,可是,就好像癌症末期病人,聽到有人安慰說,放寬心點,要相信自己,相信奇蹟的出現。

「是,我們這裡,多謝中央的關照,澳門感激中央對澳門的無私奉獻。」

「國家對澳門還有希望的,自小平同志起,國家對澳門的策略,和香港一樣,是『長期打算,充份利用』啊!」

「是,是……」張署理特首亂得只能說「是、是……」了。

「那些澳門人,沒有一個可以相信的。我操,我們已通知各國友好,如果抓了那姓崔的、姓陳的、姓譚的,通通會抓進使館,釘了箱子弄回來!」

「是,是……」

「水春啊!我們保證沒有問題,好好幹,在這個節骨眼上,幹出成績,乾脆當特首,不用再代了。」

「是,是,聽從中央指示!」

「水春啊,高層會議有一種聲音,說澳門太重要了,我們有計劃將澳門擴大,考慮到那五幅新填海土地填了也肯定不夠發展的,橫琴也太多限制了,我們擬了幾個地方,和澳門差不多大小,在山東、江蘇、福建、浙江,都是沿海的,和澳門面積差不多大小。如果需要,可以給予更大的地方,可以再打造一個新的澳門特別行政區。」

「啊……」張水春嚇一跳,他沒有問要「打造」一個新的澳門後,現在這個在珠海以南的澳門還要不要,其實也不用問了。他聽說了很久,說中央有Plan B,他一直半信半疑。信的是,中央政府起長江大壩,遷幾百萬人,都是等閒,話搬就搬。疑的是,澳門已經比拉斯維加斯更拉斯維加斯了,即是說,澳門是世界級的賭城了,全世界的賭博產業的焦點都集中在澳門,怎能說搬就搬。而且,這裡都有五六十萬人啊,還有很多美國人、歐洲人,只要政府一說要把城市和人民搬走,肯定會引起恐慌。

慢著!那不就等於……不就等於澳門已經不能住了嗎?

其實,當江門政府宣佈要起核燃料工廠那一刻起,張水春已經想到後果,但核能是國家發展項目,澳門特區也不好說什麼,唉,怪只怪當初咨詢時澳門那一點點微弱的反對聲音政府沒有鬧大。說真的,才三百多億的項目,澳門政府給錢把它送走也是綽綽有餘,不用搞到如斯田地。怪只能怪自己覺悟差,以為天塌下來有特首和司長們去頂,誰知……那幫都是龜孫子,一走,攤子就往下丟,一丟就丟給我!

「是,是……」

「水春啊,其實,浙江不錯啊,在那裏『打造』一個新的澳門特區,澳門居民普通話也會學快一點,而且,還可以給香港借鏡……水春啊,這幾天就覆我們吧。就這樣啊!……嗶……嗶……」就這樣,就掛了線。

張署理特首的心,如墜下去萬丈深淵。

當官以來,張水春一直都很穩,現在他知道只能調整自己的心態。他馬上改變自己的想法,他對自己說,穩住,穩住,不是我張水春來擔這一個爛攤,也會由其他人來擔,就當我倒楣吧。我已不是我,我張水春一站到講台前,就是特區政府,不管我個人聲譽是好是壞。特區政府現在的聲譽,又不是我一個人破壞的,我和那些人都是一個整體,雖然被罵的是我,其實我只是受著那些人的怨氣而已。

心裡稍為踏實,想明白早說晚說,也是要說,壞消息一次出盡,早出好過遲出。啊,對了,誰說這個是壞消息?!

 

晚上八點,召開了記者會。在講台的正中央,掛了幾個大字。

【喜﹒聞﹒樂﹒見】

 

張署理特首走出來,鎂光燈已閃個不停。

站好,還在閃,張署理特首好像一個明星。

「唔好意思,通知得各位咁急,我有重要事要宣佈。由於澳門發展突飛猛進,勢頭不可擋,中央政府有見及此,另外撥地給我們,本人代表特區政府,喜聞樂見中央的大禮……」鎂光燈閃得更快「地點,等等,唔好影住,地點會在浙江沿海,那一塊地具體還沒有定。」

台下記者亂作一團。

「唔好意思,係,呢度,係,我想問下,署理特首你知唔知,順德、中山、珠海的房價這一個月崩盤了,你覺得跌得咁急是不是很正常?現在可以說是十室九空……」

「我們一國兩制,澳人治澳,其他的事我們唔應該去理。」

「唔好意思,特區政府唔係話要粵澳融合咩?點解叫你答問題就一個兩制,澳人治澳?我想問,鶴山核電站疑似泄漏核幅射,你有沒有聽說過。」

全場記者都死盯著張署理特首,都在等他講話。

其實,那個記者說的他都知道,但是,他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應。只能微笑。

另一個冤家記者再問。

「張署理特首,你知唔知,台灣的航空公司剛剛已經決定,明天起即時停飛所有來澳門的航班呀?」

這一問像一搥打了他的心,他不知道,更不知如何回答。

「仲有呀,我剛剛聽到,香港政府有消息話如果台灣航班唔飛澳門,香港也考慮唔比航船來澳門。」

這一問,炸了鍋,然後就你一言我一語的胡亂發問。

「特首,衛生局有沒有辦法排除核污染的危險……」

「張局長,如果真係泄漏核幅射,澳門市民患癌的百份比會不會提高?特別是孕婦,有沒有方法將她們遠離高幅射?如影響到胎兒會點?」

「張署理特首,其實,澳門自來水公司所供應的自來水,會不會過濾核子塵?是不是我們市民每天都在飲核污染的水?香港蘋果日報前幾天都已經檢測出來囉喎。」

「張司長,咁供應澳門的蔬菜呢,是不是江門種的,街坊說這半年的菜都偏黃了,民政總署有沒有能力把好核污染的關?」

「特首,很多貨船都不願來澳門了,超市的貨架空了很久,一包餅乾賣到三百元,政府會不會考慮配給?」

「特首,有消息透露中央想把全個澳門搬到內地其他城市,地都劃好了,有冇咁既事?」

張水春終於可以喘口氣。

「等等,等等,這樣我點答呀,我的秘書都寫下了各位的問題,我等等一次過答,呀,對了,還有電台記者,我每朝都聽她節目的,在哪裏?一次過。問吧。」

「張署理特首,你好,我是電台記者劉步嬋,其實,你當局長當了十幾年,而家做完司長即刻做署理行政長官,重責在身,市民最想知道的,就係你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哈哈哈,心路歷程呢,哈哈哈……我……很榮幸當了署理行政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