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從「看見台灣」、「竊聽風雲3」到真普選 2014年07月22日|文:小鳥

早前專程坐船去香港,觀看榮獲去年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看見台灣>,這部紀錄片是由歷經二十多年空中拍攝生涯的攝影師

「土能生白玉 地可出黃金」──寫在「壤︰澳港台藝術與社群交流計劃」前 2014年07月14日|文:莫兆忠

位於新橋與沙梨頭交界,渡船街、大興街與石街的交接處,供奉著橋頭土地公,上面的對聯刻寫著「土能生白玉 地下出黃金」。

「歉意」的感觸──《三種辛波絲卡.演出 I》觀後 2014年07月11日|文:鍾世傑

演出從波蘭詩人辛波絲卡作品的詩意,結合場地超過一百二十年歷史的何東圖書館之歷史感,加插了澳門近來所發生之事的朗讀,

澳門製造的劇情片 2014年07月10日|文:何老篤

今屆《澳門製造》的劇情片,我只看了如下幾部《勝之道》、《惜花戀巷》、《2049》、《上膛》、《超越3分線》、《青洲

回歸一個讀詩的身體──寫在足跡小劇場演書節「三種辛波絲卡」演出前 2014年07月4日|文:川井深一

足跡小劇場演書節已經進行到第五屆,今年的主題是「三種辛波絲卡」,為波蘭詩人辛波絲卡的作品做出多種演繹。 在六月二十

以身體連結最遙遠的距離 2014年06月24日|文:黑黑

Akram Khan 重溯自己與家鄉連結的方法是跳一場舞。 在<Desh>這個作品裡,他以最誠懇的身體,貼近土地,

2014_第二十五屆澳門藝術節《克隆極樂》總彩排
賦到滄桑句便工──澳門藝術節小記 2014年06月16日|文:甄拔濤(劇場編導,第廿五屆澳門藝術節「藝術節.好賞析」特約香港藝評人)

原來一個男人在澳門截的士比較容易。一個看似腰纏萬貫準備入賭場搏殺的中年婦人也可以。一家大細就免問了。因為乘客到賭場

港澳獨立電影人與富岡邦彥先生、林家威導演、及兩名觀眾大合照
澳門電影在日本大阪登陸了 2014年06月15日|文:小鳥

5月30日,我又再次飛了,這次是和一大伙港澳獨立電影人一起飛到日本大阪,出席一個由影意志(澳門)、Planet P

《安徒生計畫》,我愛極了! 2014年06月14日|文:何老篤

藝術節前的導賞演講,請來鴻鴻主講Robert Lepage的《安徒生計劃》。說實話,我聽得七零八落。只記得白化病,

庸俗綿綿無絕期的《半生緣》 2014年06月10日|文:林乃文(第廿五屆澳門藝術節「藝術節.好賞析」特約台灣藝評人)

舞台前懸著一輪時鐘與現實一起走,舞台內又幾次出沒時鐘走著戲劇裡的時間。導演在節目單上寫著:「世界變成了一個對時間麻

給一同經歷着時間的我們 2014年06月9日|文:黑黑

私下忖度,也許時間才是這部戲的主角。舞台前方,一個大鐘垂掛其上,那並非道具,而更像是故事的見證者。任由台上歌聲舞影

以「蕃茄」的繪本為圖像藍本的「石頭雨」一幕(照片由足跡提供)
借小孩之名給大人說故事──《石頭雨.海之歌》 2014年06月5日|文:思崎井

印象中關於澳門海洋的戲劇作品並不多,專門說給孩子聽的海洋故事還是頭一次。 兒童偶劇《石頭雨.海之歌》講述主角「牛牛

(圖片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可惜海鳥沒有手 2014年06月5日|文:大蔥

近日,在FB上看到環境資訊中心(http://e-info.org.tw//node/99374)分享了一幅讓人很

足跡〈石頭雨.海之歌〉
舞臺下,有人──側記第二十五屆澳門藝術節 2014年06月3日|文:川井深一

私評今年的澳門藝術節,演出可看性高:本地作品的出脫、國際演出的前衛性,配搭講座、活動、工作坊,甚至是場刊內容的設計

雀鳥還是鷺鳥?──「澳門製造」的紀錄片 2014年06月3日|文:何老篤

今屆「澳門製造」,令我印象深刻的紀錄片,有《美人魚》、《荒蕪中裁花》、《傳奇茶》、《城牆外》、《我留級了》。   

我們的電影,我們的澳門製造 2014年05月22日|文:小鳥

澳門文化中心主辦一年一度的「澳門國際電影及錄像展」當中的重頭環節「澳門製造」,剛剛在5月6日至10日一連五天舉行,

神阻擋 2014年05月20日|文:川細間代

1.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謙虛不驕傲

是他,也是你,和我 ──記《威尼斯人想買樓》 2014年05月13日|文:夏然

同一屋簷下卻各懷心事,這不只是一屋子的事,更是一個社會的寫照。同檯食飯各自修行,卻隱隱瀰漫著沒法排解的張力。《威尼

是外星人還是神?──記貓脖子的血 2014年05月7日|文:何老篤

看一齣戲,看完再討論演技、導演、編劇、燈光,好或差,好在那裏,差在那裏,如何如何,等等等等。 花了那麼多人力物力,

《東京家族》
東京家族物語 2014年04月29日|文:何老篤

我是最後一代用VHS錄影帶的人,打開了學生社團的影帶櫃,選出了全部的小津。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剛上大學,一直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