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書評、詩評、藝評、影評,評評評。

電影《狗眼看人間》──官迫民反之「狗狗上街抗爭去」

戲游花間藝文爛鬼樓

文:小鳥

時間:2016年06月28日 11:11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某個陽光明媚的早上,匈牙利布達佩斯的大街本應車來人往,但卻空無一人猶如死城⋯⋯

這時候,一位叫Lili的十四歲少女騎單車駛過,忽然後面有過百頭凶猛的狗隻衝上來,Lili快嚇呆了,她會否就此一命嗚呼?

接著鏡頭一轉回到之前。少女Lili跟愛犬Hagen在草地上玩耍,她跟Hagen形影不離,情同姊弟,某天Lili的母親要和男友出外渡假,便把Lili和Hagen交給前夫(也就是Lili的生父)照顧,然而Lili生父對狗狗十分抗拒,碰巧匈牙利政府實施新法例,所有混種狗隻必須抽重稅,Lili父親於是不顧女兒反對強行把本身是混種狗的Hagen棄在公路旁,Hagen自此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有次在躲避捉狗隊時被一流浪漢相救,然而流浪漢卻另有目的,他把Hagen賣給無良狗販,狗販繼而把牠賣去鬥狗場,原本馴良的Hagen被訓練成凶殘的戰狗,在鬥狗場為了生存而被迫跟同類打鬥,最後把同類咬死了,牠望著奄奄一息的同類,突然醒悟了,牠趁機逃離鬥狗場,但之後仍逃不了捉狗隊的圍捕,被送去狗房準備人道毀滅,被迫到埋牆死路一條的Hagen,最終憤怒了,牠率領狗房內所有同類進行大反擊,一瞬間,過百隻狗狗逃離狗房衝上街頭,向人類進行暴力抗爭,更向之前欺壓及虐待牠的流浪漢、狗販、鬥狗者尋仇,終於,一場由狗狗發動的暴力革命上演了。

以上「狗狗上街抗爭去」的故事,正是早前澳門文化中心舉辦的「澳門國際電影及錄像展」當中一部很有意思的《狗眼看人間》(White God)的劇情大綱,這部電影由匈牙利導演 Komél Mundruczó 執導,曾於2014年獲法國康城影展「一種關注」大獎。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狗眼看人間》看似是一部狗狗襲擊人類、充滿官能刺激的災難片,又或像是宣揚關注動物權益的電影,但其實它要說的,正是一個官迫民反、反抗強權的故事。當狗狗被迫到走投無路,生命受威脅時,原來視人類為好朋友、對人類忠心耿耿的牠們,也被迫要向統治牠們的人類進行大反抗。

人類一直「獨裁統治」地球上所有動物,動物的生命及生存方式都被人類操控,影片開始不久,在屠宰場工作的Lili父親對著血淋淋的牛隻屍體評頭品足,最後在合格的「屍體」前蓋章,已示可供食用,之後鏡頭一轉,很諷刺地出現一名屠宰場職員帶著兩頭輕鬆自在的牛牛在散步,牛牛在世時生活健康,當變成血淋淋的屍體後,肉質就自然肥美可口,就可以賣個好價錢了。

受保護的瀕危動物,或會被送去動物園,然而有些地方的動物園環境糟糕,好像早前有媒體報道廣州一家位於購物商場內的海洋水族館,有一頭北極熊快奄奄一息,另外有四隻比成年人體形還要大的海象,被困在只有二百呎的環境內生活,部份動物展缸更生滿蛆蟲,惡臭無比,但牠們逃不了,因為牠們早被人類判處終身監禁。

有些馬兒、狗狗被訓練成短跑選手,送到賽馬及賽狗場被迫比賽,但牠們可能已算幸運,有些狗狗像片中的Hagen,則被送進鬥狗場被迫跟同類進行生死戰,在旁圍觀的人類瘋狂叫囂,渴望下注的戰狗能打死對方,為自己贏得大筆財富,戰勝的狗狗當然沒法分得半毛佣金,且還要繼續困在環境惡劣的狗籠裡。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狗眼看人間》(White God)

人類把狗狗送去鬥狗場打生打死,又或送去變態的廣西狗肉節以凶殘的手段把狗隻宰殺,就是不停壓榨狗狗的生命來賺取大筆利潤,牠們被統治者(人類)迫到死路一條,暴力抗爭必然出現。狗狗對人類的反抗,其實也可引喻為社會上無權無勢的平民百姓向極權政府的反抗,就像在中國,極權政府勾結大財團,把人民的生活環境推向惡劣境況,甚至在民居附近興建化工廠,危害人民健康,人民的生命財產受到嚴重威脅,但卻投訴無門,於是橫又死掂又死,便選擇衝進公安局毆打官員,放火燒燬公安車,這些事情不時都在中國的鄉村小鎮發生,中國政府根本就把人民當成狗一般看待。

然而我們的政府也好不了多少,他們聯同大財團發展商,以壟斷、炒賣等等方式把樓價舖租物價大幅提升好多倍,又以發展社會及增加住屋等藉口,大肆砍伐大自然環境來興建豪宅,把市民的生活成本大大增加之餘也同時縮窄生活空間,市民變了房奴,為了生活為了住屋做牛做馬,把辛苦賺來的血汗錢貢獻給地產佬發展商。市民下班後打算坐巴士回家,卻看到一大堆人在巴士站等車,巴士終於到了,所有人像賽狗追電兔一樣向不知在那個位置停下來的巴士狂奔,這動作一定要比別人快,才能霸到較前位置,這樣才有機會擠上巴士。整部巴士像罐頭沙甸魚一樣塞滿了人,好了,要開車了,咦!這究竟是巴士還是過山車?司機時而急煞,到轉彎時更刺激,市民都要緊握扶手紮穩馬步,人貼人般隨著猶如過山車的巴士晃來晃去,此時此刻,市民就像擠在運豬車的豬隻一樣,被送到屠宰場等候發落。坐在辦公室嘆冷氣和經常出外「交流」的高官,究竟有否把市民視為「人」看待?

公共交通弄得糟糕,市民在忍;住屋難、生活空間越來越小,市民都在忍;弄條難產的輕軌一直在狂吞公帑,市民繼續忍;官委議員在立法會亂吠,市民再忍忍忍;但終於有一次,那隻豬一般的特首狂推的自肥離補法,市民忍無可忍了,走上街頭進行大反擊,最後齊心把離補法擊退。自此以為公民覺醒了,但怎料又回復原狀繼續忍,路環大幅度劈山興建高樓豪宅,又忍了;豬一般的特首偷偷送一億人民幣給廣州暨南大學,大家又繼續忍;現在台山正在興建一個本身用料和設計都有嚴重問題,隨時導致核輻射洩漏的核電廠,而這核電廠距離澳門只有65公里,落成後澳門隨時變核災死城,我們生命受到威脅,已殺到埋身了,但,大家好像都繼續忍忍忍,但正所謂「無聲狗咬死人」(並不是說澳門人是狗,只是作比喻而已),平時沉默「和諧」的澳門人,當有天澳門真的被核輻射洩漏污染,市民體內的細胞都被核輻射侵蝕,有樓有舖有物業的市民頓變負資產,沒人再來澳門旅遊,整個城市真的變為死城,那時候,一向「和諧」的市民都被迫變成「勇武派」了!

市民上街抗議表達不滿,政府官員理應拿出誠意跟市民對話,用心傾聽市民訴求,但那些官員似乎一直裝聾作啞,不打算去解決市民提出的問題,反而去「解決」提出問題的市民,早前反對豬特首輸送一億給暨大的遊行示威,當中幾位發起人最近就被警方傳召了。

《狗眼看人間》到了結尾,Lili終於找到Hagen,但Hagen已變得凶殘暴戾,更率領身後百多頭惡犬準備襲擊Lili,但Lili沒有退縮,她拿出小號向狗狗們奏出心靈之曲,這首曲,就像跟抗爭的狗狗們釋出善意,誠意跟牠們溝通,Hagen和其他狗狗們開始軟化起來,放下敵意趴在地上,Lili最後也跟著趴下來,跟狗狗們用同一視角感受這世界,一場災難終被化解了。

我們的政府,請拿出誠意跟市民溝通!特別是那個台山核電廠輻射問題,不要再找那些垃圾大陸「專家」來敷衍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