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7 橫琴,你有幾好?即時報道
中央政府9月初公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其後澳門當局不遺餘力地宣傳方案。究竟這個横琴合作區有幾好,恐怕現時難有確切答案。澳門人會否如政府所願,發現其好而視其為安身立命之所,這也需要時間去證明。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是一條未知的探索之路 余永逸:當局或只能「且行且看」

2021-09-17 橫琴,你有幾好?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1年09月18日 9:09

橫琴.(來源:政府橫琴合作區宣傳片截圖)PNG

早前中央政府推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但被指「空泛」缺少具體內容。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認為,現時橫琴合作區的開發方案是典型的「中國模式」,中央政府只給一個具「大方向」的方案,至於如何具體落實則要靠執行者自己「搞掂」。其又形容橫琴合作區的建設是一條未知之路,如何走出一個光明的未來,需要策劃者自己摸索,澳門當局當下或只能「且行且看」。

他又指出,這樣發展新區的方式「其實係內地搞這種項目的傳統、典型的思維」,定下的目標一向「高大空」。又認為,現時澳門除了博彩也之外,其他所有產業都幾乎是「零」基礎,「總體方案」列出的發展四大產業的目標要達成絕非易事,「咩都寫、咩都講,只要一樣嘢成功,佢就成功」。

余永逸表示,現時橫琴合作區的方案是內地新區發展的「典型」策略。內地許多的新區開發,在事前都只定下一個框架,不會有「一個清晰的藍圖」。現時中央正是用「總體方案」為橫琴發展指出一個大方向,但「條路點行,你(執行者)自己去決定」。

「總體方案」是給澳門這「乖孩子的糖」?

余:中央「只是持續橫琴的發展而已」。

對於現時外界有說法認為「總體方案」是中央給澳門這「乖孩子的糖」,余永逸表示,事實可能並非如此,「我諗唔係咩大禮黎嘅」。他認為,「總體方案」的出台最大原因或與橫琴發展一直難見起色有關,而中央在此時推該方案的真正目的「只是持續橫琴的發展而已」。

國務院於2009年批准實施《橫琴總體發展規劃》,開始發展橫琴經濟。其後,澳門大學亦因此遷入橫琴。余永逸指出,過去十多年來橫琴的發展似乎未見有起色。中央故改變策略、轉換模式並採用中央協調的方式,希望能「搞起橫琴」。再者,在粵港澳大灣區中,香港的對外的功能開始逐漸衰退,需要有一個新的對外窗口。

橫琴中央會是目前最近新街坊的購物中心,攝於去年12月。

若橫琴終不能「自給自足」變成「雞肋」誰來埋單?

余永逸稱,「總體方案」中的出台使得「橫琴支援澳門發展」的定位清晰化,有更多「著墨」;同時方案亦提出有別於其他內地新開發區的「共管」模式,即讓澳門掌握一定話語權,可以參與到橫琴的實際開發中。他形容此舉可推橫琴成為澳門的「後花園」。

他又指,橫琴合作區首要實現可持續的經濟體系,但其直言有關部門現階段「都未必知道自己想點」,只能見步行步。「合作區經濟能否實現『自給自足』?需要花多少時間去實現?抑或只是打算做一個短線的項目,大家洗啲錢令周邊經濟活動多咗,某個程度撐住個經濟一段時間?」

他認為,若然橫琴合作區最後成為雖有一定經濟貢獻,但又不能自給自足時,即可能變成一塊「雞肋」。又續指,中央政府已經在方案中清晰「劃咗條界」,即中央會對合作區給予補助,補助數額不超過中央財政在合作區的分享稅收;而就政府開支、稅收分享等等的問題,澳門和廣東似乎仍沒有談妥,若最終成為「成為雞肋時,邊個去埋單呢?」

余永逸又認為,當局亦要先搞清楚,橫琴到底有什麼誘因吸引資金、人才,以及想要引入哪一方面的人才、資金。其推測當局會選擇先從金融業入手,或會發展次級市場(secondary market),吸引非西方主流國家的資金,甚至使用人民幣計價。但又指,考慮到現在的實際的情況,目前外資不會冒險選擇進入橫琴發展,「先不說橫琴,港澳都唔敢入」。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余永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