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6 垃圾從何來,歸何處
澳門年產多少垃圾?而所有被稱為「垃圾」的物體,無論可回收與否,最後歸處是否都是已經爆滿的堆填區?又或為垃圾焚化中心增添工作量?  有關去年(2020年)的相關環境數據尚未公佈,以2019年的數據為例作說明。統計局資料顯示,垃圾焚化中心於2019年全年處理55.02萬公噸城市固體廢物, 按年增加5.3%。2017年為51.07萬公噸,2018年為52.25萬公噸。廢料回收方面,2019年,環保局及市政署全年共回收1,141.8公噸玻璃、 441.8公噸廚餘及304.5公噸塑膠類廢料,按年分別增加173.5%、24.5%21.7%;紙類(2,589.2公噸)則減少4.0%。環保局於2019年的「澳門環境狀況報告」中稱,廢物資源回收方面,於 2019 年受內地收緊廢物進口政策及金屬類及紙類出口下降的影響,回收率跌幅較大至16.8%,此前十年回收率皆維持在19%22%之間。  2017年至2019年的「澳門環境狀況報告」澳門的「棄置的城市固體廢物量」以及「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整體呈上升趨勢,前者更在十年間增長接近 1.8 倍。對比新加坡、香港、北京、廣州、上海等地,澳門「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最多,但澳門是其中人口最少、面積最小的地區。這三年間,有機物、塑膠、紙張/卡紙都佔據「城市固體廢物的物理成分」的首三位。  除生活垃圾外,山林垃圾及海洋垃圾同樣值得關注。透過本期專題受訪者的分享,期望能為小城減少可能被「製造」的垃圾思考如何源頭減廢。 

減廢從源頭做起

2021-02-26 垃圾從何來,歸何處

文:記者西西子

時間:2021年02月27日 0:00

常說「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這句話也適合套用於減少製造垃圾。正如常見的即棄餐具,若我們少叫幾次外賣或多「走餐具」,也能減少「垃圾市場」的供應。像幾名受訪者不約而同講到的,起碼從自身做起,源頭減廢。

Charlotte重用紙皮製作的卡片。(受訪者提供)

Charlotte過往的飲食習慣以蔬菜為主,少食肉,但大學的一堂課讓她開始思考從飲食中做到減廢。「唔食肉係因為以前上堂聽過,點解呢個世界咁多糧食問題,原來全球嘅糧食係夠餵飽所有人口,點解仲有咁多饑荒,原來有啲糧食用來餵飼家畜,令到糧食不足。原來唔凈係環唔環保,仲牽涉到糧食問題。」減少食肉甚至不食,或可讓市場知道沒有這個需求,從而減少生產,繼而減少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

養成素食習慣後,Charlotte也開始自行研究素食餐單。同時,也在自己家中設立一套簡單的「生態系統」。她利用橙皮、柚子皮等製作環保酵素,進而製成洗手液、清潔劑等;雞蛋殼用作植物肥料;商品的包裝用的紙皮,經「加工」後成為重獲新生的生日卡片。Charlotte表示自己除了希望源頭減廢,還想盡量重用及活用已有的資源。

不被理解也想為環境行多一步

環保路上,也遇過荊棘。試過拿著餐盒去自取外賣遭到拒絕,她就表示不會再光顧。「我覺得食都係為咗飽嗻,如果你配合唔到我價值觀,我食其他(嘢)都係一樣。但如果叫我食嘢要浪費咁多嘢,我就唔想咯。」也試過不被同事理解。「以前會收集啲同事食完嘅膠盒,洗乾淨諗住拎去回收。啲人都會講笑咁話我係垃圾婆。我又唔係話好難受,(明白)意思係唔理解。有時環保比人感覺你好拾荒者咁,有時又會覺得你好執著。」然而,家人從開始時的反對、嫌麻煩,到現在與Charlotte同步。「真係用咗即棄產品咁多年,突然間話要轉,佢(家人)話覺得方便為先,但我覺得方便固然係好,但背後嘅原因令我一個好懶嘅人都唔想懶。」

Charlotte自製的環保酵素。(受訪者提供)

所謂背後的原因,就是人類製造垃圾導致的全球氣候劇變。「有好多嘢世界未準備,但你可以先養成習慣。好似膠袋徵費咁,一開始大家可能無所適從,或者麥當勞唔比飲管各樣嘢,但係我呢個習慣一早已經養成咗,當政策或環境真係推動到嘅時候,我係完全可以適應到。」她認為雖然目前很多環保議題看似很長遠,但很多島嶼國家正深受其害,推動環保有其迫切性。

餐具是非——退還餐具惹來批評

「如果我個袋許可嘅話,我帶多一樣嘢就慳到一舊膠」,Spring在講述自己節省即棄餐具的小小成果。她表示,基本每日都會帶食物袋出街,如果叫外賣就一定會走餐具,即使有時未能成功走餐具,也會把辦公室中的餐具集中起來再送回相應的店舖。她有次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分享這件事,評論中有讃有彈。「有啲人會話好唔衛生,咁樣還返啲嘢比人哋,人哋又點知你裝過啲咩。」但其實她所退還的餐具全部都是獨立包裝的,如果是一疊膠匙羹之類就不會還。

Spring提到,同事們一開始都習慣用即棄餐具,後來她和幾位同事都會買餐具當作手信送給同事。慢慢地,基本每位同事都至少有一樣餐具在辦公室中。「雖然並非每個人都願意、樂意,有時都會嫌洗餐具麻煩,但最後嘅結果係最起碼大家都減少咗用塑膠。」作為小學老師的她,也會向學生介紹她的環保工具,如餐盒、食物袋等等。她也期望減少的不只有膠,而是減少浪費。「如果打印係自己用的話,都會用環保紙。因為用環保紙,要自己行去printer再攝環保紙入去先可以印,就咁喺位度印就係用白紙印。我每次都堅持行去攝完再返埋位印。」

生活充滿塑膠

生活中其實到處都充滿著「被製造」的垃圾。Spring提到超市中的蔬菜、水果甚至雞蛋,外包裝多是幾層的保鮮紙和膠盒;盡量買補充裝的洗頭水、沐浴露 ,重用家中的膠樽,即使是不同牌子的,也試過裸買柔順劑等等。

Spring稱,超市的水果、蔬菜包裝都會用大量塑膠。

問及減少垃圾對自身及環境的影響,Spring坦言「喺我日常生活入邊係感受唔到」,但從大方向看,或者可以讓海洋生物少食點膠,又可以減少澳門焚化爐的壓力,因為聽說有越來越多不可分解的垃圾,燃燒垃圾又會產生很多有害氣體。

自備餐具的購買經驗好好 不能「逼」人環保

Ella在台灣讀書、生活時養成環保習慣,她表示過去在台灣的生活經驗中觀察到,台灣人很認真地做垃圾分類,似乎在澳門較難做到。於是她選擇了較為容易的方式,自帶餐具。「每個出街袋都會有一套環保餐具,希望自己隨時有得用。因為都遇到過一些情況,就算不是叫外賣,是出去食飯,有些餐廳都會用即棄餐具,想盡量避免這種情況。」「(自備餐具)冇諗到要改變乜嘢,純粹覺個人輕鬆咗。冇諗到大世界嘅環保,但原來可以完全冇包裝地攞到一啲嘢都可以,(覺得)呢個購買經驗好好。」

Ella常自備餐盒及餐具。

她想過以此影響身邊的人,但一件事令她改變。那時與家人在內地旅行,其時內地尚未開始膠袋徵費,但因為不想浪費多個膠袋,她堅持將糖水都放進原本已裝有其他東西的袋子裡。「(家人)類似講咗句:你唔可以逼人去用咯。環保呢樣嘢你自己就好,唔好搞到人哋好麻煩。我當下意識到,唔可以逼人哋咁做。 」「之前都有鼓勵身邊的人用環保餐具,會送(餐具)。但現在減少了,(明白到) 人哋用唔用都唔好hard sell人哋。」

「身邊好多人見到我自己帶餐具或餐盒,佢哋會讃我。好好呀,我又要咁做先。」Ella表示期望透過分享經驗,自備餐具的好處,漸漸影響身邊的人。但亦坦言環保要落到實處其實很難,如果有朋友一起,就會更有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