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安居幾時有論盡紙本
繼2017年《論盡》紙本專題「安居難」,今期專題再次探討本市的住屋問題。當年的《論盡者言》提出何謂宜居的命題,明顯地直到今天,該命題對政府而言而非必答題。當年的問題仍然存在。最新一期經屋申請猶如幸運大抽獎,逾三萬多合資格申請者爭奪3,011單位,簡直杯水車薪。無論對公屋恆常供應以及用作公屋建設的儲備土地等,歷屆的政府交出的都是白卷一張。及至現屆,政府則以A區計劃中的兩萬四經屋單位以及四千社屋單位成為「免死金牌」,應對任何對公屋供應數量或房屋政策的質疑。

陳樂琪:調升公屋比例 免各類公屋爭地

091 安居幾時有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12月18日 10:10

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陳樂琪指出,就整體房屋規劃上,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陳樂琪認為,政府有很大空間調升公屋比例,同時應顧及用地比例,並照顧單身青年的住屋需要。 Photo by Macau Photo Agency on Unsplash

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陳樂琪指出,就整體房屋規劃上,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陳樂琪認為,政府有很大空間調升公屋比例,同時應顧及用地比例,並照顧單身青年的住屋需要。
Photo by Macau Photo Agency on Unsplash

近年政府收回不少閒置土地,社會意見紛紛指出可用作興建房屋。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陳樂琪指出,就整體房屋規劃,他認為政府有很大空間調升公屋比例,同時應顧及用地比例,並照顧單身青年的住屋需要。

陳樂琪指,若從房屋比例而言,現時私樓與公屋比例大約是八比二,私樓佔八成,政府有很大的空間調升公屋數量。加上若增加「夾屋」和長者公寓,而公屋比例不調升,變相會造成社、經屋、夾屋、長者公寓四種公屋互相爭地爭資源。「有些居民也提到,經屋申請人的收入理論上比夾屋低一點,假設只有很少資源,究竟該先滿足了經屋,還是先滿足夾屋?如供應量不足,一定會衍生這些問題。所以政府一定需要增加土地儲備,增加公屋比例。」

而在制度方面,陳指,現時單身人士或新婚青年仍然上樓難。根據2019年的經屋申請數字,申請人大多數是25至34歲的單身人士及家團。但依照現時的制度,經屋申請雖然是計分,但如沒有輪候制度,即使政府每次供應五千個單位,單身人士和新婚青年都很難獲得分配,更何況夾屋。而且如果「夾屋」入息要求比申請經屋高,一些單身或新婚人士未必有能力負擔,所以即使加插夾屋,也不是能主要滿足到青年的住屋需要。

同時,由於經屋缺乏供應,即使社屋住戶經濟改善,也不能向上流動涵接至經屋。當私樓市場租金和售價高昂,一些家團為保障自己仍能在社屋居住,只好想盡辦法把自己的入息維持在社屋要求範圍入。「我們理想的房屋政策制度是,住進社屋後向上流動上經屋,再向上流動去私樓。如果每個(階段)都可以涵接,且供應量足夠,這是最理想的方向。但過往因為供應量不足,抽籤等情況,令社屋的永遠都會局限在社屋,上不了經屋。」

他也認為,政府需要長遠的整體房屋規劃。「如沒有長遠規劃,市民不會知道政府會有甚麼目標。政府可透過制定未來十年的房屋政策,定出公屋和私樓的比例,又或者幾個不同的階梯怎樣涵接,怎樣定義得更好,令社屋、經屋、夾屋、私樓可以涵接得更好。這些都可以透過十年的政策規劃預先制定,而不是今年做了經屋申請發現了問題,然後又做修改修法,見步行步。」

陳又指,公屋制度始終需要計分輪候,居民才可以大約預計到何時可以上樓,「或即使是單身人士,或不同類型的申請者,都有機會上樓。」他又指,私樓的對象是收入較高的人士或投資者,而這些人都不合資格購買經屋,顯示私樓和經屋是兩個客源,增加公屋與私樓樓價調整未必有直接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