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呼籲公眾發揚正義感阻嚇性騷擾

即時報道

文:記者小聚

時間:2020年11月16日 13:13

近來性騷擾案件頻發,警方拘捕多名不同年齡層人士,涉嫌在公共地方性騷擾。 性別學者呂家玟認為,在經濟不景氣、社會壓力比較大時,此等案件的比例有機會增加。她又指,若街坊能在發生性騷擾時發揚其正義感,會具阻嚇力嚇走欲犯罪的人。

性犯罪案件似乎有增加趨勢,受害者包括成人及小朋友,社會關注是否同疫情相關。呂家玟在接受《論盡》訪問時指出,由於其未在澳門作相關研究,只能以其它地方做的相關研究來分析這個現象。她稱,可以從個人或其他結構性的角度探討加害者進行性犯罪的原因;「若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性慾望例如戀童,或者個人變態的心理因素,個人的變態就不用談」,若是其他結構性的因素,「不是直接的,但一定是誘因。」

訂閱每月紙本

性別學者呂家玟

她表示,不是每個人因疫情、失業就會做這件事。「的確在經濟不景氣,社會壓力比較大,像這個疫情;或因失業、比較壓抑、對前途感到失望,比例會增加的。但是,這些不是直接的誘因,但會增加比例。」另外一個解釋,在整個人口中總會有少比例的這樣子衝動的人。

性騷擾犯多膽小 受害人或公眾若出聲可具阻嚇力

呂家玟又指,性騷擾犯即使有誘因都不見得會挺而走險,而且性加害者通常膽小,會選小朋友、女生是因為覺得好欺負。若當事人或有公眾能在犯罪現場出聲會有阻嚇作用。「(加害人)不會對高大的女生下手,即使對性工作者也未必敢下手。當然加害者有性慾望,但最重要是滿足權力,所以加害人一定會選覺得比較弱小、不會出聲的群體來犯案。比較年輕的女學生、看起來好乖、殘障人士、反正就是弱勢團體。對加害人來講,性是一個需求,但最重要是滿足權力。」至於為甚麼會被疫情、失業誘發呢?呂家玫認為或因為加害者覺得沒有權力,自己處相對的弱勢,所以要欺負別人,用性方面來證明自己,這是為甚麼比例會增加。

ad

呂家玟指根據相關的性犯罪研究顯示 ,收入低的地方或性犯罪比例較高,但古巴是個特別例子,收入不高性犯罪比例相對低。其一主因是因為該國國民若在性犯罪現場會發聲阻止。「若懷疑有性犯罪,所有(該國)的人都會出來阻止。社區的人不覺得『唔關我事』。

她表示,如果說現在社會出現一波聲浪呼籲大家在公眾場所看到性騷擾就出聲嚇阻,如在公車上出聲罵,會對性騷擾加害者有警惕的作用。「這樣的人只要你一叫,加害人就跑掉。像(新聞報道)女童大叫嚇跑色狼,這些人是好膽小的。若有人罵走他,就不會再犯,因為知道要付出代價,要靠公眾嚇阻力。當然,若被下手的對像勇敢、 自信、不要害怕、要出聲,這樣可能避過強迫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