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藝術何價論盡紙本
文化局以標書採購形式對民間藝團、機構等進行招標的做法,一向惹來不滿。這次專題中便有藝文人士指出政府的採購法對藝團的創意勞動無法作出保障,藝團的創意也隨時會被別人以低價搶走,原來辛苦經營而獲得的成功,無法得到延續或拓展,文化成果無法積累,這不止是對藝團的傷害,更是對一整個地方文化的破壞。戀愛電影館就是一例。

申遺15年,保育之路何去何從?

087 藝術何價論盡紙本

文:葉月

時間:2020年08月29日 19:19

東望洋燈塔景觀近日再受關注。

東望洋燈塔景觀近日再受關注。資料圖片

今年是澳門成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15周年。隨着澳門市民對文物建築越來越關心,保育議題亦屢受社會強烈關注,較近期的就有東望洋燈塔景觀會否受高樓項目影響。文化局早前就與「保護東望洋燈塔關注組」會面。關注組代表陳德勝之後引述文化局長穆欣欣稱,會與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及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進行溝通,或會與發展商討論最終的解決方法,以全面保護燈塔的視覺完整性及景觀視廊。

綜觀全澳,現時有六百多棟被評定的不動產,絕大多數屬私人業權,而即使不屬私人擁有,其周邊地段亦定會有其他發展。保育與發展之間,在不少人看來已是一場對局。回顧過去,澳門也出台了一些保護文物與景觀的法律與法規,例如有限高的第83/2008 號行政長官批示、2014年3月生效的《文遺法》等等;其他工作方面,據文化局提供的資料,現時局方每年會對全澳文物建築進行最少兩次恆常性巡查,過去五年進行了超過229項修復及活化工程,當中包括超過100項修復工程支援,完成了兩批共19個不動產評定程序及荔枝碗船廠片區的評定等。

舊西洋墳場屬第二批被評定不動產。

舊西洋墳場屬第二批被評定不動產。資料圖片

而就保育工作,文化局安排了兩位同事接受訪問。研究及計劃處技術員雷永權提到了沙梨頭圖書館。「其中一個我覺得較好的項目應是沙梨頭圖書館。」該處本是一些以前商住民用的建築。雷指,當時其中一棟受損較嚴重,通過改造和設計,令建築兼備新舊元素,也延續了內港一些舊式建築的特色。「而在沙梨頭那裡設置一個圖書館,據了解市民的反應都很好,都很喜歡去圖書館看書。」

文化局研究及計劃處技術員雷永權。

文化局研究及計劃處技術員雷永權。

翻查資料,沙梨頭圖書館由內港七間騎樓小屋維修改建而成,不屬被評定建築,但建於三十年代,至今也有八十多年的歷史。圖書館於2016年12月啟用。據媒體報道,文化局曾在一次訪問中表示,是以年租近2百萬元向私人長租,租約5年,工程投入2600萬,並強調相關投資是用在市民身上,並非貼錢幫業主維修,因業主可選擇重建發展多建三層賺更多。

這是合作活化案例,但也有舊建築要為發展讓步的例子,或業權人並不尊重有關規矩,例如觀音堂2019年初的違規裝修等。

與業權人的互動 也是保育

現時文化局負責文物相關工作的部門是文化遺產廳,一廳兩處約五十多人。在文化遺產保護處技術員陳鵬之看來,如文物建築的業主有意願,而項目的活化有利公眾,可以開放予市民使用,文化局一直都積極與業權人合作,沙梨頭圖書館、葉挺將軍故居等便是例子。但他坦言,文化局沒可能跟所有業權人都合作做項目。「因為它本身是私人用途的建築物,例如新馬路一帶有些建築物下面是商舖,上面是住宅,有一些是商業用途的,沒理由文化局全部跟他們合作做項目然後開放予公眾,這都會改變文物本身的價值,所以這些未必是用合作項目的方式,而是做好溝通,多和業權人接觸,大家慢慢建立一個互信、互相合作的關係。」

沙梨頭圖書館由內港七間騎樓小屋維修改建而成。

沙梨頭圖書館由內港七間騎樓小屋維修改建而成。資料圖片

雷永權指,為方便市民、工程業界及廣告招牌申請人了解程序及申請資料,「澳門文化遺產網」上設有指引供查閱,同時局方也跟工務局完善溝通協作機制,目前意見回覆所需的行政時間由原來的30日減至約15日。陳也道,業權人與文化局也有很多溝通渠道,除了直接溝通,也可透過信函、電郵、全民通報站等,但他亦承認,如對接的人換了,雙方就要重新了解,有時難免有疏漏。

法律的先進與落實 也是保育 

文化局文化遺產保護處技術員陳鵬之。

文化局文化遺產保護處技術員陳鵬之。

文遺會委員、澳門文遺研創協會會長譚志廣。

文遺會委員、澳門文遺研創協會會長譚志廣。

而公眾是嚴格的。六國飯店舊址被拆,社會有聲音質疑為何文化局有否嚴格督促業權人多年來妥善維護,渡船街一號因業權人反對等多個原因未被評定最終被拆;還有政府的一些計劃:山頂醫院旁兩間有近百年歷史的小屋,因政府要興建傳染病大樓而不被評定,之後被拆;愛都酒店要改成青年中心一度計劃被拆,且被指「設計師沒有注入獨特的建築風格」而不被評定⋯⋯多次事件中社會都有聲音質疑文化局保護文物的魄力。陳鵬之認為,社會並不單方面,也不只是保護優先或發展優先,而是各種不同聲音互動,而多元聲音也是澳門的可貴之處。「政府要很小心地權衡不同市民的看法,而且,最終要以法律為依歸。」「走了程序,市民可以覺得結果理想或不理想,我覺得每位市民心裡都有一把尺。而最重要的是,作為文化局,整個程序是否公正,真的諮詢市民,亦很公開地告訴市民走了這程序、過程中做了甚麼,而最終結果是怎樣。」

渡船街一號因業權人反等多種原因未能被評定(渡船街一號原貌)。

渡船街一號因業權人反等多種原因未能被評定(渡船街一號原貌)。資料圖片

但這樣的「依法施政」,又是否能追上社會步伐,回應私人業權與保護文物之間的博弈?在經濟發展被不少人視為信條的今天,要保育並非紙上談兵,澳門需要齊備相關法律工具。我們有了《文遺法》,但當中要求的《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由2014年底首次諮詢至今已約6年,雖然已經過多個階段,但仍未出台。社會亦有意見認為,這導致過去眾多不合理的發展項目對城市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也嚴重窒礙城市的永續發展。

文物清單中的「六國飯店」舊址將被拆。社會有聲音質疑文化局有否嚴格督促業權人妥善維護。

文物清單中的「六國飯店」舊址將被拆。社會有聲音質疑文化局有否嚴格督促業權人妥善維護。資料圖片

對此,雷永權的回覆是,計劃涉及很多部分,前後兩次諮詢並不斷深化內容後,也諮詢了多個公共部門,如工務局、市政署等,以及世遺專家的意見,2019年時交予了法務部門做行政法規草案的相關立法工作,而預計今年會持續推進。「(完成後)會可以令到市民、申請人更明確知悉有甚麼他們可以做,若想做更改工程或維修工程,他們能得到甚麼指引。到時會有一個好的效果。」

私人業權不應成保育阻力

山頂醫院旁兩間有近百年歷史的小屋,因政府要興建傳染病大樓而不被評定,之後被拆。

山頂醫院旁兩間有近百年歷史的小屋,因政府要興建傳染病大樓而不被評定,之後被拆。資料圖片

山頂醫院旁兩間有近百年歷史的小屋,因政府要興建傳染病大樓而不被評定,之後被拆。

山頂醫院旁兩間有近百年歷史的小屋,因政府要興建傳染病大樓而不被評定,之後被拆。資料圖片

其實,私人業權與保育之間可以並非是零和遊戲,例如議事亭前地兩旁一些建築、高家大屋、培道中學大樓(南灣分校)等都保存得不俗,只是在今時今日的澳門,商業發展與保護文物之間仍屢屢未能調和。

而身兼文遺會委員的澳門文遺研創協會會長譚志廣就認為,私人業權本身不應該成為保育的阻力,而且城市發展過程中,私人樓宇成為歷史建築的個案只會增加,最終甚麼會被列為文化遺產。「只是現在經濟發展,業權人在土地有限情況下,想藉重建以放高樓宇高度,獲取更大的建築經濟價值。這當然可透過城市總規或分區規劃作限制。」

他又指,若《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盡早出台,「相信可減少以個案為主的管理和保護模式,轉為公眾已掌握整個計劃的大原則,容易理解身處城區時的樓宇利用方案,提升管理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