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齊守光影夢論盡紙本

  2019年12月20日,文化局宣佈,將於為戀愛.電影館提供營運服務的外判公司「拍板有限公司」完成三年營運服務合同後,就放映系統、場地設施等軟硬體部分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等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期間,戀愛.電影館將持續由文化局營運並推出一系列活動,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又指將計劃以公開招標方式對電影館營運服務進行判給。
  消息一出,震動的不只有電影圈,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為何維修不能分階段進行,更長達三季;為何最後十日才向公眾公佈;又為何未能清楚說明何時公開招標;為何招標未有一早進行,要市民承受「空窗期」。直至2019年12月26日,新任社文司司長歐陽瑜表示修繕工程會分階段進行,並將與「拍板」短期續約,電影館的營運亦會儘快公開招標,事件方暫告一段落。

從戀愛.電影館營運險中斷 看澳門藝文空間的脆弱

#081 齊守光影夢論盡紙本

文:論盡者言

時間:2020年01月24日 16:16

2019年12月20日,文化局宣佈,將於為戀愛.電影館提供營運服務的外判公司「拍板有限公司」完成三年營運服務合同後,就放映系統、場地設施等軟硬體部分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等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期間,戀愛.電影館將持續由文化局營運並推出一系列活動,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又指將計劃以公開招標方式對電影館營運服務進行判給。

消息一出,震動的不只有電影圈,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為何維修不能分階段進行,更長達三季;為何最後十日才向公眾公佈;又為何未能清楚說明何時公開招標;為何招標未有一早進行,要市民承受「空窗期」。直至2019年12月26日,新任社文司司長歐陽瑜表示修繕工程會分階段進行,並將與「拍板」短期續約,電影館的營運亦會儘快公開招標,事件方暫告一段落。

藝文政策不明 得民心的空間可隨時消失

但這並不表示一切圓滿解決。文化局最初的公佈雖表示「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但如已早有計劃,何不一同公佈讓公眾釋疑?為何要待營運合約結束前十日方公佈「要維修」的決定?若非打算將電影館投閒置散,甚至關門大吉,為何未有一早準備好第二階段營運的公開招標,亦未有切實交代究竟何時開始程序?

而同是三年合約,上屆政府顯然沒忘記與一年一度的「澳門國際影展暨頒獎典禮」的合作團體、由商人周焯華任會長的「澳門影視製作文化協會」續約,卻未有為幾乎每日放映電影的戀愛.電影館營運公開招標。究竟常把「發展文化」掛在口邊的政府,對澳門就電影發展的深耕細作,觀眾的培養有何長期計劃?許多的疑問仍是不清不楚。而從中看到的是,空間縱使營運得頭頭是道,也可因政府一句「維修」就被無了期中斷,且空間的前景茫茫;亦令人想起,2017年,美副將的「牛房倉庫」也是文化局左一句「維修」、右一句「對牛房倉庫營運服務的公開招標」,然後再無下文。

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

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

官方手握所有場地 無助民間藝文發展

今次戀愛.電影館的事件再一次揭示政府缺乏發展藝術場地的政策、管理概念乃至遠見;所引發的反響也源於對政府親自管理、半死不活的所謂藝術空間的厭倦。澳門人從心底珍惜與盼望具活力的地方——而這不限於戀愛.電影館,也包括其他藝術空間。然而,縱使民間藝團一直聲嘶力竭地高呼欠缺場地,政府依然無動於衷——文化中心的黑盒劇場仍未見影、舊法院的黑盒劇場前途未明、美副將的「牛房倉庫」被政府收回後策展零星,原來營運的藝團則要因而搬遷且承受租金壓力……與此同時,政府坐擁且親自營運的空間並不少。先不說塔石藝文館、文化中心、藝博館等設施,新近的、美副將大馬路的多幢葡式別墅計劃變成藝文空間,據目前所見仍是由政府管理。

在是次事件的訪問中,有本地影像工作者也直言,政府內管理藝文空間的人員需顧及很多「一層一層的事」,民間都明白,如果政府因人手、規矩或其他原因做不來,就應該把工作交給一些懂去做,而且做得到的人。

誠然,舊建築由民間團體營運活化的成功例子並不少見。例如於2012年入選國家地理雜誌「全球十大傑出名人故居」的美國「馬克.吐溫故居」,便由當地非牟利團體營運成文學館。除設有馬克.吐溫生平的展覽外,亦會定期舉辦各種寫作工作坊、文學沙龍等。文化遺產委員會委員林發欽早年接受《論盡》訪問時亦已指出,澳門很多空間修復後均由文化局接手營運,即使外判,亦僅是「服務」的外判,而非把「使用權」外判。「已劃定官方持有,官方使用,官方安排,只不過判『服務』出去,不是判『活化使用權』出去。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要分清楚。判一個服務,很難實現社會上所期待對於文化空間的舉辦主體的多元化,以及活化路向的多類型發展。」

藝文場地政策 民間在盼望政府回應

特首賀一誠在競選期間,不少藝文界人士都曾向他反映澳門藝術空間的問題。需要指出的是,這「空間」既是實體空間,也是自由創作與策展的空間。「官辦民營」如沒政府對藝術理念的支持,到底只會變成另一個官僚機器,民間藝文發展也難講多元。

據澳門電台報道,2019年11月,文化局局長穆欣欣曾表示,美副將大馬路的12幢葡式別墅中,4幢已開放作為中葡文化藝術節舉辦關於視覺藝術的展覽場館之一,至於牛房倉庫能否外借予社團使用仍在研究,預計在2020年展開外借計劃。究竟何時成事,民間仍在觀望。同時,戀愛.電影館的營運合約招標、適合民間藝團使用的黑盒劇場究竟何時出現等等藝文空間政策的問題,看似只是小小的場地問題,其實牽動着澳門未來澳門藝文發展。這一切,民間已說了很多,也在盼望新一屆的特區政府有所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