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齊守光影夢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論盡紙本

  2019年12月20日,文化局宣佈,將於為戀愛.電影館提供營運服務的外判公司「拍板有限公司」完成三年營運服務合同後,就放映系統、場地設施等軟硬體部分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等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期間,戀愛.電影館將持續由文化局營運並推出一系列活動,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又指將計劃以公開招標方式對電影館營運服務進行判給。
  消息一出,震動的不只有電影圈,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為何維修不能分階段進行,更長達三季;為何最後十日才向公眾公佈;又為何未能清楚說明何時公開招標;為何招標未有一早進行,要市民承受「空窗期」。直至2019年12月26日,新任社文司司長歐陽瑜表示修繕工程會分階段進行,並將與「拍板」短期續約,電影館的營運亦會儘快公開招標,事件方暫告一段落。

對於戀愛.電影館 大家想說⋯⋯

#081 齊守光影夢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01月24日 16:16

早前戀愛電影館要修繕消息一出即引起不少電影工作者及愛好者嘩然,直至社文司回應後,事件方暫告一段落。而在這短短一周間,《論盡》向一些影像工作者收集到意見,亦有一些市民主動向本媒表達心聲,現節錄如下:

影像工作者 葉廷鏗

多年前在台北留學的我,是在台灣開始喜歡電影的,因為台灣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戲院,放映不同類型的電影,在台北生活的歲月令我了解到原來電影是如此多元。當時的我特別希望澳門有朝一日也會有一群有心人,能像台灣的光點戲院或香港的百老匯電影中心,為澳門引進一些富藝術性和思想性的好電影。自從幾年前戀愛電影館開幕以來,我們終於有了自己的藝術電影院,澳門的這群有心、有品味的電影發燒友,花了很多心思,籌辦了一個接一個高質電影專題,以及有趣、層出不窮的配套活動。這一切,早已超出了我當初的願想,比起台灣和香港,精彩程度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從此,我不再羨慕台灣與香港的藝術院線,也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肯定會有很多影迷以至影像工作者,即使留在澳門,也能像當年在台灣初次感受到電影之美的我一樣,在戀愛電影館的專題放映中,充分接觸與吸收到來自不同年代、各地優秀電影的養份。有遠見的政府一定明白,這對於建立一個城市的文化底蘊是極其重要的,因為如今這群有心人辛辛苦苦為澳門建立起來的觀影文化,除了能培養一批有更高電影鑑賞能力的觀眾之外,亦同時擴闊了創作者們的視野與膽識,使更多電影人敢於嘗試創作不同類型的電影。

可以說,只要戀愛電影館能以目前的模式、品味與魄力繼續運作,對於澳門的創作者、觀眾以及影評人們肯定受益匪淺,從而回饋澳門的電影產業,將「澳門電影」真正打造成一個有內涵、被國際認可、也更受尊重的文化品牌。

相信這才是我們的政府,以及這座城市的一眾喜歡電影的人,所喜聞樂見的。

劇場製作人 趙七

如果接了這標書,但又落得(營運合同的延續不透明)這樣的下場,我覺得會嚇走以後想經營各種空間的人。營運一個電影館,不是今日去找明天的節目,而是要提早半年以上找之後的節目,戀愛電影館可能很早期已感覺到有問題——沒有再開標,不是年底才知道的事。但問題是,在一個如此長的不確定中,經營者會很困擾,我覺得為以後有心想營運政府空間的人會有猶豫。大家會覺得:如要用三年的職業生涯或青春去搞一個地方,然後三年之後無疾而終,唔好搞我啦,我自己有自己嘅career。

現在政府拿出資源,由民間營運戀愛電影館,他們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但如將來嚇走了一些願意這樣做的人,變成全部地方政府自己營運,變相又走回舊路,走不出自己擁有所有資源、自己分配資源、自己使用資源的模式。

電影工作者 Peeko Wong

電影館不知不覺已經成為了很多本地文化人的交流之地,它不單單只是一個觀影娛樂的地方,很多創作者透過電影館各種活動而認識了對方,甚至一起做新創作。而且電影館作為推動本土影視作品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試問在哪裡可以每個月都找到不同的澳門作品看?哪裡可以獲得澳門影視作品的最新資訊?澳門觀眾在電影館才剛剛認識到本地創作,就被中斷了。電影館的停運對澳門文化創作及推廣來說是很大的影響。

我希望文化局能更加透明地告訴公眾,需要三季才能完成的維修內容是甚麼?維修以後有甚麼不同?確實甚麼時候公開招標,確實甚麼時候再正式對外開放?不只是一個含糊的季節。

希望文化局認真思考電影館對推動澳門文化的意義及其影響。現在擁有的成績得來不易,只有靠大家爭取和守護才可以繼續下去。希望文化局認真審視行政程序現有的問題,只有解決基本問題,才是對推動澳門文化最好的方法。

演員 林上

戀愛電影館閉館於我而言是澳門推動藝術文化的一個大退步。三年來戀愛電影館已成為兼顧澳門內外的藝術殿堂,外有各國電影大師作品、影展,內有本地傳播學生作品影展和本地導演作品展,作為展示澳門創作的重要平台,無數人從戀愛電影館中觀摩到可能一生都沒緣看到的電影,停運無疑是對本地影視的成長一個大的打擊。

導演 周建君

約是簽定了三年,意味著三年前就會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如果只是維修,大可以在合約結束前先溝通好,約照簽也不是什麼問題,場地的維修、借取及使用都可以明朗化。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對於館方、對於廣大觀眾,都沒有一個明朗的說,我覺得這是這次事件最糟糕的地方。希望當局能夠給電影藝術一個空間,一個明朗的回覆,如果電影連一個標準的空間都沒有,電影文化也只是空談了,影展再亮麗、明星再多,也都不會是屬於澳門的電影文化了。

電影導演 Jeffrey Sou

「拍板」營運戀愛電影館一直都引入不少獨立好電影,補充本地一直缺乏的獨立/小資電影範疇。雖然並不可能一時三刻立即創造文創方面經濟效益,但本地創造群體正需要透過這一種平台去觀賞端摩小資/獨立電影的製作及營運。在這方面,拍板無疑是這方面的專業本土團體。由本土團體營運,可落地生根凝聚本地影視從業社群,其效益非數據上可以即時反映,加上拍板一直以來的專業性和努力有目共睹,在宣傳方面亦一直與港澳其他文創領域聯乘,扶持兩地有實力的文創工作者。三年太少,對於澳門獨立影像領域,拍板無疑值得擁有更多時間去深耕細作,並和戀愛電影館一起完成維護升級回歸大眾視野中。

影像工作者 Hugo Cheong

放眼望去都是錢的荒原,
有一道光,讓文化躍動在金錢之上;
而最有文化的人,
卻把電源關上,
光沒了,
黑暗中,又只剩下錢。

一般影院幾乎一年四季都沒有休息,並會在營運期間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作。而戀愛.電影館逢周一休館,理論上每個周一都可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作,而電影館只得一個放映廳六十個座位,試問有什麼設備需花半年時間去「檢查維護」及「修繕」呢?希望文化局能提供相關檢查維護及修繕的工程進度表,給公眾參閱。(上述皆屬個人言論,與任何媒體,社團組織無關)。

獨立製作者 Deng Zhi Hui

從電影的發展而言,只有導演一個人站在高處大聲疾呼,大眾沒有呼應的話,電影是不會進步的。電影的進步絕對不是只有電影在進步,而應該和觀眾成為一體,就像三角形頂點帶動底邊一樣。那麼隨著電影館的關閉,民眾如何看到好的電影?具有真正意義上有內涵的電影?而對於本地電影工作者而言,電影館更是提供了一個展現的機會,而電影這一個行業,空有才華沒有機會而最終默默無聞的人更是數不勝數。我相信澳門不乏真正熱愛電影,充滿熱情的電影人,那麼連最後的展現機會也都抹殺,又談何文化推動呢?

導演 Yuki Long

本人在台灣嘉義市創立影像工作室,現職導演。第一部個人作品《梳打埠之夜》就是在戀愛電影館首映。

戀愛電影館的誕生是澳門電影界的一股清流,三年來推進了澳門電影界的進步,無論是對於本地影人的支持,還是提升一般市民的觀影品味,我認為在澳門能建立這種藝文風氣是相當可貴的。在人口僅六十萬的小城市中,能有這樣的自由和空間,播放本地電影、非商業性質、藝術片、實驗片等題材的電影,是一件十分難得的事!一般以言,都認為台灣有更多類型的電影選擇。但我身在台灣南部一個小城,只要離開台北或高雄的大城市,實際上所有戲院排片都是以商業角度考量,並没有太多機會觀賞到商業主流以外的電影。(要看喜歡的片子可能要坐三、四小時車程到台北去看)所以身處台灣的我其實是十分羨慕在澳門有戀愛電影館,由政府支持協辦的一個場地,提供國際性的、多元類型的電影給民眾觀賞。我對於戀愛電影館的停運是覺得十分可惜,希望澳門電影業的進步不會被止步。

後續的營運計劃尚未定案讓人擔憂,也不清楚會由什麽性質的團隊得標。如果每個團隊的營運方向不一,那麽戀愛電影館不就失去當初定立的方向和目的嗎?澳門不需要多一個商業取向的電影館,但非常需要維持現時戀愛電影館的定位和價值,正如高雄電影館一樣,扶持著本地電影業的發展。

今次的停運對很多澳門人來說是十分可惜,同時擔憂著澳門電影業的未來。會令社會大眾有眾多隱憂一來是市民對政府的信心不足,二來是程序確實不妥。如有心繼續有善經營電影館,應該妥善安排好續約及維修事宜,而不是續約期滿後,就隨便關閉再處理。建議文化局必須要捍衛戀愛電影館的營運自由以及營運方向,就算由其他公司得標,也建議要有相當的條件保障戀愛電影館未來發展可以繼續朝向更多元、更自由、更廣泛的電影選擇,以及持續提供本地電影發光的舞台。

音樂工作者 Wong Hin Cheng

電影院有很多澳門普通戲院接觸不到的好作品。為何對外宣稱要維修?但1月由文化局拿回來做藝穗節等演出?計劃公開招標又沒有確實日期,令我們喜歡這個獨特電影館的愛好者非常失望。這類優質的文化戲院應該保留,而且不要因為繁複的手續令戲院白白無故消失,而且文化局安排應該要再好一點。

圖像工作者 范世康

戀愛電影館能提供很多商業電影以外的電影選擇,很多平時很難接觸的電影都能在電影館內睇到。而且電影館能夠提供一個平台予電影創作者發表其作品,對孕育本土電影文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之前剛剛做到有聲有色,突然叫停,所以是很可惜的。(文化局的回覆)有點矛盾,怎樣一邊維修一邊又使用呢?會使人懷疑只是一個藉口。而且電影館其實還是很新的,需要維修的理由欠奉!而且是怎樣的維修需時那麼長?重建嗎?維修這借口太牽強!希望暫停維修,重新公開投標,使中標者繼續營運,且有十年的長遠計劃。

配樂及混音師 Ellison Lau

無論是觀影或是播放作品,電影館是一個影像工作者很重要的平台,技術上其放映質素之高也是澳門少見的,而「拍板」團隊為戀愛電影館做的專題放映及選片也是很緊貼潮流,你可以看到各大影展得獎作品,也可以跟世界級導演對話(如在電影館舉行的澳門國際紀錄電影館片電影節就邀請到河瀨直美導演做映後座談)在短短的三年間能得到如此成果是非常少見的。戀愛電影館是一間放映質素非常高的電影院,我觀影時都可以看到該館的器材狀態十分之好,所以我實在不知道要維修什麼。希望文化局珍惜及明白這些成果得來不易,文化工作是需要局方及外判商共同努力及協調,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市民 Nada Chan

戀愛電影館的電影十分優良,成功吸引少有機會接觸獨立電影的我入場看電影 ; 同時也為澳門業界人士製造了討論影像藝術的空間,為本地影像工作者搭建了橋樑。本人剛好有幸參與攝影工作坊擔任演員角色,在香港攝影師關本良帶領之下,澳門學員獲益良多,成功為澳門的學員締造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及機會。

自由業、北漂、電影學在讀生 阿冷

戀愛電影館往往是我在澳門看電影的第一,也可能是唯一選擇(針對藝術片而言)。戀愛電影館運作三年來,已成為澳門唯一一所專注藝術放映的影院。其運作、選片已經建立其獨特性及專業性。作為觀眾,雖然不敢說它的選片或策展無可挑剔,但其運作成效有目共睹,有努力兼顧本地創作與外地文藝電影。偶爾舉辦的專題影展、導演大師班,呈現出不錯的選片眼光,也能豐富澳門觀眾的眼界。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不敢說在更換營運團體後,戀愛電影館的選片質量會下降,但非常惹人擔心,風波過後,那將不會再是原來的戀愛電影館了。

戀愛電影館作為藝術影院,不能以常規商業模式運作,其運作也直接反映當地的藝文發展狀況。或許目前只有拍板作為單一營運團體,會被人詬病欠缺透明度。但作為觀眾,更擔憂的是將來出現「三年一換,口味更新」。更甚憂慮者,是目前僅存的一小片自由表達空間也被收緊。

歌手 段美玉

不想常常都只有商業化電影。覺得戀愛電影館播的電影不是主流電影,有時有些較另類的。我覺得應要保留,不然永遠就是商業化、向「錢」看。我覺得文化局不要再令澳門本身的特色減少,如再減少,澳門真的會變成一個商業的地方,一點藝術的成份都沒有。這電影館也是一個文化,希望可以繼續做下去。

護理人員 May

感到本地文化空間被剝奪。支持拍板繼續營運電影館。

文職工作者 蘇兒

戀愛電影館一直好努力為澳門市民帶來不一樣的電影,讓澳門市民可以有多一個選擇,至少不用太考慮商業,所以才可以讓市民對電影有更多解讀,不解這麼努力建立,為何現在突然就像喊停一切!今時今日社會每一天都在變化、前進,每個城市都與時間在競賽,唯獨澳門政府決策總是背道而馳。電影都可是文化一部分,應該大力投放資源,創造更多可能性,讓世界知道澳門不是只有單一發展,作為母親,老實說我都不願自己小孩未來社會只有少數選擇,今日戀愛電影館,明日又是否其他創意文化都要被消失?!

市民 大蔥

在戀愛電影館,我看到太多電影院不會上映的好看電影。因為優秀的選片團隊,讓我認識了世界各國、不同主題的電影,一個豐富的電影世界也豐富了我的心靈。

50多歲的觀眾 彩姨

過去我很喜歡看電影,但結婚以後,加上澳門戲院越來越少,能接觸電影的機會相對少,好久沒有再進戲院了,在這30年裡面看過的電影能用一隻手算完,但有了戀愛電影館後,我在短短這三年裡面,看電影的量遠超過去,而且他們的選片是一般戲院看不到的,我好欣賞他們的選片。

另外,現在負責營運的機構(拍板視覺藝術團)做得非常好,如果重新招標後,換了另外的社團經營,是否能達到如此成功的效果?能蒐羅到世界各地好電影給我們市民觀賞?

希望文化局可以站在我們這些觀眾立場去思考,同時做一些民調,收集電影愛好者的意見,考慮清楚。因為戀愛電影館對我來說很重要,讓我重拾過去曾被遺忘去戲院欣賞電影的美好時光。

市民 Jojo Lam

電影館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希望重新招標後,戀愛電影館可以像以住一樣如常運作。希望局方能聽取市民的聲音及需求,很多人都認為戀愛電影館能給市民提供藝術性高、有質素及多元的電影,都希望電影館能如以往一樣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