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賀班子上場論盡紙本
新一屆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既有舊面孔、新職位,亦有由寂寂無名的局級一下子跨司晉升為司長,因而備受熱議。不過,也不必諱言,經過被批評「世安十年 最大『成就』係搞到禮崩樂壞」的狀態,公眾對新政府雖尚未有信心,但就肯定有期望性的要求,而民意的期望愈大,亦就形成對特區政府的更大督促力度。因此,在十二月二十日新任特首賀一誠及主要官員宣誓就職後,就得馬上做工夫——這對新人或許頗有挑戰,但也是必須,因為新政府未必有蜜月期。

主要官員大執位 經財、社文司長非對口? 甄慶悅:司長職位更重通才

#080 賀班子上場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01月13日 11:11

與第四屆特區政府相比,第五屆的五司司長人選幾近「大執位」。除了保安司司長黃少澤及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獲得留位外,其餘三司都換新面孔。其中經濟財政司候任司長李偉農及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的任命,社會似乎抱有不少疑問,例如有意見質疑二人本身不具經財、社文背景,過往亦未曾任職過上述兩個範疇,如何勝任該兩個司的司長?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認為,社會對於這份主要官員名單有「爆冷」的感覺實屬正常,過往本澳的官場十分講求「專業對口」,尤其過往兩任經財司皆由商人擔任,一般的看法認為他們了解商界的情況,對於商業、經濟較為敏感,「但我不太認同這一點,司長未必要對屬下每個範疇專精,更應是一個通才,司長最重要的任務是了解大趨勢、社會真正的訴求以及政治的平衡、認知,未必真正需要一個專才。我們要求的是一個真正可以看到社會的大趨勢、需求及所掌握到的民意,而作出到一個政治判斷的人。」

他亦指,即使被任命的人有對口的背景,亦未必勝任相關職務,「勝不勝任要看他們將來落實去表現才能作準。現階段我覺得,始終都要給機會讓他們做,做不好再去罵都未遲,現在說似乎就言之過早。」

但甄慶悅指出,第五屆特區政府主要官員首次亮相時所給予社會的第一印象僅是一般,因無論是候任行政長官賀一誠的競選政綱或是當日的記者會,他都重點提及「變革創新」,反觀十名新主要官員的談話內容只是較為「大路」的行貨,尤其是李、歐陽二人的說話仍只是「陳腔濫調」,沒見到有任何呼應「變革創新」的內容,「或許是與賀現階段都是求穩有關,待四月份新施政報告出來後,或者才會有革新的東西出台。」

他亦指出,廉政、審計兩署過往被社會批評為「無牙老虎」,即使報告批評得多嚴厲,官員只是「我自為之」,欠缺問責,導致官場整體廉潔風氣並不高。

他亦指出,廉政、審計兩署過往被社會批評為「無牙老虎」,即使報告批評得多嚴厲,官員只是「我自為之」,欠缺問責,導致官場整體廉潔風氣並不高。

黃少澤鷹派、踩界 甄:令社會對政府失信任

至於獲留任的保安司司長黃少澤,甄慶悅就指出,過往五年黃在執正保安部隊形象的工作上取得一定成效,而保安領域的立法工作亦較回歸頭十年多,「雖然每個法律都有其進步的地方,但是社會感覺到有一個趨勢,就是不停地增加警察的權力,亦不斷收緊公民社會的應有自由。而從每個保安範疇的立法工作來看,似乎許多法案都踩著言論自由、私隱保護的界去做,每立一個法都會牽涉到這個方面,而且有許多都是與本澳一直的城市定位相左。」

他指,本澳一直以來的城市定位都是自由、寬鬆、和諧及平實,但現在社會似乎感覺到許多權利正在不斷收窄。雖然社會明白,隨著科技的演進,刑偵手段有必要加強,「但是否每每都要對人的公民權利去踩界?社會有許多的質疑。」另一方面,他認為黃少澤並不太接受聽取民意,態度亦不太友善,「很多人說他鷹派、好硬,此舉會令社會對政府的信任愈來愈低。」

甄慶悅亦強調,當警方不斷地增加權力時,就必須要有強而有力的第三方制度進行監管,「制度、機構、專員都好,都必須要有這件事。但你看司長,全部都拒絕了,全部都說自己有嚴密機制,但社會就是不相信你。當社會對政府的信任這麼低的時候,你必須通過第三方監管,依然拒絕,只會令社會更加不信任,更質疑。立了後有許多法律,社會有很多不滿,但立法會又攔他不住,對於澳門將來不是一件好事。」

甄慶悅亦強調,當警方不斷地增加權力時,就必須要有強而有力的第三方制度進行監管。

甄慶悅亦強調,當警方不斷地增加權力時,就必須要有強而有力的第三方制度進行監管。

羅立文成最佳執漏員? 甄:未來應多點規劃、願景

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過往曾多次表示不會連任司長,而過往運輸工務範疇有不少政策都受到社會非議。但亦有意見認為,羅立文任內花了很大力氣守住本澳價值數千億的國有土地,亦因此而得罪本澳的利益集團,力阻他連任。甄慶悅認為,綜觀羅立文過往五年的表現,形容他是一個相當好的「執漏員」,「前兩年官場傳言他受到許多的制肘,只能做執漏,其實都做得不錯。但是作為一個司長不可能只是執漏,整體城市發展是需要大型建設來輔助,但是過往五年未見到太多真正有效的城市建設。」

甄慶悅認為,未來五年羅立文應在都更、房屋、城規、社區再造等方面多做一點,落實多點規劃及願景,令本澳可以行好未來的五年十年,才是他未來的責任。

廉政、審計繼續無牙老虎?甄:特首司長應主動究責

在今次的新名單當中,較少人提及的是接替張永春(行政法務司候任司長)出任廉政專員的助理檢察長陳子勁。翻查資料,陳子勁曾經在2008年歐文龍涉貪案以及2017年何超明涉貪案擔任檢察院代表,亦曾在今年的行政長官選舉中擔任選管會委員。甄慶悅坦言不認識陳子勁,但有不少人對他的評價不錯。他亦指,雖然過往廉署曾處理多宗貪腐案及行政違法案件,但在主動偵查這個環節是顯然不足的,他期望下屆政府可以積極主動地偵查涉嫌違法的案件,「坊間有許多流言,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若在人手、條件許可下,應積極地自己去查多點。」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他亦指出,廉政、審計兩署過往被社會批評為「無牙老虎」,即使報告批評得多嚴厲,官員只是「我自為之」,欠缺問責,導致官場整體廉潔風氣並不高,「這是要看司長、特首,其實官員問責是你個司、監管實體去問責,司長覺得無事就無事,甚至特首批評完一輪又沒有任何動作,這樣其實是自己將廉署及審計署隻牙剝了,無牙老虎不因報告無力,而是因司長及特首不重視。若未來特首相當重視,哪怕沒有刑事成份,犯了大原則或嚴重錯誤的話,就應該要問責。」

甄慶悅強調,社會對於官員有期望,但官員亦要有壓力,本澳的問題並不一定過於複雜,關鍵是官員如何作為,「為何這十年沒有大作為,關鍵是許多社會人士及市民對社會不信任,導致許多政策無法推動。政府的誠信很低,導致許多政策哪怕是對,推起上來仍很舉步為艱。未來特首必須在政府誠信上做多點工作,包括必須要開誠布公、誠實,遇到問題要出聲,不是像報告經常批評的文過飾非、找藉口等,只是公佈事實的部分,這完全會令政府的誠信受打擊。挽救不了政府的誠信,這10個人都是做不到東西的。」

除了開誠布公外,甄慶悅認為官員必須要「貼地」,「崔政府這麼多年都是口號治澳,但其實是真正需要知道市民需要什麼,不要再口號地做,官話要少講,要真正貼地,踏踏實實地掌握民情民意,才能施政。要聽不同持份者尤其是不同意見人士的意見,不要像以前般只聽讚美的說話,這一定不是貼地,並會打擊管治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