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齊守光影夢即時報道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論盡紙本

  2019年12月20日,文化局宣佈,將於為戀愛.電影館提供營運服務的外判公司「拍板有限公司」完成三年營運服務合同後,就放映系統、場地設施等軟硬體部分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等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期間,戀愛.電影館將持續由文化局營運並推出一系列活動,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又指將計劃以公開招標方式對電影館營運服務進行判給。
  消息一出,震動的不只有電影圈,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為何維修不能分階段進行,更長達三季;為何最後十日才向公眾公佈;又為何未能清楚說明何時公開招標;為何招標未有一早進行,要市民承受「空窗期」。直至2019年12月26日,新任社文司司長歐陽瑜表示修繕工程會分階段進行,並將與「拍板」短期續約,電影館的營運亦會儘快公開招標,事件方暫告一段落。

「這樣的電影館,在全世界都是一個獨特的存在」──專訪新一代導演周鉅宏

#081 齊守光影夢即時報道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論盡紙本

文:青豆

時間:2019年12月27日 22:22

導演黃肇邦和監製卓翔在戀愛電影館放映後的座談。

戀愛電影館放映後的座談 (資料圖片)

戀愛・電影館的文化位置是甚麼?在本地新一代電影導演周鉅宏看來,戀愛・電影館是一個提高澳門整體電影氛圍的地方,而文化局應有肯定和推廣電影文化的使命和決心,並意識到戀愛・電影館在文化位置的重要性。「其實在全世界,或者在華語地區,能有這樣的電影院都是很難得的。台灣這麼大,但專門播放藝術電影、影展電影或者小眾電影的地方也不多。」

澳門電影發展 創作者與觀眾要形成互補

周鉅宏是本地新一代的年輕導演,曾獲多個獎項,例如其執導短片《少男的祈禱》曾獲第四屆印度「班加羅爾國際短片影展」(Bangalore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國際競賽」首獎;短片《見光》亦曾獲第九屆西寧FIRST電影展頒獎禮電影競賽單元的「最佳短片」獎項;《美好的世界》也獲文化局「2016年電影長片製作支援計劃」評審團從多份計劃書中選為資助項目之一。

「本地薑」電影人不斷做好自己、努力創作,同時也盼望澳門的電影氛圍可以更濃厚,當中觀眾培養甚為重要。周鉅宏指,澳門的市場非常小,拍電影在澳門是不可能回本,「所以要靠政府的政策和資源去支持,這是一定的。澳門的藝術氛圍、電影的氛圍等都是很薄弱的,要發展電影至少需要幾個有才華、有毅力的創作人,而要培養這樣的人出現,首先是整個觀眾層面都有所提高才行。」

看似簡單的道理,行之卻不易。儘管電影館似乎已努力把不同層面的電影帶來澳門,還記得2017年廣受歡迎的《情迷梵高》(Loving Vincent)一再加場欲罷不能,但仍有市民可能還會覺得電影館的電影「太藝術」而卻步,這會不會也是有關當局的續約考慮?所謂的「普及」與「提升」兩者之間,應以何作考量基準?「我想正是因為有市民有這個反應,所以才更加需要有這個電影館。」周鉅宏認為,作為文化局,應有肯定和推廣電影文化的使命和決心,就像我們應要有博物館、美術館一樣。「文化局應要更加積極去做這個電影館,做得更多才對,因為我覺得文化局是兼具推廣和提高澳門文化的使命的。」

「相對歐美、日韓等國家的電影文化及產業都相對成熟,可能就是因為大眾能接觸不同電影文化和學習機會都比我們多,撇開不提拍攝電影資源上的硬傷,澳門電影要發展的話,是整個電影氛圍都要提高,要使觀眾把看不同類型電影當作平常事,澳門電影才有可能發展下去。」

而在周鉅宏心目中,戀愛・電影館正是為了這個目標而存在的地方。

「一個地方如果要發展電影,創作人與觀眾的層面都很重要。除了拍電影的人可以有空間和機會去播放作品,與觀眾交流之外,在觀眾的層面,很簡單,就是能不斷地有多點選擇,有機會看到平時院線上看不到的電影,而且電影館還辦了很多活動和影展,拓闊觀眾的視野和認知。觀眾和創作者這兩個層面是互補的,當觀影水平提高了,也會刺激好的創作出現,甚至好的創作者會從觀眾中誕生,這是一個循環。」

文化局應繼續有所作為和承擔

導演周鉅宏(攝影:楊甯)

他也認為,文化局應要意識到戀愛・電影館在文化位置的重要性。「其實在全世界,或者在華語地區,能有這樣的電影院都是很難得的。台灣這麼大,但專門播放藝術電影、影展電影或者小眾電影的地方也不多,可能只有四間左右,香港也只有一、兩間,而大陸就可能一間都沒有……所以澳門能有這樣好的場所去推廣電影文化,應要肯定文化局之前的建樹,這是一個十分積極的作為。文化局之前所給予營運者的自由度和支持,也是應要肯定的。我去影展接觸到中港台的電影人和策展人等,他們都認為這個電影院是非常難得的地方。」

「文化事業的發展是很長遠的事,需要很多人花很大心力,不特別計較收入,才可能一點一滴地成功。其實有一段時間文化局是做了很多努力的,但近年就覺得有點停滯。我希望作為管理和發展澳門文化的部門,應更有使命感去做這些事。就算好像韓國或一些歐洲國家,他們的政府是給了很多支持和補助,才有可能發展到今天的程度。」

點滴成流 不要輕視電影館的成效

「我相信電影館在這三年內,入過場看戲的觀眾,他們的品味或對電影的看法多少都會受到一些影響。我身邊朋友就是這樣。我想說的是,其實這三年電影館真的影響了很多人,他們就算不參與創作,也會是很好的觀眾,他們也會影響身邊的人,他們的上一代和下一代,這點是不容忽視的。

此外,其實不只澳門,這個電影館對於世界其他地方,特別是華語地區,都有其影響力的。電影館這三年辦了不少交流。像我的香港導演朋友陳瀚恩,上月帶了作品《老人與狗》來放映。他看到澳門這個沒有產業的地方,都有一班人在用心辦活動、推廣電影文化,他感受很深,也為自己的創作道路打了氣。這一點一滴的影響都是超乎想像的。我不希望政府單位,因為一些行政困難——雖然也能理解他們的難處——但真的希望政府能積極一點去解決困難,可以繼續支持這個地方。我們作為文化人也一定會共同努力去做好。也希望文化局以後再開標,也能慎選適合的人去經營。因為現在這一班營運者所做到的成果,是不計代價和付出才做得到。」

導演周鉅宏(左)(攝影:楊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