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世安十年.埋單計數論盡紙本
世安十年,你最記得甚麼?是崔世安自己離任前意圖成立「六百億投資基金」?是「離補法案」的「我不會自肥」?還是「暨大一億」?是「天鴿」的十條人命?是輕軌尚未完工?離島醫院落成無期?是掘路工程無日無之,政府多個活動豪花幾千萬,還是分予市民的現金分享加到一萬?世安十年,市民過得好嗎?近十年,市民問得最多的,大約是「政府除了派錢還會做甚麼?」說好的經濟多元,發展文創,居民到頭來只覺得文產基金億億聲地把錢批走,成果卻不明不白。

吳國昌:政治問責在崔手上完全喪失

#079 世安十年.埋單計數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19年12月16日 11:11

2014 年,政府提出被指自肥的「離補法案」,觸發回歸後最大規模的社會行動,當中二萬人上街及包圍立法會抗議。最後,傳在中央領導人關切下,特區政府撤回法案。

2014 年,政府提出被指自肥的「離補法案」,觸發回歸後最大規模的社會行動,當中二萬人上街及包圍立法會抗議。最後,傳在中央領導人關切下,特區政府撤回法案。

回顧過去十年,政府屢出現「大白象」工程、公共工程嚴重超資超時、政府人員涉嫌貪腐、利益輸送等問題,被坊間狠批是「官場敗壞」、利益輸送、用人為親等弊病,「禮崩樂壞」。立法會直選議員吳國昌指,崔世安接任時,澳門經濟已非常繁榮,政府財政收入非常豐富,但這並非他個人成就,而是客觀的產業環境造成澳門這經濟和財政收入。而這十年間,民間批評政府架構「架床疊屋」、公共工程越來越多,但能完成或具社會效益卻未必很多。「雖然政府錢多,但也不應這樣浪費公帑。」他同意,崔世安的管治模式雖非一意孤行,但亦是「HEA住做」,又指「政治問責根本在他手上完全喪失。」

吳國昌:利益輸送不會摧毀特首地位

吳國昌直指,崔世安是一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這種利益輸送對於現時小圈子特首這種惡劣的制度而言,效用就是在鞏固特首的地位,而非摧毀他的地位。」在這情況下,當社會抗爭不大,利益輸送就會維持。「到真的有人出來強烈反對,看反對的強烈程度到哪裡,甚至可能關注到中央政府對這種反對有何反應,也考慮這些方向時,就選擇有部分是撤回。他手上撤回唔少嘢的。但當你不出來反對時,他就照做,錢就浪費了。」

吳國昌指,崔世安有其幸運的地方。「他幸運的地方是接任後,財政和經濟環境的確十分好,在這情況下,有時做得求其一點,出了一些事,都可以大事化小,有問題就撤回。」

吳國昌指,崔世安有其幸運的地方。「他幸運的地方是接任後,財政和經濟環境的確十分好,在這情況下,有時做得求其一點,出了一些事,都可以大事化小,有問題就撤回。」

他表示,這十年間,崔世安政府被批評時也知道節制,算不上一意孤行,然而很多時市民開始看到有問題才出來批評時,一定程度的浪費已經造成,為時已晚。而當某種利益輸送的方式被民間揭發,利益集團就將形式改一改,利益輸送就「換個水喉」繼續存在。

「沒有了這種利益輸送不代表冇曬利益輸送。其餘服務的外判,或簡單一般工程的外判,或外判研究……」「你質疑他時,有時就改改制度,或增加透明度,將外判服務、採購放上網,讓大家看到,但之後可能將一項工程斬開十件,可以不用公開投標。」

2018年,有居民自發組織遊行,反對政府早前提出火葬場選址氹仔沙崗墳場,批評政府黑箱作業,漠視居民意見。有市民直言「社諮委不代表我」。當時也有意見認為,選址讓該地涉及利益輸送。最後火葬場計劃被撤回。

2018年,有居民自發組織遊行,反對政府早前提出火葬場選址氹仔沙崗墳場,批評政府黑箱作業,漠視居民意見。有市民直言「社諮委不代表我」。當時也有意見認為,選址讓該地涉及利益輸送。最後火葬場計劃被撤回。

小圈子特首 無從問責

同時,崔世安政府的政治問責亦有缺失。「舊(形式)的利益輸送,大家肯出來出聲指責,以崔世安這種作風是有機會令他止住。但截了之後不等於他會追究責任。第二是不但不追究責任,而且有新的利益輸送為他放水,換另一條水喉。」他又認為,崔世安在考慮是否問責時會有顧忌。「驚骨牌效應。如真有嚴格的政治問責、真的追究官員,很容易就會出現:這部門出現了問責,另一部門出現類似如此的重大事件,你是否問責?再追埋下面部門,一連串的部門都會被追究責任。而他自己作為一個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可能完全沒信心可以駕馭這骨牌效應時,不如就不要開個頭。我覺得是這樣。但這樣的態度就令澳門政府的管治變成政治問責完全失效,變成是例行公事。」

他認為,現時許多諮詢委員會的組成未能全面反映民意。「就算市政機構現在也沒有選舉了。沒有選舉後,由他委任人,委任誰?我覺得也是絕對親疏有別地委任,這體制完全沒有改變。」「以崔世安的風格,是看着上頭的風向。現在上頭習總的風向是否吹向民主透明?未必,對他來說,就很安心地做埋呢幾個月,唔使民主、透明度已經夠。下一任就是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