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總規何時來論盡紙本
說了五年,澳門仍然未有城市總規。法定規劃關乎澳門的未來發展,以至土地能否合乎公眾利益地,為民所用。這五年間,時間、機會一點一滴地流走,澳門就白白地錯過了五年。臨近換屆,閒置地再次回到政府庫房了,如何合理規劃、善用土地、還澳門人一個理想的生活質素,當是新任特區政府重要任務。

守護山林 我有話說

#078 總規何時來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10月27日 11:11

澳門鳳尾蘚。

澳門鳳尾蘚。圖片來源:市政署

澳門環保學生聯會會長陳俊明:

我是教師、父親、澳門巿民、地球公民。

澳門的自然保育工作大多只是在觀賞式綠化而未能改變生態多樣性(山林、海岸、濕地的環境污染嚴重而欠缺跨部門有效的管理)。白鷺林及龍環葡韻棲息的野生鳥類數量大減,今天不再具甚麼生態功能,只是每年大花數百萬搞一次性的賞花活動。生態濕地一二區水體污染及光污染日益嚴重,路環山林受颱風影響及其多年欠缺科學管理,令入侵植物及病蟲害問題嚴重。海域水質惡化及白海豚大減⋯⋯近十年澳門自然生態多樣性受城市發展及人口急速增加而影響情況日益惡化。

我會建議成立跨部門專責小組,研究生態保育的政策制度及管理,每兩年對外公報成效。政策包括生態多樣性復育(原生物種復育)、減少對自然資源污染(污水處理監管及制訂新的海洋船隻航行守則)、增加資源進行長遠的生境建立工作,設立更多生態保護區,發展可持續性生態旅遊等。

資料圖片

愛護綠色的蜜蜂爸:

2019年2月,傳新澳門協會有隊人去疊石塘山的蝙蝠洞探險,而且是黑沙村祥叔帶隊,結果空空如也,一隻蝙蝠都沒有。我看完很震驚。蝙蝠一般怕人類活動干擾,估計跟疊石塘周邊發展越來越多有關。澳門野生動物數量趨勢是越來越少。最近市政署發現南海溪蟹。疊石塘田畔街剛收回的豪宅地,也有條小溪流,希望這塊地都納入郊野範圍,連同碉堡凍結發展。

也擔心九澳水庫的擴容工程會淹沒更多的樹林。最想爭取自然保護區的保護條例立法,將澳門五大林地:松山、大潭山、小潭山、疊石塘山、九澳水庫納入保護區範圍,凍結任何發展或大型工程。

五大林地,缺一不可!——澳門土生土長,現於香港擔任生態教育導師的SAMSON:

澳門半島、氹仔,很多山林管理我們都用了市政公園的模式。像松山、螺絲山都是用公園的模式去營運着我們的綠化地方。相對上我們比起其他地方較好的是,政府控制着我們大部分的國有土地,所以這些地方都得以保留。

但有很多地方我們都偏向人工化了,例如在綠化地方種了園藝品種,或外來品種,因為較漂亮,可能在不同季節會開較靚的花,另外可能特地種一些園地,專種某類植物,如中藥。這會衍生到的問題是,對於我們本地的野生動物,有些可能會減少了他們的食物,又或者種了出來的樹木不適合他們。

青洲山有兩種新品種的發現,是否應着力做一些研究,可怎樣保住青州山這生態環境?路環九澳的淡水濕地也是發現澳門鳳尾蘚很重要的地方,因為始終是澳門的特有品種。路環現在除了鳳尾蘚外,我們亦找到另一種新的蟹——澳門南海溪蟹。我們山林的溪澗,可怎去保護呢?我亦很相信澳門有些地方需要核心保護,但如可多做少少公眾宣傳和公眾教育,讓大家知道澳門都有這些新物種或很特別的物種,我們都需要保護這些地方,其實這更重要。

因為很多時我們都是因為無知,而可能失去了很多東西,所以這也是我們去做環境教育,或做一些生態保護地的規劃時,其中一樣我們很着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