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紀律鬆懈 禮崩樂壞論盡紙本
「……『照章辦事』、『依法審批』,從而為違法者打開了弄虛作假的方便之門。公署認為不貪污受賄、不收受利益是從事公職的法律底線,公職人員在履行職責時必須真正做到盡忠職守,對負責審批的事項嚴格把關,確保公共利益得到切實有效的維護……」這段在《2018澳門廉政公署工作報告》由廉政專員張永春撰寫「前言」的節錄,道出了不少澳門市民的心聲,但偏偏如此顯淺的事,特區政府似乎一直「視而不見」。事實上,有建制人士亦私下坦言,「特區政府的施政不敢恭維」,所謂的「精兵簡政」就是其中之一;又指回歸二十年,貪污舞弊一直不斷,希望特區政府正視。

「絕不姑息」只對前線公務員? 李靜儀:紀律制度需要完善

#073 紀律鬆懈 禮崩樂壞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9年05月25日 23:23

在「依法施政」的口號之下,政府的違法個案依然不斷,「合法不合理」的情況更是常有。即使出現操守問題,亦不見得該公務員需要負上責任。公眾對此當然失望。立法議員李靜儀直言,公務員團隊內也有很多怨氣。

「正正是因為他們在內部看到最多不合理的事,例如一些審批過程,他們可能都會發覺『有唔妥當喎』,向上級反映,但上級就話『唔緊要啦,照批啦』。作為公務員,你話照批咪照批囉。」但當有事要追究,很多時被追究的是下面而非上面。

「所以人員都會不滿。『試吓我填錯份表做錯樣嘢丫,幾大責任,紀律程序呀,即刻又罰你幾多日錢,點解有些官員可以做錯嘢,又完全好似唔使負責任咁?』包括廉署已經揭發的事件,好似之後就沒事發生,搵唔到有人要負責任。」「過往很多個案例如離譜的批地事件,過了就過了,問他有沒有官員要負責任,『我們沒啟動這些程序』,公務人員自然就會覺得,我做錯少少嘢都一定會追究我到底,『絕不姑息』只是針對前線人員,並不公平。」又認為,公務員的紀律制度需要完善。

制度建設緩慢 問責官員冇下文

李靜儀認為,官員裁量權過大,就不排除有人藉機收買一些政府人員以達到自己的目的,同時澳門制度建設緩慢,落後於社會發展。「當然回歸之後我們一些很重要的的制度,在這段時間在社會催迫之下出台,例如《土地法》出台後收緊了官員的裁量權,或只給予符合公眾利益的空間,作出一些批地的處理。這情況下,正正是將所有事攤於陽光之下。因為《土地法》有幾大原則,其中一方面的透明度,例如土地的使用要公示,或要讓社會去知悉,甚至是以公開招標為一個核心,可見一些制度建設比較重要。」

政府問責也是令人關注的焦點問題。李靜儀指出,社會的質疑來自政府無人需要負上責任。例如非凡航空欠款兩億已難以追回,「社會最質疑,(認為)最離譜的就是好像沒人需要為此事負責任。批出的官員是否有失職?當然現時廉署仍在跟進調查當中。我們以往都有很多貪污腐敗、不合理的情況,慢慢制度建設,大家好希望見到他進步,但(現在)是否嚴謹了?一些新機制是否已經完善?」

「亦會有市民質疑,一些官員為一些事件發生後,其實未必需要負責任,一些紀律制度,或現行的領導主管制度上的不完善,甚至退休就退休了,好像事後跟進不了,事後就不了了之。很多以前離譜的土地批給亦是這樣。即使很艱辛地最後力保不失,保得住土地,但中間發生的事,究竟有沒有人需要負責?制度上的檢討是否已完全防範了未來再次發生這些用公共資源,無論錢,無論土地,亂被批給,或違法批給而損害公眾利益,其實需要制度的檢討。但似乎這進展較慢。」

立法議員李靜儀直言,公務員團隊內也有很多怨氣。

立法議員李靜儀直言,公務員團隊內也有很多怨氣。

李靜儀指,一些官員濫權的情況的而且確對特區政府的管治形象破壞力很大,「市民的信心受損後怎樣建立返?一些人員通則紀律制度,尤其是對於領導主管或主要官員的紀律制度是否有問題?我記得去年的施政報告,政府都一再強調他們會檢討。當然檢討報告根據公職局的說法是已經完成,上呈了給上級,但現在這些制度是未修改。大家會質疑,是否退休離職是一條路?出事了,之後就退休,之後似乎很難追究。我想一些紀律制度的完善是需要的。」

依法施政是最低要求 

她亦表示,依法管理、依法執行肯定是最基礎的要求,社會對官員的道德操守或職責上,有更高的期盼。作為官員或領導人員,不只要承擔法律責任。「在政治上或職位上的職效都需要有責任。這些都是作為政府委任官員,或續不續任一些官員上需要評估。你太沒政績,太交不了功課,對這部門的貢獻會很差,甚至投訴非常多,作為那主管人員或上面的領導官員,其實怎樣去處理他?未必真應留他在這位置上。我覺得將來需要有些機制輪換一些績效太差,能力太低的官員,避免他在這部門繼續影響這部門的運作。」

李靜儀指,有些其他地區甚至國內有些城市,如官員有其他問題發生影響到部門的運作或形象,政府可能會替換他,但澳門特區似乎不是這種文化。「甚至有些官員最後收回去當顧問。我覺得處理這些問題上,要有機制去處理。例如現在有些官員做事上,做得真的太HEA,甚至出了問題後如你不去換他,對於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心會有影響。即發生了很嚴重的事,公眾討論激烈,都不去處理,社會就會質疑政府內的人員的操守。是否真心為特區,為市民服務?」

她直言,很認同廉政報告前言的一段話:就連普通市民知道後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或事有蹊蹺。「問題是為何你手握權力,或裏面掌握着文件的官員可以視而不見?」「社會會質疑特區政府在委任官員上標準是否太低。對於另外的公職人員也不公平。有時市民批評時會說『政府係點』。當出現一次兩次,有官員出現這樣各種的情況,例如被廉署揭發呃津貼、假聲明、濫用職權,會整體影響形象,亦會影響公務人員士氣。『佢咁做,因為佢坐住個官位,唔使處理』。」

「但有些小職員、公務員都會跟我們投訴『我們這些小職員,試下填錯份表,都要行紀律程序,又這又那,但你這些官員可以發生這些事,廉署報告都揭發了,但仍可以官位繼續坐』,會有這樣一定的質疑,影響到士氣,或內部人員得不到公正處理。怎樣公正處理這些問題,這些機制是將來一定要建立。起碼內部公職人員會有返信心,你委任官員時真的需要看他的能力和承擔感。他真的會做事,而不是像內部很多傳言,咩身份,識邊個而入去。過往在澳門小城,人脈關係密切的情況下,好多這樣的說法,但問題是如果官員都真的太HEA,又沒績效交不了功課,又可以長年坐佔一個位置時,這些傳言很可能就被覺得很可信。」

改革關鍵 新政府要有氣量

問題這麼多,現時會否已積重難返?李靜儀坦言:「在公務員內部我比較多聽的意見都是說難。他們比較難表達意見,這些問題在不同的職場、機構都會發生,但作為在特區政府中,很多年以來公務員都會反映他們有口難言,或有些意見索性不作聲,其實這未必有利於改善我們管治上的問題。這真很視乎行政長官以至主要官員怎樣帶動一個氣氛。」

她又指,行政方面的改革,下屆政府應要放在重要位置。未來處理賭牌等問題可能會花了政府一些力量處理,「但政府公務員團隊的建立,或行政上的改革,也要快馬加鞭。」「接下來新一屆的特區政府,不排除官員上都會有變動,都真的很希望找到一些有承擔能力的官員去做嘢。」

她也提出,如下一屆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能更開明,吸納不同意見的話,相信能鼓勵人員或市民敢於去說明問題,或溝通渠道更暢通。「有時不一定是甚麼投訴,他發現了一些跡象時,去反映可能有利改善內部管理。但當你不鼓勵一個互相溝通的渠道時,自然積積埋埋變深層次問題,大家更不敢出聲。」

「但這我相信不容易。關鍵仍是這些領導主管或最高負責人,是否有這種氣量去聽不同的意見。當然不是指聽一就一,聽二就二,不斷搖擺自己的立場,但聽完這些意見後,自然就有辦法去分析及作出決定。怎樣鼓勵內部人員敢於去反映意見,這肯定是一種文化的建立。真的很視乎他的上級或主管有沒有這氣量去聽不同意見,接觸不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