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天鴿一周年:民防法為防民論盡紙本
2017年8月23日,強颱風「天鴿」橫掃本澳,所引發的風暴潮淹浸本澳大部分地區。風災導致 10 人死亡,數百人受傷,經濟損失高達 125 億元。小城滿目瘡痍,停電斷水多日,城市運作幾近癱瘓。 . 一年後的今日,市面上仍然依稀看到「天鴿」所遺下的痕跡,可見風災為小城所帶來的強力破壞性,且深深地烙印在每個澳門人心中,可謂是澳門人之痛。踏入今年的颱風季節,雖然至今吹襲本澳的颱風破壞力未有「天鴿」般驚人,但是每當看到 #氣象局 懸掛風球,小城市民心中所祈禱的是,類似破壞力極強「天鴿」不要重臨。 . 每月一號出版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

João Palla:莉娜是澳門的標誌

#064 天鴿一周年:民防法為防民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8年08月28日 10:10

莉娜大廈與昔日周邊建築。

莉娜大廈與昔日周邊建築。圖片來源:澳門遺產學會Facebook 專頁

「這是一個證明,證明澳門當時希望與國際接軌。」是本地葡裔建築師João Palla對莉娜大廈的詮釋。

城規會早前通過約翰四世大馬路「莉娜大廈」地段的規劃條件圖,意味這座有近六十年歷史的「現代建築」有被清拆的威脅。建築師João Palla認為,莉娜大廈別樹一格,顯示澳門當時的建築希望與世界接軌,在澳門建築史上具有重要意義,應該保留。但保留的方式,他不認同是保留立面或在修繕擴建時保留建築風格。「建築物是一個整體。你不能將立面和裏面分割。」「建新樓但用以前一樣的外觀並沒道理。不是舊建築又想彷舊,在我看來並不合理。」

莉娜大廈曾是海邊最高的建築物。

莉娜大廈曾是海邊最高的建築物。圖片來源:澳門遺產學會Facebook 專頁

究竟「莉娜大廈」有何故事?根據澳門遺產學會,莉娜皇后大廈「Rainha D. Leonor「於1959年由香港李氏建築師樓「Lei’s Arquitects」設計,建築占地500平方米,樓高十三層共44.05米;地面層為商舖,其上十二層為複式住宅共24個單位。整幢建築物受現代主義的影響,設計簡約。而該大廈是澳門第一幢高層住宅大樓並設有電梯,由仁慈堂投資興建,承建商是 港澳有成建築公司,1961年落成。 澳門仁慈堂為紀念1498年8月15日於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創立首家仁慈堂慈善機構的莉娜皇后(Rainha D. Leonor)而命名莉娜皇后大廈。

所以,要說「莉娜」的價值,或者應先簡介何謂「現代建築」。話說「現代建築」所指的,是二十世紀初由於建造技術、材料與社會現代化而尋找的建築設計原則,當中包括眾多風格與流派,如裝飾藝術(Art Deco)、現代主義(Modernism)、包豪斯(Bauhaus)、功能主義(Functionalism)等等。

莉娜大廈今日模樣。

莉娜大廈今日模樣。

莉娜大廈曾是澳門最高的住宅樓宇,但「莉娜」或許並非澳門最早的現代建築。在她之前,於1941年開業的國際酒店亦是本地的現代建築,屬「裝飾藝術」風格,即較強調建築的精緻、優雅,以機械、幾何形式表達線條。而在新馬路另一端,位處約翰四世大馬路的「莉娜」,其設計被認為是受現代建築的泰斗、法國建築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1952年落成的作品「馬賽公寓」所啟發。João Palla認為「莉娜」的風格中有「功能主義」的想法。「這是一個證明,證明澳門當時希望與國際接軌。當時歐洲、美國、南美、當然還有香港,都有很多現代建築。」「戰爭時,生活很艱難,沒甚麼新建築。五十年代是戰後,這建築顯示澳門準備再起飛,澳門想將現代建築帶到這城市。」

莉娜大廈設計圖紙。

莉娜大廈設計圖紙。圖片來源:澳門遺產學會Facebook 專頁

João Palla指,「功能主義」認為建築物是「居住的機器」,且復興了「黃金矩形」。莉娜大廈的設計是當時少有,而隨後那區亦出現其他現代建築,如「莉娜」斜對面的葡文學校。值得一提的是,根據「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2014年出版的《摩登的線條》,莉娜大廈旁邊的金來大廈(建於1969年),亦屬現代主義建築。João Palla提到,莉娜大廈旁邊的新麗華酒店,其建築風格亦有類似的精神。

莉娜大廈昔日外觀。

莉娜大廈昔日外觀。圖片來源:澳門遺產學會Facebook 專頁

同時「莉娜」的內部設計亦非常有特色。據指,莉娜大廈內的單位都是複式單位,而大廈僅在複式單位的下層配置公共走廊作為連結,作為大廈居民出入之用,使複式單位的上層可擁有更多的使用面積。另外,João Palla指,昔日住戶都在窗戶陽台欣賞海灣景色。

當然,隨新麗華店落成,澳門不斷填海,社會不斷發展,這些在今日我們再看莉娜大廈時都變得難以想象。João Palla認為,現時莉娜大廈外牆褪色,滿是冷氣機,已有些「走樣」。「當初是很乾淨,很俐落,沒裝飾;很方格,線條很直。現在上面多了很多東西,所以看起來就像一幢很普通的建築,很難看出她的價值。」

對於有人指,莉娜大廈建成才幾十年,不算舊,也不算美,João Palla認為,莉娜大廈落成已近六十年,並非短時間,而且有六百多人聯署希望保育「莉娜」,證明為很多人而言,這建築很重要。「她標誌了澳門在五十年代希望變得現代。」

本地葡裔建築師João Palla。

本地葡裔建築師João Palla。

近年澳門保育常討論是否可以只留建築立面,內裏改建。城規會討論莉娜大廈的規劃條件圖時,城規會主席李燦烽亦建議,日後大廈維修或重建時,需盡量遵照現有建築風格。但João Palla 都不認同以上方式。

「建築物是一個整體。你不能將立面和裏面分割。」如果分割呢?「(那建築)就像一頭怪獸。」

「只留立面在七八十年代很流行。但現在一般的做法,特別是在歐洲,是你盡量不拆毀內部,同時保留立面。單純保留建築物立面已是很舊式的做法。澳門有用這方式,但我們需要看今時今日應該怎做。我們不想用過去的舊方式。」

重新建造一個相似的立面又是否可行?「我看不到為甚麼。建新樓但用以前一樣的外觀並沒道理。不是舊建築又想彷舊,在我看來並不合理。」

資料來源:
.《摩登的線條》,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2014。
.《對位於約翰四世大馬路50 – 56號 現代建築物莉娜大廈的保育、保護及分類的請求願信》。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