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採購黑洞論盡紙本
政府的採購制度雖然沿用三十多年,被不少意見批評過時滯後,而政府現正進行有關的修法工作。然而,將政府在採購上的種種弊端全歸咎法例過時,顯然是避重就輕,迴避核心問題。 每月一號出版|定價:MOP$5/NT$ 45 售賣地點訂購表格廣告聯絡電子版

「若你是一棟堅固的房子,移動到哪裡都沒有問題」──採訪插畫家彭曉盈

047 採購黑洞論盡紙本

文:川井深一(採訪:川井深一、大蔥)

時間:2017年03月22日 10:10

彭曉盈作品《How Are You Living》:的最後,家是每一段旅程最終的歸宿。

彭曉盈作品《How Are You Living》:的最後,家是每一段旅程最終的歸宿。

彭曉盈(Arche Peng),是自英國創意藝術學院插畫碩士畢業後返回澳門的插畫家,現在於母校澳門理工學院藝術學校教授描繪科。曾經聽她用構圖的角度,為讀者解讀維吉尼亞.李.巴頓(Virginia Lee Burton)經典之作《小房子》,當時她用電腦重點再繪製整本繪本線條運行的特點,讓人好像回到巴頓創作的當下,作品前半部幾乎是無稜角的圓,而在「小房子」進入城市之後,構圖逐漸出現各種稜角,展現山坡夷平、花木盡失、大樓高企,家園盡失的狀態。我驚訝於講者對圖像的敏感度,開始追問她的「繪本人生」。

彭曉盈作品《How Are You Living》警語般的字句又帶點哀傷,與幽默的圖像呈現趣味對比。

彭曉盈作品《How Are You Living》警語般的字句又帶點哀傷,與幽默的圖像呈現趣味對比。

繪本閱讀的奇異之旅

彭曉盈說童年第一次收到繪本作為禮物的時候,就被書上的美麗畫面深深吸引,好像被每一頁書帶進入不同的世界。後來的人生,她成為了一位以圖像思考的人:愛上了畫畫,也愛上了繪本。

隨著繪本的普及,越來越多人開始接觸和分享各式各樣的繪本。

中學時她所能接觸到的作品只有幾米,人人都拿來當禮物,當時她訝異那麼暢銷的作品怎麼會如此匱乏,想像力還不如鄭淵潔的《皮皮魯和魯西西》。她說自己真正開始進入繪本創作一回事,則是參加了熊亮在澳門的工作坊,也被熊亮創作的多種形式吸引了,他用水墨創作繪本居然那如此引人入勝。熊亮老師強調圖文書的重點是圖與文的結合,文字表達的意境必須和圖畫保持一致,在我的認識裡,意境是文字在腦海中展現的世界,而繪本的圖像就呈現了這樣的世界,它們的結構互訓,所以不應該只讀完圖畫或是文字。閱讀繪本的經驗是很奇妙的,因為讀到的,不僅僅是一個故事。有時候,好的繪本會從一個故事延伸出一系列的問題讓大家思考,而且繪本中的畫面都是經過插畫師精心設計的。

宮西達也,日本繪本作家,用繪本來化解各種敵對的作者,形式上跨動畫與繪本合作,其霸王龍系列作品八本(小魯文化、三之三出版)製作成二十集動畫小劇場。

宮西達也,日本繪本作家,用繪本來化解各種敵對的作者,形式上跨動畫與繪本合作,其霸王龍系列作品八本(小魯文化、三之三出版)製作成二十集動畫小劇場。

談到喜歡的繪本作家,她說還有長谷川義史,第一次讀到長谷川義史時,心想他作畫的風格與自己小時候一模一樣呢!以及後來的宮西達也,都是用孩子的風格在繪畫呢,馬上就愛上。當談到創作繪本與生活的結合的感動,是在英國前往《彼得兔》作者碧雅翠絲.波特(Helen Beatrix Potter)的山谷時油然而生出。《彼得兔》本來是波特小姐給他老師生病的孩子寫的信,波特想到了用身邊遇到的小動物給對方說故事,小兔子、小刺蝟,都是真實存在的。作者最後將彼得兔的湖區(Lake District) 贈予公眾,唯一的要求就是後人不能砍掉一草一樹、不能摧毀一屋一瓦,於是為讀者留下不只是繪本場景,同時也是生活場景的山谷。

中國知名原創繪本大師,創作《京劇貓》《梅雨怪》《金剛師》等作品,2012年曾應石頭公社邀請於澳門進行繪本工作坊。

中國知名原創繪本大師,創作《京劇貓》《梅雨怪》《金剛師》等作品,2012年曾應石頭公社邀請於澳門進行繪本工作坊。

創作來自於生活

真正有生活體驗的感覺,是在英國留學的時光。身為獨生子女的彭曉盈,從小就在被父母的目光裡成長,在改革開放後的中國成長,獨生子女與父母的關係,既親密又疏離。在大學時代完成的《解碼獨生子女》就有類似的主題,即使與友伴建立分享與合作的聯繫關係,主人翁最終決定重新建情感立聯結的是自己和遠方的雙親。在英國時,她創作了《How Are You Living》,一句「Sometimes Overprotected is another meaning of Harm」傾訴了獨生子女的親子關係。

「童年時,我什麼都不會,只會畫畫、彈鋼琴,因為不想穿著長裙子演出,就決定畫畫啦!」後來彭曉盈進了廣州美院附中,廣美附中的四年,是難得的另類體驗。「其實當時我覺得自己更像進去了一座私塾,同學們的奇裝異服之下保護了善良的真正的自己,老師們對學生的關心也更像家人不離不棄。」她的分享令我想到了近年來民間實驗學校的聲音,美院附中的生活經歷,讓繪畫成為她此生的家。

開始想要以繪本作為創作形式,是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彭曉盈說當時因為讀到了奈良美智的《小星星通信》,也想要像奈良美智一樣活著,用簡單的筆觸來創作與堅持。

彭曉盈作品,《解碼獨生子女》。用成長經歷完成《解碼獨生子女》,有切身共鳴的不會只是獨生子女。

彭曉盈作品,《解碼獨生子女》。用成長經歷完成《解碼獨生子女》,有切身共鳴的不會只是獨生子女。

插畫創作在澳門

2013年,彭曉盈參與了十三屆澳門城市藝穗節「繪本創作展覽 」,為《Fa之戀》創作繪本局部插畫,以及後來於牛房倉庫舉辦個人小型畫展《馬戲團》。 「澳門有許多畫插畫的人,但大家其實不會以『插畫』作為本業,大部份人都在做設計等平面相關工作。」彭曉盈認為嚴格來說,澳門還沒有插畫師這個行業,設計行業認為很多圖像需求,攝影就可以解決(按:這樣的業界認知,與商業攝影背景出身的台灣生態繪本大師邱承宗先生所言「我只畫攝影拍不到的東西」迥異),她以為「懂得插畫」這種事情,其實對就業無益,有時會成為一種剝削,甚至在從事圖像行業後,在時間和風格上都深刻地影響了個人創作。

但是產業環境惡劣,並不是獨在澳門出現的問題。當我提及今日中國出版蓬勃的情況,彭曉盈卻能從創作者的角度,提出不同的想法。她告訴我因為中國市場大,出版速度快,不提作品抄襲出版的情況,擠排行榜有時成為專業亂象,讓真正有心要進行創作的作者,也會面對市場壓力,逐漸違背創作的初心。

「其實我的作品在網上都能看到,有人問我擔心擔心他人抄襲,但我不是太在乎,因為『抄得到一部份,抄得到整個人嗎』。」我記得她讀《小房子》時,讀出書中「Sure, this house is as good as ever. She’s built so well we could move her anywhere.」 (那是一棟堅固的房子,無論搬到哪裡都沒有問題。)她說有時覺得自己就要當那小房子,無論到哪裡,內在只要夠強悍,都能好好地活下去。彭曉盈就是一個這樣「安心」的作者,忠於自己地走下去。

彭曉盈:英國創意藝術學院插畫碩士畢業。澳門理工學院藝術學校描繪科老師,Hue’ s studio創始人、2013 參與第十三屆澳門城市藝穗節「繪本創作展覽 」《Fa之戀》故事作者、2013年於牛房舉辦首次個人小型畫展「馬戲團」、2014年參與廣州市少年宮「繪本創意課程」設計、創作繪本《解碼獨生子女》、《你想怎樣活著》。

插畫家彭曉盈。

插畫家彭曉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