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報道愛都酒店及新花園泳池保育事件簿
即時資訊、特別報道、即時評論。

愛都值得保嗎?還未夠美⋯⋯

即時報道愛都酒店及新花園泳池保育事件簿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07月26日 0:00

FullSizeRender (10)

【這時代走得太快,容我們停一停,再想想…】

「我城社區規劃合作社」成員、城規委員林翊捷發言:

本草案爭議多時,本人的立場就是要保護愛都新花園現有的建築特徵,至少應該保留士多紐拜斯大馬路的愛都酒店立面,以及得勝馬路的新花園泳池建築立面,但不反對內部作改建。就規劃條件而言,由於文化局、工務局已經對地段作嚴格的高度限制,而上述兩段建築立面,亦基本上是緊貼於地界,因此,保留立面,並不對地段的可建樓地板形成顯著的減少,也就是說,將來若地段作為公共設施場所,並不會因保留立面而使市民的可用面積大幅減少。

我的判斷是,保留立面改建,是既能滿足市民對設施的需要,也能兼顧保育的訴求,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果,我們作為城規會一員,我認為這事可以折衷的,應該盡可能折衷,而不採取極端的做法,對於澳門的城市空間而言,對於澳門的文化而言,對於越趨多元的社會訴求而言,折衷一下都是好事。相反,如果採用激進的方案,將愛都‧新花園建築群推倒重來。將會是一個令人後悔和遺憾的結局。

接下來,我想談談保育這個建築群的必要性。文化局在這個個案上的立場,值得深思。

2016年3月,文化局這樣說:

愛都酒店並不具有某種典型的建築風格,其外觀及內部空間均缺乏顯著特色,而且愛都酒店是在之前的建築上不斷作改建及加建而形成的,其正立面的網格狀外牆、壁畫,以及背後的整座建築物並非一體化設計,没有統一的建築語匯。

2015年7月,文化局卻是這樣說:

建築特色 -現有四層高的愛都酒店,由香港的葡萄牙籍建築師 A.V. Alvares 設計,可歸類為當時西歐各國盛行的國際主義風格。其正立面中間外牆上的馬賽克壁畫,尺寸為橫 5.7 米、高 13.6 米。在建築設計中設置裝飾藝術作品一直是戰後國際主義風格建築的普遍做法。

究竟愛都有沒有建築特色?大家看看這圖,這建築物在挪威奧斯陸,簡約的設計,長方形的窗口,直、橫線條作裝飾,中間放一幅壁畫。

這個是挪威 Y BLOCK ( 見圖 ) 建築師是在當地頗有名氣的Erling Viksjø ,這座建築同樣是一幅大型壁畫和方格狀裝飾立面。與愛都一樣,中間的壁畫不是他設計的,壁畫是當時歐洲最有名的藝術家之一,畢加索的手筆。2011年大樓遇到被極端主義者發動恐怖襲擊受損,奧斯陸市政府考慮將其拆卸,卻遭到市民反對,至今懸而未決。

與愛都一樣,保育的意見不是一面倒,亦有聲音支持拆除,認為它「醜陋」,畢竟那是幾十年前的東西。挪威文化遺產保存局:「我們不能破壞一個時代的文化,只因為今天我們覺得它不美。」

這棟Y大樓建成於1969年,愛都建成於1964年,同樣是國際主義、現代主義特點的建築,這會是巧合嗎?絕對不會。

2015-07-31_14-06-38

我們的前輩,曾經努力追趕世界的潮流,將當時最好的設計留在澳門這片土地上,今日我們有條件、有機會,將他們努力的成果留下來,為何要急於將它毀滅?我們今日決定將愛都新花園建築群剷平,將來一定會後悔。

新花園的設計,是帶有傳統的葡萄牙色彩,愛都則是緊貼著六十年代的設計潮流,一個保守一個前衛,卻又相得益張,代表著五、六十年代的澳門,代表著澳門建築設計前輩的努力。設計愛都‧新花園的縱然不是國際級大師,但A.V. Alvares、夏剛志兩位先生,都是與澳門有著深厚淵源的前輩,我不認為他們的作品比別人差,他們的設計是屬於澳門的。

我無意貶低文化局和工務局各位同事的努力,我深信在這件事上,他們有他們的難處,但請恕我直言,今日草案上不就愛都‧新花園做任何保護,片瓦不存的做法,我認為是荒謬的。

2015-08-02_14-56-17

 

【延伸閱讀】
狠摑一巴掌 城規會發言全反對拆愛都新花園
http://goo.gl/OZdTPt

譚俊榮暗指支持保育人士是「既得利益」
http://goo.gl/C1iJ0D

愛都只留一棵樹 學社︰侮辱文化保育
http://goo.gl/Jiqw8m

拆愛都! 撐司長民意9成似
http://goo.gl/5CTi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