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6 民主的抉擇每週專題

沒甚麼比「放生」閒置地這一幕更荒誕,明明對家佔盡便宜,沒半點投資囤地十多年,地收不回,政府還要鞠躬賠不是:我真的錯了!差點沒寫悔過書。小圈子的隻手遮天,偷天換日,沒有比這一記更當頭棒喝!民主的步伐,民主的監督,不進則退。

六一八香港否決「袋住先」方案,政改看似原地踏步,但至少讓更多人看清政權的醜陋,徹悟民主的必要和得來不易。澳門人要如何面對民主的抉擇?還是繼續被賣了還要賣乖?

推動政改與我何幹?小市民︰我城我守護

2015-06-26 民主的抉擇每週專題

文:哲廬

時間:2015年06月25日 20:20

謝先生說,現屆官員多了受訪和落區,但只是門面功夫,並非真正敢於面對公眾監督。

謝先生說,現屆官員多了受訪和落區,但只是門面功夫,並非真正敢於面對公眾監督。

澳門普選長路漫漫,澳門人看似對政治冷感,但總有些人一直默默付出,希望為澳門政制發展出一份力。一直關注民主發展的中小企老闆謝先生直言,澳門經濟高速發展帶來很多社會問題,要依靠官員恩賜解決,根本不可能,他們只想維護既得利益。澳門人要守護小城,只能推動政改,落實民主,令政府真正為市民負責。「城市係你自己嘅,你一定要諗辦法點樣保護佢,改變佢。」

2012年的「+2+2+100」方案,謝先生認為社會上的反響不大,「好多澳門人都唔知+2+2+100係乜,聽過有人問係咪104啊?」政府聲稱方案「令本澳政制行前一大步」,謝先生反駁:「佢講乜都得啦,心心死咗搵過第二隻又叫心心都得,政府講嘢無邏輯,講咗就算。」認為政府講法荒謬,方案只是原地踏步,無增加民主成份。

謝先生認為,政府的推銷手法雖然十分拙劣,但反對的人亦無想過如何對抗偽政改,以及令不願談論政治的澳門人醒覺。澳門人以往對社會時事冷感,一直到「反離補」運動後才有所改善,「因為離補法是政府搶市民荷包裡的錢,自己利益被侵害。」

被問到如何看待政府近年施政,謝先生坦言,「陽光政府」並不存在,「點解而家港媒咁鐘意報道澳門新聞?係因為澳門嘅問題愈來愈得意,愈來愈爆。」他指,若非有港媒早前報道「女兒掌摑母親事件」,政府亦不會主動跟進。「經濟發展嘅同時有太多問題發生,但政府無辦法管好澳門。」雖然現屆官員經常受訪或落區巡視,但謝先生認為只是門面功夫,官員還是不敢真正面對公眾,認為現屆政府沒有改變過往官僚風氣及利益問題。

社會要求重啟政改的呼聲日漸高漲,但政府以「沒有社會共識」為由一口拒絕。謝先生認為,政府的講法明顯是「語言偽術」,「一個話係一個話應該係,就已經唔係共識。」認為政府不希望打亂澳門的利益關係,亦希望「不做不錯」,因此不會重啟政改。

香港政改方案的口號為「2017一定要得」,反觀本澳,雖然民主派不斷要求政府在2019年推行普選特首,但政府始終無動於衷,令澳門普選路「2019一定唔得」。謝先生認為,民主派要求2019年推普選的訴求實屬正常,「呢個口號唔得都要嗌。」但無奈政府企硬唔郁,市民亦無動於衷。他認為,「2019普選特首」不能只流於口號,呼籲民主派不要再作無謂的內部鬥爭,應投放更多努力及創意推動普選,「眼前唔好咁多私怨,應該要諗多啲將來嘅嘢,與其搞鬥爭,不如放多啲精力去插人地點解起咁多賭場好過。」

雖然謝先生關心澳門社會及政制發展,但他坦言,正如許多澳門人一樣,不敢走在最前線,「一企出嚟就無得返轉頭,做生意嘅就無人同你傾,無論打工同做生意都會好麻煩。」

謝先生認為,澳門社會近年改變不少,生活節奏變得急速,人們變得功利、現實,若澳門人不求變,只會令政制發展愈來愈困難,若等到災難發生才懂得反應就太遲,「唔好講民主,政府下下推惡法出嚟,澳門人既唔知,又控制唔到,經濟下跌少少就帶來咁大影響,澳門人如果無危機意識,會好輸蝕。」面對澳門的社會環境改變,他認為澳門人應懂得為社會及自身利益發聲,以主場之利爭取權益,否則將來退無可退。

謝先生對澳門未來的政改之路感到悲觀,「除非傾得掂啊爺,否則無可能。」但他寄語「民主鬥士」不要再作內部鬥爭,要做實事讓市民信服。至於大眾方面,期望社會能多關心,以及想辦法解決,「政府剩係識卸責、刁淡,唔會同你諗辦法。既然而家澳門人識嘅嘢愈來愈多,吸收文化愈來愈廣,絕對可以討論解決辦法,甚至教番個官點做。」

澳門人以往對社會時事冷感,一直到「反離補」運動後才有所改善,謝先生說︰「因為離補法是政府搶市民荷包裡的錢,自己利益被侵害。」

澳門人以往對社會時事冷感,一直到「反離補」運動後才有所改善,謝先生說︰「因為離補法是政府搶市民荷包裡的錢,自己利益被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