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用垃圾再填一個澳門論盡紙本
—〖封面專題〗用垃圾再填一個澳門 賭場派不完的膠水樽、吃不完的自助餐、送不完的膠袋,還有源源不斷每日新增超過1240公噸的生活垃圾。這裡,超負荷的不光是人,還有隨之而來的各種廢棄物和污染。絕大部分垃圾只能推進焚化爐,全澳惟一的建築廢料堆填區已經飽和。官方正計劃在台山廣海灣再建一個三十平方公里的墮性建築廢料堆填區,差不多有一個澳門咁大!用垃圾再填一個澳門,肯定比用錢再建一個澳門還要快。 —〖藝文爛鬼樓〗拼貼「閱讀在澳門」的新版圖 澳門無論要提升人文素養,抑或像近年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閱讀都是基本功。而讓社會重視閱讀,需要全體居民的努力,當中建立一個從作者、編輯、出版商、圖書館、閱讀輔導員、報刊的書評版,到讀者所形成的流通網絡,更是推動閱讀和寫作氛圍的動力所在。 —〖綠色生活〗澳門的樹二:市民與樹木 樹木總是城市裡不可或缺的一員:站在路邊吸收廢氣,炎夏的烈日中提供綠蔭,給緊張的都市人帶來安撫。他們安靜、順從,任由城中人決定命運。如果,這個城市的人重視維護記憶和故事,那麼,樹木們就會被用心對待。 —〖人物專訪〗交通達人劉冠傑 交通問題一直是澳門市民關心的社會議題。在輕軌通車無期的今天,我們很大程度上還是要在巴士、的士和私人車輛之間作出選擇。另一方面,近期澳門以及周邊機場的發展也值得我們關注。除了業界和一般使用者以外,鍾情於這些交通工具的朋友又有什麼看法? —〖社區起義〗讓書留傳 讓情流轉 「每當你分享時,閱讀其實豐富了很多。」澳門中央圖書館館長鄧美蓮也把其讀書之樂娓娓道來。「閱讀,是一個跟自己獨處的時間;是跟自己對話,亦是跟書的內容對話,這是一個思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切入點,所得到的啟發亦會不同。對方會從同一本書,看到另一些事,這往往令你意想不到。」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與《澳城記事──望廈1849》作者談閱讀

024 用垃圾再填一個澳門論盡紙本

文:未熄

時間:2015年04月16日 17:17

早前穆欣欣的《鏡海魂》在澳門公演,引發了對如何在藝術作品中處理澳門歷史衝突段落的討論。同一件歷史事件,在楓靈(梁倩瑜)的繪本《澳城記事──望廈1849》中,卻一有不同解讀。

創作:多角度的歷史閱讀之始
2012年12月,她的繪本《澳城記事──望廈1849》面世。初次見面,少不免要談談這本書。對於這本改編自莫兆忠劇作《冇眼睇:望廈1849》的繪本本身,楓靈形容是一本「成人」繪本,說的是她對本土歷史的態度。以尋覓、碎片,互相穿插的手法,把刺殺亞馬留的象徵和當代澳門相互呈現,她說:「一開始沒有想那麼多,在申請資助的時候,故事還沒完成。」到成書了,成了這個樣子,她覺得「很有趣」。她承認自己對本土歷史缺乏認識,雖然中學時期老師有講過刺殺亞馬留的事,在她印象就只是「在石前有個將軍被斬首,覺得很恐怖,就沒有了。」看了莫的戲劇後,她開始找資料來看,方方面面的去了解這事件,問:「在書中寫下的歷史,又是否真實存在呢?當中有沒有個人的態度呢?」她進一步解釋,書中現代場景的插入,是希望可以用現在的眼睛看澳門的歷史。她也強調,繪本似是一個引子,也特意在書後把歷史記述原文抄錄,希望老師可以用不同角度去講述。

閱讀:促進溝通 激發創意
在澳門的環境下,有沒有想過可以透過繪本的出版鼓勵閱讀?她直認書本對她很重要,也希望透過印書去鼓勵閱讀、用不同方式閱讀,而繪本是她自己的方式。她認為,人類在處於訊息碎片化、電子通訊發達的時代,急需短促、準確的資訊,漸漸忘記了閱讀的樂趣,對人耐性的磨練、對事物了解的深度。她更希望讓繪本成為親子交流的媒介:她注意到過年時,家長和孩子各自拿著平板電腦玩。人們會問為什麼小朋友常常「打機」?她會反問:家長在鼓勵閱讀方面也不是很好的榜樣吧!

楓靈也有在边度有書兼職,那裡也有不少繪本,擺上各種繪本作品。常有家長帶小朋友來看。兩個人拿起書,通過故事,會開始談他們之間日常生活的事,小孩子也會很自如和父母分享當中點滴,見到這些時刻,楓靈也深受感動,希望在資訊發達產生的隔膜中,更多人可以透過這渠道互相溝通。她近來更聽到有個朋友,丈夫是葡國人,他們會給小孩說故事,然後讓小孩用連環畫畫出來,從一張圖片,到三四張,慢慢有了自己說法的方式:「這是很大的進步,對小孩子創意思維(發展)也很重要,因為我們過去都是單向的接受嘛。上課的圖畫書一般都是已完成的,所給予的形象就很固定,我們也不會想真是這樣的嗎?歷史書上的人物也是這樣……可能是老師或教育制度的問題吧,他們不會給你有很多想像空間,包括歷史。」

楓靈又澄清,雖然現今繪本出版在成人世界受到關注是始於臺灣的幾米,但事實上插圖已經有悠久的歷史。她認為繪本這種方式容易被讀者接受,因為其中潛藏著很大的想像空間。繪本為什麼興起?即使是成人,為什麼還需要讀圖?她又有一番見解:「把圖畫和文結合,其實頗能反映世界,畢竟我們身處於圖像和文字的世界中,人是很習慣這樣接收訊息的。」

《澳城記事──望廈1849》作者梁倩瑜

《澳城記事──望廈1849》作者梁倩瑜

小誌:獨立出版新趨勢
對於改編作品,會不會抹殺想像空間?楓靈笑著說:「覺得很少有改編電影會比原來文本好看,因為讀書和電影的閱讀方式有很大分別。」她會鼓勵創作者從事原創工作。她留意到近年來在港台也流行著一種稱為zine(小誌,即把雜誌magazine的maga「大」去掉)的出版體裁,通常是個人的小型出版,用非專業的方式印製,印數也不多。她指出,小誌在臺灣已經日漸成熟,出品已經比較專業。而在香港,透過YMCA的工作坊,訓練出一批大學生,可以透過小誌說自己的故事,例如減肥或者一個傷心的經歷,這是一種實在的出版,而且成本較低。除了精品店會與年輕人合作,舉辦一些活動外,每次在書店舉辦的小誌展覽都會有二、三十人參加,各人有自己的出版能力,以及對世界的看法,值得鼓勵。

閱讀給了讀者轉變的空間
至於楓靈自己的閱讀經驗,她自認是「讀得雜」。本科修讀廣告的她,由於需要多點奇怪的想法,所以什麼都會讀。中學時期比較有興趣的是藝術、設計、哲學、文學等類別。後來攻讀視覺藝術碩士,她又再偏向文學和哲學。當問到有哪本書會推薦讀者時,她就說:「讓讀者選擇自己喜歡的書吧!」她覺得自己近年所讀的書正不斷推翻以前固有的觀點。例如以前她會把歷史書上說的事照單全收,但現在會有很多疑惑。她也會看看作者,嘗試了解其背景,發現多讀幾本,再比較一下,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現在她會帶著疑惑去讀書,也不怕推翻以前所相信的:「這樣才能吸收更多不同的資訊。」她強調,不是一定要推翻,但不質疑以前自己所做的,自己便很難改變:「但如果你開始覺得以前有問題,可能是你想轉變吧!」

說故事的方式,不只一種
不過,楓靈又認為現在資訊很多,少了靜下心來做事的時間,更覺讀書的重要。她又介紹了近年一種只有圖畫的繪本比賽「沉默的書Silent Book Contest」,如何以圖像呈現一個完整的故事或概念,都很需要作者的思考能力。「因為通過圖像,不需要運用語言,也可以明白作者的意思。」

在圖與字的組合、單一或連環的圖像之間游走過後,她這樣總結:「我想,其實真的有很多方式去說故事的。」

《澳城記事──望廈1849》封面

《澳城記事──望廈1849》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