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頂上的血汗天使

021 我們病不起 論盡紙本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5年01月19日 12:12

澳門緊張的醫患關係儼如一個火藥庫,只要話題一打開,各種開罵、指摘、質問、憤恨、冤屈和淚水瞬間爆發,除了醫生,當中不少情緒是直衝護士。為何白衣天使不會笑?不能語氣寬容一點?不能給病人關懷多一點?病人和家屬記得的似乎只是部分護士刻板、冰冷的印象。但外界少有知道他們的工作情況,每天要應付龐大的工作量,例必超時工作,長期人手不足,還要被迫夾在醫生和病人的矛盾之間,動輒被投訴,還要處理大量與護理無關的文書工作,有山頂醫院護士坦言,身處這個畸型的體制下壓力快要爆煲,有同事更得了情緒病,中途離職或提早退休的個案近年都不少。

澳門護理人員協進會主席施綺華

澳門護理人員協進會主席施綺華

人手短缺 十個樽七個蓋

ad

衛生局二○一一年被審計署批評無長遠人手規劃,專科醫生培訓出現嚴重斷層,護士不足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近年醫院擴建、不斷加床位,補充的人手卻總是追不上。「新急診的面積比原來大三倍,病床由二十多張加至四十張,但新一批護士還未到,開幕時只能從每個科室抽走一個人,這樣才凑多廿幾個。」阿儀(化名)坦言,護士是人對人的工作,原來科室的人手已經相當緊張,這樣亂抽人手對病人無好處,十個樽連七個蓋都無,新急診一開更加混亂。明知不夠人,醫院都不敢一次過全開九十幾張床位。

阿儀說,醫院整體人手不足是結構性問題,就好像惡性循環一樣層層壓下去,「原本行電子化中央派藥,可以減少出錯,但藥房人手不夠,也是一年拖一年,不是每個科室都行到,有的還是要護士自己申領藥物和其他物資。病房助理其實可以分擔一些非護理工作,但這些職位都不夠。」

醫院考認證 百上加斤

阿儀每天工作至少十小時,打針、派藥、餵飯、協助醫生和病人處理大小事,還有一大堆文書工作,「一個病人住院隨時要處理廿幾份文件,護理紀錄、手術前報告、術後報告、知情同意書……」 更難接受的是,在人手這樣緊張的情況下,醫院近年為了考取澳洲醫療服務標準委員會(ACHS)的認證,將大量操作、文書、審核、連走警演習都壓在護士身上,令他們完全透不過氣,「醫院六成的工作都是由護士承擔,為何醫生不用做這些?有的文件不能帶回家,同事惟有被罰迫留堂。」

擴建後的仁伯爵綜合醫院急診部

擴建後的仁伯爵綜合醫院急診部

護理人員短缺

護理人員短缺

罰「留堂」 有班加無OT

「為何醫生有秘書,護士長不可以有秘書?他們也有很大量的行政和文書工作,還要睇住病房,調派人手、申請物資、處理糾紛,做培訓和評核工作,香港醫院每個科室都有秘書、有專門負責質控的護士,澳門只是學門面,搞政績工程,有了認證不代表服務和質素有改善,護士應該更多時間照護病人的身體和情緒,做衛生宣導教育,現在連最基本的人手問題都未解決。」

資深護士阿盈(化名) 加班的時間更長,有時十四個鐘,有時甚至更長,但並不是每位管理層都諒解,「他們會說是你時間管理得不好,你還有甚麼好說?」護士最不滿的是,按照職程每年加班滿三百小時便不會再有超時津貼,但醫生卻有五百小時的上限,「不夠人只會做死返工的同事,但幫手頂的同事要白做,這又有甚麼道理可言?局方完全無視這情況,根本是一種剝削!」

病人怨氣直衝護士

內部士氣低落,對外也有更大挑戰,阿盈說有很多情況令護士相當無奈,「家屬會經常問醫生幾時巡房,但護士真的控制不到。有的病士對護士發惡、會扭計,醫生一來就無聲出。 」但偏偏有些醫生慣性要護士傳話,很少直接跟病人溝通,「出不出院是醫生決定,醫生一句好過護士講十句,佢有責任向病人解釋清楚,唔好拿病人來玩!然後又拋給我們!」很多時有些情況連護士也看不過眼,只是有口難言。

澳門護理人員協進會大會主席施綺華表示,自取消「長俸」制後,近年不少護士因為工作壓力大,寧願提早退休或轉做私營機構。她預計未來幾年是護士退休的高峰期,現在山頂有七百多名護士,但人手已很緊張,估計離島新醫院至少要增加八百名人。

她直言,現時山頂醫院的管理文化很有問題,對員工缺乏人性化關懷,高層無視護士的加班壓力。另外,政府○九年修改職程雖然提高了護士的薪酬,但令護士管理層的專業地位降低,感覺不被尊重。她強調護士並不是醫生的助手,應是彼此合作的關係。期望當局再檢討護士職程,調升起薪點,提高層級的點數,令進階有鼓勵性。

沙士疫情之後,醫院工作被認為是高風險行業。

沙士疫情之後,醫院工作被認為是高風險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