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0 香港「佔中」系列專題;烈火街頭每週專題
車撞人群,黑幫來襲,反佔中人士不時言語挑釁,在旺角的烈火街頭,「佔領區」好像高原的天氣一樣,陰晴不定,隨時風雲變色。空氣中的躁動,飄過一絲危險氣息,但旺角黑夜,其實也有可愛一面。當風平浪靜時,這裡有自然生成的「民主大笪地」,人們開始嘗試對話,而不是只有謾罵;有最港式的社區文化,充滿草根的人情味;有「生日快樂歌」,以「和理非非」的港式幽默來回敬不懷好意的挑機。正因這裡壁壘分明,所以多元,所以溝通和對話變得更有價值。

雨傘革命的啟示──一場群眾運動的大實驗場

2014-10-10 香港「佔中」系列專題;烈火街頭每週專題

文:杜詠琪

時間:2014年10月10日 11:11

登上船前,得知旺角遭反佔中人士搗亂,當中還涉及黑社會勢力,決定先到旺角一趟。果然跨出地鐵,一個頭破血流的中年男人就坐在樓梯一旁,外面人聲起哄,一種殺氣騰騰的感覺似面撲過來。警察護送一批聲援佔領行動的年輕男女入地鐵,圍觀的反佔中人士大喝倒采。當我還一臉迷茫的時候,有人來,兵荒馬亂,甚至越過警方的封鎖線,一輪擾攘後,警員總算把他們拘捕。

離開時,旺角依然衝突不斷事情這樣下去,會否演變成一場騷亂?佔領金鐘以外的地方究竟是對是錯?我開始不敢想下去。

轉往銅鑼灣又是另一個世界,佔領區內人數不多,僅百餘人,人們或圍成一圈聊天,或坐在一旁看書,更有一些如觀光客般在周圍拍照。充滿文青感銅鑼灣佔領區如一個藝術展覽 (金鐘也是),有書法、繪畫、裝置藝術,還有流動教室中各類議題的講座……如果旺角是草根粗獷的麻甩,那麼銅鑼灣就是中產階層的西裝友吧

在流動教室「聽課」時發生了一件小事,一個身上繫著藍絲帶的中年男人一直站在講者旁邊蠢蠢欲動當聽眾們發現他後,就不時盯著他,有義工刻意站在他身旁,有人預先拍下他的照片,這一切都在無聲無息進行,既不影響台上的講者,同時令這個疑人知難而退,無從下手,後來得知他到另一邊佔領區鬧事後就匆匆離去。當中可以看出,不同地區的佔領者處理滋事份子的手法其實很不同,但有一點不得不承認,參與運動的人,無論是義工還是市民,警覺性都很高,即使正專注地做著某件事。

在衝突平息以後,我又再去了旺角幾趟,旺角其實是個活潑又充滿生氣的地方,那裡有各式各樣的人,就如平日在茶餐廳所遇見的一樣,是個卧虎藏龍的地方。我所說的不是當中有黑社會背景的人,而是一個表面上平平無奇的大叔,可能是能操一口流利外語,又或者比大學生更熟知歷史的「高人」。在佔領區內,人們嘗試打破代溝,甚至政治隔膜,對佔中持不同立場的人開始放下防備,嘗試溝通、對話。

有時候,佔領區就如城中的一個桃花源,一洗城市裡的冷漠、競爭、計較、寂寞……沿途會看到很多有趣的畫面:播放RAP歌的DJ旁邊會有個阿姨和小孩在跳舞、一個年輕人與大叔在討論政治、有熱心人買糖水分給大家吃、有創作人邀請途人一起創作音樂……原來只要有一個公共地方,一群人有著相同的目標(那目標可能只是希望我們可以生活得更好),就會有那麼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然後,我開始思考澳門人對於公共空間的認知,以至社會運動該如何繼續推進下去?我們在抗爭的同時有沒有嘗試改變我們的思維模式?有沒有在過程中試圖打破一些既定的規則?香港的「雨傘革命正是一次啟示這次佔領行動無意間演變成一場沒有任何一個團體可以主導的運動,但顯然香港人很接受這個方式,甚至會刻意強調。原因可能是他們在過往的經驗中了解到,大會的決定並不是所有人都屬意的,既然每個人縱使有不同的看法或理念,大家都可以自己方式參與這場運動。我甚至覺得這是今次運動中最大膽的一場實驗,不再由強勢領導帶領的群眾運動,每個人都恰如其份的貢獻自己的一分力量,克制、自覺、自律,盡力保護這場運動。這或許正是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地方。

旺角「佔地區」大本營,市民可輪流發表兩分鐘的感言

旺角「佔地區」大本營,市民可輪流發表兩分鐘的感言

反佔中人士不時言語挑釁,年青人手緊握著手始終保持克制。

反佔中人士不時言語挑釁,年青人手緊握著手始終保持克制。

在彌敦道自由自在踩單車

在彌敦道自由自在踩單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