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絕對權力 絕對腐化X公園之殤論盡紙本
集體式的表忠、被事先篩選的民意、被揭發大量灌水的簽名表格,對異見者的極盡打壓,一幕又一幕重現眼前,二○一二的政改假諮詢如是,二○一四的特首小圈子選舉如是,這場被特權階層玩弄於股掌之中的鬧劇在小城再度上演,猶如夢魘一樣揮之不去。 可笑的是,在千人一面的擁戴背後,特權階層對絕對權力的自信,多麼不堪一擊。莊嚴神聖的特首選舉豈有可能被民間的影子選舉所沾污?可怖的是,手握權力者為了掩飾心中虛怯,龐大的政治機器瞬即啟動,不惜以「法治」之名,踐踏「法治」,就為了「民間公投」四字。官方肆意扭曲法律,警察化身政治打手,四出圍捕無辜的人。原來在澳門,只要被盯上,只要被認為是犯了政治上的大不諱,毋須犯法也可以隨時被拘捕、被檢控。人治凌駕法治,一個白色恐怖的社會隨時走向極權。 民主有多可怕?絕對權力才是最可怕。 【藝文爛鬼樓】公園是我們的:這一次的公園專題,是基於一種危機和迫切性:近期的氹仔公園變加油站,以及政府不理民意,仍要在黑沙環公園建輕軌事件,公園,城中本就畸零的空間,很可能再次成為社會發展下的犧牲品。 【人物專訪】帶領「博彩最前線」的慓悍小將楊晚亭,面對不斷的抹黑、打擊、分化,如何自處?對付「無間道」他又有哪些過人的策略?今期我們將了解楊晚亭的「抗爭哲學」。 【歲月留情】品芳餅家低調地座落在十月初五街。看其底色粉紅的招牌,簡單的裝潢,實在很難想像餅家已經開業八十年。然而一份泛黃的1974年華僑報暗暗證明了餅家的年歲。 【旅遊專題】從同善堂前行數十米,便來到「上架行(音:航)會館」。金色的大字、灰色的青磚,抬頭一看,上層卻是黃色的外牆和綠色的窗框,有着五六十年代廣東騎樓風格,與下層的中式古廟外觀明顯有別。 X 每月一號出版 / 定價:MOP$5 / NT$ 45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網上重溫:https://aamacau.com/topics/press/ 訂購表格:https://aamacau.com/?p=3847

公園之殤

017 絕對權力 絕對腐化X公園之殤論盡紙本

文:論盡/我城規劃合作社

時間:2014年09月8日 12:12

從何時起,小城的公園不是成了奢侈品,就是變成犧牲品。樓下的公園、街角的休憩區、社區的公共空間必須讓位,讓位於任何理由,可以是輕軌,可以是夜市、油站、街市,甚至更義正辭嚴的住屋需求。為何黑沙環居民想保留區內惟一公園的願望會變得如此卑微,被一笑置之?想保留社區的一點綠、一個呼吸的空間,又有甚麼錯?

在澳門,公園也有貴賤之分。且看離島和中南區,新中央公園的簇新設計,歐華利前地公園的鬱鬱蔥蔥,好點綴城市的繁華;再看黑沙環、台山、祐漢、筷子基屋邨內的小公園,草木凋零,破破落落,除了老人和外傭與之相依,大部分人都只是匆匆而過。

原來,澳門的草木也有真假之分,小樹被連根拔起,只能棲身在盆栽中;大樹可以被無情砍掉,取而代之的是一枝枝無情的「鐵樹」(見圖,聖心中學前行人道) ;公園一角遠看煞是討喜,植物色彩漸變,賞心悅目,近看卻大驚──活生生的植物被塑膠盆景取代 (見圖,祐漢生果街一側),幾可亂真。難怪官員可以堂而皇之地開口說,公園建在天橋底下,甚至搬到地底下,也沒有兩樣。

cover2

公屋的一尺與豪宅的一尺

公屋與豪宅的建築容積率/地積比差不多,是不是代表兩者的居民生活質素也差不多呢?想想公屋的七百呎,可能住上祖孫三代至少五、六人,豪宅的七百呎可能住兩個人甚至長期空置。豪宅有會所,內含花園、健身室、游泳池、閱覽室;公屋住戶只能用公共的公園、圖書館、運動場、衛生中心。豪宅富戶可以開車出入、基層市民只能逼巴士。 因此同樣是一平方呎,公屋與豪宅所衍生的公共設施需求並不一樣,基層居民所需要的公共設施是更多而不是更少。越多基層居民的區,就越需要完善的公共設施配套,那是城市規劃所應當體現的公平正義。將公屋的一呎與豪宅的一呎畫上等號,是不公不義。

筷子基綠楊休憩區/洪伯伯:不只是我,很多人都有意見,這裡連公廁都無!反映好多次都無回覆,如果有,老人家就唔使咁奔波。

筷子基綠楊休憩區/洪伯伯:不只是我,很多人都有意見,這裡連公廁都無!反映好多次都無回覆,如果有,老人家就唔使咁奔波。

台山油站休憩區/周伯伯 :公園與油站太近,先不說危險,晚上車來車往好嘈。另外,這個公園什麼人都有,幾複雜!有自稱「黑社會」的人曾唬嚇我們。

台山油站休憩區/周伯伯 :公園與油站太近,先不說危險,晚上車來車往好嘈。另外,這個公園什麼人都有,幾複雜!有自稱「黑社會」的人曾唬嚇我們。

青洲社屋休憩區/古婆婆 :這裡經常有人高空擲物,剛剛就有人擲水樽下來!以前又試過有未吃完的飯盒、玻璃樽,什麼東西也有,嚴重危害安全,幸好未試過擲傷人。 另外衛生問題很惡劣,經常有人大小二便,晚上又有人飲酒,把環境弄髒,臭氣沖天,這裡又沒有公廁,要老人家走上走落,很不方便。這個休憩區連一棵樹也沒有。

青洲社屋休憩區/古婆婆 :這裡經常有人高空擲物,剛剛就有人擲水樽下來!以前又試過有未吃完的飯盒、玻璃樽,什麼東西也有,嚴重危害安全,幸好未試過擲傷人。 另外衛生問題很惡劣,經常有人大小二便,晚上又有人飲酒,把環境弄髒,臭氣沖天,這裡又沒有公廁,要老人家走上走落,很不方便。這個休憩區連一棵樹也沒有。

黑沙環師傅仔巴士站/婆婆:這裡好像不太好吧,其實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覺得未必會有人在巴士站旁邊使用這些休憩設施吧,又近路邊,比較多廢氣。

黑沙環師傅仔巴士站/婆婆:這裡好像不太好吧,其實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覺得未必會有人在巴士站旁邊使用這些休憩設施吧,又近路邊,比較多廢氣。

祐漢公園/梁伯伯:究竟有無搞錯?咁大既公園只有好少地方可以遮陰,公園樹木都唔多棵!落雨都無地方避,其實呢度根本唔似一個公園,各類設施都嚴重不足。

祐漢公園/梁伯伯:究竟有無搞錯?咁大既公園只有好少地方可以遮陰,公園樹木都唔多棵!落雨都無地方避,其實呢度根本唔似一個公園,各類設施都嚴重不足。

筷子基宏建休憩區/筷子基宏建休憩區就在巴士總站旁邊,就如休憩區與巴士廢氣同在,屋邨內的小公園,座椅本來不多,不少老人家每天都坐在馬路旁的閒聊,同時吸入大量巴士廢氣。

筷子基宏建休憩區/筷子基宏建休憩區就在巴士總站旁邊,就如休憩區與巴士廢氣同在,屋邨內的小公園,座椅本來不多,不少老人家每天都坐在馬路旁的閒聊,同時吸入大量巴士廢氣。

三角花園/三角花園緊貼兩個巴士站,每天都幾乎被汽車的廢氣所包圍,但此地亦是很多長者的「聚腳點」。(某醫生看到的話,會不會說︰「吸唔到新鮮空氣,吸下廢氣都好架」呢。) 伯伯:平時都還可以,可是一下雨就只有這個涼亭可以避雨,根本不夠。那些健身設施「東一忽、西一忽」,簡直不知所謂!

三角花園/三角花園緊貼兩個巴士站,每天都幾乎被汽車的廢氣所包圍,但此地亦是很多長者的「聚腳點」。(某醫生看到的話,會不會說︰「吸唔到新鮮空氣,吸下廢氣都好架」呢。) 伯伯:平時都還可以,可是一下雨就只有這個涼亭可以避雨,根本不夠。那些健身設施「東一忽、西一忽」,簡直不知所謂!

祐漢生果街休憩區/祐漢生果街休憩區滿佈「真心膠」爬藤。

祐漢生果街休憩區/祐漢生果街休憩區滿佈「真心膠」爬藤。

祐漢第四街/盧先生:這裡好是好,休憩區連一個公廁都沒有,很多老人家都很不方便,有需要時就要行到去三角花園才能上廁所。

祐漢第四街/盧先生:這裡好是好,休憩區連一個公廁都沒有,很多老人家都很不方便,有需要時就要行到去三角花園才能上廁所。

聖心中學旁鐵樹/古語有云︰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今日澳門卻有「民署斬樹,鐵柱補數」,聖心中學側門一邊的大樹已被砍光,只有一根根墨綠色的筆直鐵柱,上蓋佈有爬藤植物,這是優化方案?

聖心中學旁鐵樹/古語有云︰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今日澳門卻有「民署斬樹,鐵柱補數」,聖心中學側門一邊的大樹已被砍光,只有一根根墨綠色的筆直鐵柱,上蓋佈有爬藤植物,這是優化方案?

議事亭前地/中秋將至,議事亭一帶被民署精心佈置了一番,但細看卻發現原來都是膠藤,難道這叫「民署派膠慶中秋」?

議事亭前地/中秋將至,議事亭一帶被民署精心佈置了一番,但細看卻發現原來都是膠藤,難道這叫「民署派膠慶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