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1 澳門五一進化史每週專題
五月一日國際勞動節,世界各地的基層都以各種方式,批判社會不公正,並期望一個沒有剝削的新社會出現。 澳門作為一個相對富裕的後工業城市,五一蛻變成為各種社會訴求展現的場合。今年有團體打出「重塑空間.還我好生活」的主題,反映社會的什麼變化?連年遊行背後又有哪些深層次矛盾?

五‧一抗爭:十五個年頭,三個世代

2014-05-01 澳門五一進化史每週專題

文:吳國昌

時間:2014年05月1日 1:01

記得公元二千年五月一日,澳門三角公園聚集了一群以三行工人為主的長期失業者,群情激憤,要立即上街遊行。由於這次自發性行動並未有按照集會法事先知會市政當局,一旦實行,立即有警民衝突的危險。筆者只好勸導有關人士押後行動,一切以合法的形式進行。因此,遊行延至五月七日舉行。五月七日遊行之後,各工友群體又分別,組織了多次遊行,其中一部份參與者陸續在強大的左派工會外成立一個又一個工人團體。自此之後,澳門特區每年「五一」例必有不同工人團體發動的抗爭性遊行,當中發生過暫佔馬路,警方出水炮,甚至警察開鎗等事件。

另一方面,公元二零一開年開始,澳門特區冒起了以青年為主力的持續抗爭運動。當年個別青年人希望參與「五一」遊行,筆者鼓勵青年人嘗試依集會示威法自行經響隊伍,一方面可以聲援工友促政府回應民生訴求,另一方面可自行維持秩序,創造一個較安全和較突出青年人意見的空間。結果,當年工友隊伍與警方衝突收場,青年隊伍「和理非」完成了首次公開表達。之後,接著幾年來,醫生、教師、社工等專業群體都曾先後借助青年人組織的遊行所提供的比較安全和開放的抗爭空間來表達專業訴求,分別取得一定成果。

近期社運行動的新現象是作為龍頭產業的博彩業員一再上街抗議,這現象標誌著勞工階級抗爭行動已由邊緣產業蔓延至核心產業,同時也體現新舊世代合作抗爭的嘗試。

459543_10151606932753706_315872757_o 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