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錢樹

006 秋後算帳 ── 小城敗選的檢討 戲游花間 藝文爛鬼樓

文:何老篤(文) 張嬰(插畫)

時間:2013年09月18日 2:02

M村不大,只有三十戶,村長的父親也曾當過村長,很受人尊敬。生活的村民都無憂無慮,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相安無事。

這個村子的人,比其他村都快樂。因為他們村的中心,有一棵樹,現在想來,應該是史前的樹,葉子長到一個程度,心形的葉子就會慢慢的變成長方形,葉上的紋脈會慢慢消失,表面會變成光滑,綠色慢慢變成圖案,每逢秋天,葉子便會落下,會變成鈔票。對,是鈔票,是真的鈔票,是可以在這個國家流通的鈔票!

開始時沒有很多人知道,因為樹並不大,不多,每年落葉也就不到一百張。這條村只有一個義務的園丁,每到秋季就把落葉撿起,交到村會計那裏,村長命令會計把鈔票存起來,村裏的災荒疫病好有個支用。附近村子的村民,甚至乎那些不同口音、不同語言的人,都想來看看這一棵樹,在樹前拍照留念,因為就他們所知,全世界就只有這裡長了一棵落葉是鈔票的樹。

鎮裡面有些人,並不看得起這個村子的人。因為鎮裏的人很忙,鎮上的東西很貴,大家都忙著賺錢生活。

有一天,一場突如其來的風雨,改變了這條村的命運。

就是這場風雨,這棵樹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枝葉開始越發茂盛。這幾年間,在這種不尋常的風雨滋潤下,本來一米多高的樹,長到二十幾米高,葉子越發茂盛,像一個羅蓋一樣,蓋住了全村三十幾戶房子。

剛開始長的時候,村民還頗高興的,因為枝葉遮擋了陽光,村民們不怕雨淋日晒。但是,當樹越長越大,村裏面可以享受陽光的地方越來越少,到最後,全村都照不到陽光,村民的日常生活也接觸不到陽光了。

沒有陽光不一定是壞事,因為村民們已經沒有時間去享受陽光。

樹枝多了,樹葉就會多,落葉就更多,而這棵樹落下來的,是錢!

落葉掉在泥土裏,沒有及時撿起來的話,會腐在泥土中,被泥土再吸收。只有一個老頭撿落葉並不足以收集所有掉下來的落葉,所以,村長下令,全村的男女老少,能動的,都必須要去撿葉子。

一戶,二戶,三戶……最多二十戶人家,全家總動員的去撿葉子,剩下的十戶,則必須去做其他工作,例如砍柴、耕種、送牛奶,來維持村子的基本生活供應。這已經是全村最大程度的勞動力使用了,村長樂不可支,會計則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忙著數錢。

落葉太多,二十戶人家,根本無法撿起所有的落葉。現在,每天超時工作的情況下,只能撿起總數的三分之一。

一個雜貨店的老闆跟村長說︰「村長,葉子太多,我們無理由不撿,不如,我們在鄰村僱人來撿。」

村長靈機一動,集合全村公眾,說︰「各位村民,我們的大樹,這幾年長得很大,落葉很多,大家都忙著撿葉子,辛苦大家了……」

村民們都覺得,為了村子的生活環境,盡了自己一分力,對自己的貢獻很滿意。

村長繼續說︰「……但是落葉太多,咳,就是錢太多了啦,我們沒有足夠人手去撿起所有的落葉,還有一半以上的落葉腐爛在地裡,引起惡臭,雨水下來,還會滋生蚊蟲,很容易引起登革熱病,兒童很容易得經蚊蟲傳播的日本腦炎… …為了大家的健康著想,我決定,向鄰村招聘人員撿落葉。」

村民們都不想得登革熱病和日本腦炎,都同意了村長的想法。

本來只有三十戶的村子,村長要多蓋十間房子,用來給鄰村來的僱工。

這四十戶的人,每天都不停的撿葉子,沒有時間休息,沒有時間旅行,沒有時間和家人共進晚餐。葉子撿起來,交給會計和村長,他們就好像法國很有名的小王子到過的其中一個星球的那個企業家一樣,每天數著有多少落葉。

大樹的種子有幾顆飄了去鄰村,鄰村也開始可以種出這種樹了。村長看到本村的情況,引入新的機械去收落葉,那個機械是連著車上,必須要由該村村民發動,才可使用。

這個小村的人,根本沒時間研究什麼機械,因為現場葉子實在太多,村長一再催促,所有的工作人員只能撿起全部落葉的一半。

這棵樹的枝葉太茂密了,長到四十多米高。落葉現在有超過一半都來不及撿起來,和雨、泥土混在一起,腐爛在地裏,蚊蟲滋生,空氣很差,可是,沒有一個人得登革熱和日本腦炎,因為村長怕他們得這些病,沒有人再撿葉子,早就在井水裡,偷偷加放了疫苗。長期來說,村民或許會健康受損,但從來沒人得過那些傳染病。

現在樹長得太大了,全村的人,已經超過三年,沒有晒到太陽了。他們分不清早上和晚上,因為沒有陽光,全村超過百分之八十的人,沒有吸收到足夠的維他命D,亦即是抗佝僂維生素,缺乏維他命D。骨頭會變得好軟。這幾年,衛生局已不宣傳維他命D的重要性。

現在,雜貨店老闆推出了一個新的服務,就是在鎮上買了一個太陽燈回來,每次照十分鐘,就可以吸收足夠的紫外光,讓身體生成足夠的維他命D。村民們都很高興,即使須付上高昂的費用,也大排長龍去使用那個太陽燈。

雜貨店老闆賺了很多錢,吩咐他的兒子,跟著村長及會計的兒子一起,去鄰村學習駕駛和組裝收葉子機器的技術。村長雖然不停鼓勵村民們學習收葉子車的技術,但村民們沒有時間去學習,因為連尋找陽光的時間都沒有。

鄰村的僱工有的因為需要陽光,回自己的家了。村民們的腰開始挺不起來,因為長時間接觸不到陽光,他們開始變得面容枯槁,皮黃骨瘦,顴骨突出,眼窩發黑。小孩在家裏看到父母回家,總是垂頭喪氣,腰總是挺不起來,身體健康越來越不行。他們知道這是沒有照到陽光的緣故,村長決定,命令會計補貼每名村民到雜貨店照陽光燈的費用,村民們很高興,都帶著那些近年出生、從沒有照過太陽、嚴重缺乏維他命D的小孩到雜貨店裡排隊。最後還要預約,預約籌號甚至要排半年之久,如果到期日不來,那麼這半年村長補貼照陽光燈的機會就會被取消。正因如此,成鬙壎祥搘b夜一點,把明天還要上課的小孩弄醒,到雜貨店照陽光燈,因為他們不想錯過半年前的預約時間。

村裏有一個老頭,看著這棵怪樹從樹苗長到如此強壯。本來很高興,但現在搖頭嘆息,或許,他已經沒有體力和其他村民一樣,去彎腰撿葉子。他很想念以前陽光在樹椏縫隙中穿過,灑在村裏每一戶門前、照到每個窗台的日子。老頭向每一個照完太陽燈的小孩憶述以前的情景,還給他們照片看。

那些小孩看完,都說︰「啊,好美啊!這真的是這條村的風景嗎?真是太不可思議!這條村可以回復像以前一樣,讓陽光透進來嗎?」老頭說︰「這棵樹太大了,除非,除非枝葉砍掉一半,我太老了,怎麼可能啊。」

「樹要砍掉一半!」這個念頭埋藏在某些希望還想讓陽光照進村子的小孩心中,他們在書中看到別的村子裏,人們在陽光下嬉戲,都羨慕不已。他們成了中學生,有一天去找村長說︰「樹現在比以前更大了,現在密不透風,能否砍一點下來,好讓陽光透進來?」村長不同意,說︰「你說需要陽光,可以,給錢雜貨店老闆,多買兩台陽光燈機。那麼村民就不用輪候三年才照到太陽了,你們的提議我聽到了,現在就去辦。」

中學生們說︰「我們是需要真的陽光。」

村長說︰「真陽光和陽光燈機一樣,都可以令你們有足夠的維他命D。」

中學生們說︰「我們不是要躺在一個機器裡,像煎豬扒一樣照陽光。我們希望在自己的家門前,可以在陽光下舒展、放風箏、奔跑,我們自由自在地在陽光下閱讀、唱歌和做戲劇表演。」

村長說︰「啊,原來你們那麼需要陽光,好,我再增購二十台陽光燈機。你們表演不好看,我到外星球來邀請表演團體來表演給你們看。我最欣賞某個星球裡那數星星的國王,法國的小王子也看過,他可是在世界數星星界的佼佼者,我可以請他來表演給你們看。」

中學生們一再堅持,村長一直自說自話。

那些中學生當中,有的父母親因長期缺乏陽光,變得癡癡呆呆,有的變得不會講話。那個小時候享受過陽光的老頭已經去世,他是這條村最後一個享受過真正陽光的人。陽光照到村子,已經成為一個傳說。

M村,再也沒有人照過陽光了。

這幫中學生商議︰

「不如偷偷的將樹技砍下來?」

「可是如果沒有落葉,我們村就沒有錢了!」

「老頭說他小時候每年的落葉只有一百片,我覺得如果這棵樹落葉一千片或一萬片,也應該足夠了。現在每個月落幾百億片,用來幹什麼?」

「如果有了陽光,雜貨店的陽光燈生意就完蛋了,我覺得雜貨店老闆一定不會讓我們去砍樹枝。」

「那他不做這種生意就好,以前賣米賣文具,不是也過得挺好的嗎?」

「對呀,他兒子和我爸爸是同一隊足球隊,常常到鄰村比賽。現在他每天僱人開他那架掃葉車,自己又不停的照陽光燈。肥得不得了,聽說現在已經不能彎腰,連自己穿襪子都有困難。」

決定了,他們半夜就拿著大鋸,爬到樹上… …

可惜樹太大,真的太大,中學生們爬上樹,用力鋸,用力鋸,都只鋸了幾條樹枝下來。一直到了太陽出來,大樹還是個羅蓋一樣,完全覆蓋整條村,即使中學生們鋸了不少枝葉,陽光還是沒辦法透一丁點進來。

他們偷偷鋸樹,大夜班的工人沒有發現,因為到了零晨五點,掃葉工人們都頭昏腦脹,彎著腰,低著頭掃樹葉,都很想快點到七點,等到早上同事來接班,就可以回家休息了,所以沒有人看到中學生們鋸樹。到了七點,早班工人到來,看到中學生們的不法行為,都大喊︰「停手,你們在幹什麼!」

中學生們回答說︰「我們想照到真正的陽光!」

工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罵他們︰

「臭小子,沒有枯葉,我們吃什麼?」

「你們想照陽光,我可不想,我去照燈就可以了,又方便,又安全!你們太壞了。」

「你做這種事時,有沒有問問村裡其他人的意見?!有沒有問村長?!你只顧自己,就不用理其他人的感受嗎?」

「你們是哪一個學校的?甚麼,臭小子,竟然和我同一個學校!我寫信讓校長開除你。」

「我不認為大家有什麼問題,村長和雜貨店都非常關照村民,都給我們安排定時免費照太陽燈,大家都很健康啊!」

最後,有工人叫村長來了,雜貨店老闆和會計跟在後頭。

村長問︰「陽光真的那麼重要嗎?」

中學生們你一言我一語,一個說︰「大家都說很好,長輩們說在陽光之下遊戲,在清風之中歌舞,是一件很好的事,我們想讓村子裡,有點陽光。」

「我不是讓會計出了公款,叫雜貨店老闆買陽光燈機嗎?你們可以照完燈,吸收足夠陽光,然後再玩遊戲啊!而且,吹風會很容易感冒,現在這樣很好啊。」

「可是並不能在陽光之下,迎著清風,和大家一起蹦跳唱遊啊!」

「這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你們可以享受我安排的陽光,然後再蹦跳唱遊,至於清風,我看不必了,多吹無益。」

中學生們啞口無言。村長又繼續說道︰

「你們認為有陽光好嗎?你知道在別村,多少人因為曝曬而死嗎?」

中學生們呆了,還真的沒有想過有人真被陽光晒死。又是幾秒中的七嘴八舌。另一個人說︰「不過,我知道現在本村的人,即使可以免費照陽光燈機,也要排上半年,而且,照了大家的腰還是挺不起來的,為什麼?」

又有人說︰「那上一輩人充份享受陽光,又不見他們曬死?」

村長一時語塞,旁邊的雜貨店老闆發話了︰「依我看,你們有你們的見解,可是這棵大樹是屬於本村的,村長也只是管理人。而且,現場也不是只有我們幾個,還有來工作的村民,不如問問大家的意見。」村長點頭稱是。

這時村民們都忍了很久了,有十幾個人弓著腰圍過來,指著那班中學生罵個不停︰

– 「叛徒,你覺得錢太多了嗎?你們沒有窮過,想當年我在……」

– 「其實,村長,他們就那麼幾個人,可不可以發給他們一人一台陽光燈機,讓他們照個夠?然後再給他們一個24小時不關燈的球場,讓他們打球,精力發泄完就得了。讓他們回家,別讓他們鬧了。」

– 「想曬就到沙漠去,別給他們水,讓他們曬個夠!」

– 「我們都過得很好,幹嘛破壞本村的安定繁榮,我跟你們父母熟,也疼愛你們。但你有沒有顧及過我們的感受!」

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語,矛頭直指這批中學生。這時,村長的兒子和雜貨店老闆的兒子,各指揮著三輛掃葉車,挺著肚子走過來。村長的兒子說︰「你們這種小鬼,作這種出賣行為,應該罰你們每天來掃落葉……」

「你幹嘛不掃?!」其中一個中學生忍不住村長兒子趾高氣昂的嘴臉。

「我現在比掃樹葉更偉大,沒有我指揮掃葉車,錢就爛在泥土裏了。指揮掃葉車要經過高度訓練,你會嗎?」村長的兒子說。

中學生們啞口無言,他們確實不會像村長兒子一樣點撥旗號,指揮掃葉車,這一套技巧要去鄰鎮學習,沒有村長的推薦,沒有旅費供應,一般學生只靠家長去撿樹葉的薪水是不能負擔的。

村民們都安靜了,很明顯,形勢在村長這一邊,慢慢的大家的眼光都聚在村長身上。村長感覺到了,呼吸調節得越來越深,所有村民的目光加速聚到村長身上。他終於講話了。

「當初,是你們讓我做村長的,承蒙各位選了我,我才有機會服務大家。使我們過上豐衣足食的生活,自大樹突變那一刻起,我們就沒有餓過肚子,我們要感激上蒼,我們要學會感恩。我所做的,也不是為了自己,是為我們全村的未來,我們的子孫後代要用錢,為了將來。我們要好好打算,多儲錢,這是古老的智慧,對吧。」

大家點頭稱是,都覺得村長是有智慧的人,非常信服。

村長接著說︰「現在出了這幾個叛徒,是我們樂見的嗎?他們竟然想破壞我們村唯一的資產,他們要將這棵我們獨有的大樹破壞!」

毫無疑問,大家怒火中燒。村長講的話大有道理,臭小子們竟然想破壞全村的福祉,消滅我們全村的基業。村民們的怒火都投射到中學生身上,就像中學生洗劫過他們,眾人把中學生五花大綁,扔在地上。

村長說︰「我們要怎樣處理他們?要監禁他們?將他們流放到別村?還是…」

村長深深吸了一口氣︰「處死!?」

所有村民,異口同聲的嚷著︰

「處死!」

「處死!」

「處死!」

堅定的語氣引導了全場的氣氛,處死這班中學生,成為理所當然的判決。

村長看自己已經控制好場面,又說︰「他們是我們村的子弟,我們也應該照顧他們,處死他們太易,可是鄰村又是怎麼看。既然抓到他們,也就算了吧…我現在宣判,不處死他們了,我們的人力實在太過短缺,這樣吧,罰他們縮短休息時間,每天只能睡五小時,其餘時間,除了上學就要來撿葉子!」這只是一套說詞,這幾個中學生死了實在太可惜,他們還有手有腳,不眠不休去撿葉子當然更好!

判決成立,中學生因為砍伐了搖錢樹,必須為村子掃至少二十年的樹葉,作為對破壞大樹的補償。他們就這樣一直掃,一直掃,直到腰彎得不能再低為止。

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