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創作。

揮手

半島裡外藝文爛鬼樓

文:何老篤

時間:2013年08月6日 15:15

小學時,每天都要經過一條斜路,有階梯的,長大後才知道叫瘋堂斜卷。

上學是下階梯,然後經過婆仔屋,過一個馬路口,沒多遠就是望德聖母堂,進去便是學校。

下課是出了聖堂,往右轉,然後過了馬路口,經過婆仔屋即刻上階梯。

從幼兒班起,媽媽便牽著我走這一條路。覺得那一條階梯很長,婆仔屋的鐵閘很高大,階梯的樹掉了幾次樹葉後,媽媽的手不能包住我的手了,我的手在媽媽指縫中露中的面積越來越多。

在夏天,過了婆仔屋的樹蔭,總是奔跑回學校,因為很熱。放學時,遠遠看到樹蔭,也會視之為綠州,回家旅途的中轉站。

三年級,我八歲,妹妹六歲。

十月的一天,媽媽牽著我,我牽著妹妹,三人一起上學,快要走下石階時,媽媽說,我不牽你回學校了,你好好牽著妹妹,二個人一起上學。

我沒有安全感,不依,妹妺被我牽著,流著鼻涕看著我。

媽媽說,這樣吧,我在這裡站著你們上學,你們走到石階的平臺時,轉過來向我揮手,然後走到婆仔屋,轉過來向我揮手,過了馬路,轉過來向我揮手,到了青少年中心(現在的大瘋堂),轉過來向我揮手,我每次都會向你們揮手,都會看著你們,那你們就不用怕了。

我說好。

到了平臺,轉過身,我向媽媽揮手,妹妹也揮手,媽媽也揮手。

到了婆仔屋們口,轉過身,我向媽媽揮手,妹妹也揮手,媽媽也揮手。

過了馬路,轉過身,很難看到媽媽,媽媽被樹枝和樹葉擋住了,看不見。我怕媽媽已經回家,然後牽著妹妹,走回婆仔屋門口,看看媽媽在不在。

媽媽還在,我和妹妹用力揮手,媽媽也揮手,叫我們上學。

第二天,平臺,婆仔屋門口,依舊向媽媽揮手,過了馬路,媽媽也是被樹擋住,可是我們也向著樹揮手,我知道媽媽也一定會向著在樹另一邊的我們揮手。

每天這樣過去,樹的葉子一天比一天少,本來只能在樹葉的細縫中看到媽媽向我們揮手,然後越來越看到媽媽,突然有一天,發現整棵樹都沒有了葉子了,只有樹枝,很清楚的在樹杈縫中看到整個媽媽,她真的有向我們揮手,我們感覺沒有錯。

從這一天起,我知道媽媽每天都會看著我們上學。

然後,有一天,媽媽迫我穿毛衣,我說很熱,媽媽說妹妹很乖已經穿上,我說很熱, 不穿,然後爭脫了媽媽,往階梯走下去。

因為不用穿毛衣,整個人很輕鬆,牽著妹妹過了馬路,妹妹突然掙脫了我的手,原來妹妹堅持向著樹揮手,我正享受著一陣陣送來的清風。

現在我知道,媽媽一定會向我們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