哺熊記

2013-04-05 難為了媽媽 ﹣「無乳」城市 每週專題

文:熊也家


時間:2013年04月5日 8:08

在家欣賞電影《賽德克•巴萊》,黑熊在地上撸他的玩具車。

片中,賽德克族女性,為了讓族裡的戰士勇敢向戰,決定集體自殺。十三歲的男孩巴萬那威知道母親的決心,大哭起來。孩子們問:「祖母、媽媽,你不要我了嗎!」母親對對巴萬說:「你現在已經是男人了,去吧,去戰鬥吧!為你的獵場,用力戰鬥!」

小黑熊站了起來,走向我的乳部:「媽媽(的)奶奶(已經)沒有了」這句話教我情何以堪,想我貧瘠的雙乳,牠們一定非常瞭解巴萬那威母親的心情吧……

母乳航海日誌行到第730日,終於也到了小獸自然離乳的時候。我原以為自己連最低要求6個月都達不到,未料進行了2年。

和澳門大多數的媽媽一樣,在懷孕期間我也擔心寶寶「搶」不到奶粉。但始終明白,一定有甚麼辦法是可以解決寶寶喝奶問題的。後來,我哺乳綱靈長類人科人屬的身體告訴了我──我是人,我哺乳。

從山頂出院的時候,我只帶了護士說的「三心」(耐心、恆心、信心)回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跟著身體的節奏。

儘管身心都準備好了,但還是遇到許多困難。我城澳門,無論在醫療、職場或是城市空間的設計上,對於母乳哺育都不太友善。

一路跟著寶寶需要的身體,會自動去調節作息和母乳量,但身體也有不聽話的時候,總會遇上脹奶塞奶乳腺炎腹瀉感冒發燒等各種不同的難關。

在台灣旅行期間,曾經因為腸胃炎求醫,醫生為我開了不影響哺乳的藥品,但心中實在放心不下,藥劑師甚至還現場翻開藥典解釋,為我一一釋疑。在澳門,母乳親善醫院的資訊仍少得讓我渴望,多次發燒或乳腺發炎,前往急診,詢問醫生有無適合全母乳餵養的藥物,醫師只讓我在用藥期間擠掉乳汁,並建議補充奶粉,再有疑問,醫師卻表明「我就只會開這幾種藥,你懷疑可以不服用」,傲慢態度讓人受挫(明明是母乳推廣醫院,怎麼會遇到醫者如此)。也碰過提供錯誤公衛資訊的醫護人員,如鬼打牆般不停說「六個月後的母奶沒營養了趕快停掉吧」、「還沒長牙就是因為全母奶哺育讓寶寶缺鈣」、「奶粉比較營養啦」等。

澳門是個很小的城市,推行母乳衛教知識應是相對容易的呀,但如果連遇到好醫生都得碰運氣,整個社會氣氛都不鼓勵母乳哺育,更遑論職場或家庭的尊重。

產假咻咻就放完了,但身體卻還在待戰,唯有調好集乳作息。上班時間,總得抓緊片刻小息集乳,整天處於緊張且充滿壓力的情緒中。問我在哪裡集乳呀,就在自己的辦公座位上啊!披一大布,按下集乳器,「哺啾哺啾」工廠就開始了。其實我也想尋找隱密、不讓人害羞的空間呀,但是工作場合並未設「集乳/育嬰室」,我只好躲在自己的小座位了。

剛開始同事們的確會好奇地詢問一番,幸好,大家都很體諒,我的「哺啾哺啾」小工廠,也引發接下來幾位產婦的母乳風潮(有一個不害羞的媽媽,後來的媽媽就一起勇敢了),有姊妹們互相鼓勵,咬牙都能走過來了。

哺乳室是為因應人奶哺育觀念不成熟、有公眾場合餵養禁忌的地區所設置,在澳門少見育嬰室,讓我有些喜出望外,但實際上於公眾場合哺乳所招致的異樣眼光卻沒少過。

在公共空間哺乳,我是絲毫不害羞的,因為我是一個母親,給予孩子生存的需要乃是天經地義,但為顧及保守路人的觀感,我會攜帶哺乳遮巾,甚至使用哺乳用的親子揹巾,讓寶寶可以在不被打擾的情況下飲奶,育嬰室也是選擇之一,但總有遍尋不著育嬰室之時,被公園或是商場服務人員建議前往廁所哺乳。廁所,人稱多力特,又名洗手間,乃是提供哺乳綱靈長類人科人屬的動物排泄之處,非飲食之所在,試問有誰會特地到廁所食咖哩豬排飯呢?在台灣或是日本旅行,使用過星級的哺乳室,闖過悶熱地獄般的哺乳室,也誤入過被放在廁所邊的騷味哺乳間。我的嬰兒需要的不只是哺乳空間,而是一個能善待孩子生存、成長,並能夠尊重哺乳養育親子關係的育兒空間呀!

母乳哺育曾讓我煩憂,如今走來內心更多是感謝,如果沒有這美好的哺乳時光,我便難以抓取親子交流的親密片段。我不是母乳霸權主義者,只是希望黑熊能夠在更安全的乳品環境中成長,而這個環境首先提供者,就是媽媽,故選擇了母乳哺育這條路。

我是偌大自然小小的一部分,我是人,我哺乳,如此而已。

Exif_JPEG_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