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賭場冇鬼論盡紙本
黑名單 / 地下錢莊 / 賭檯底 / 國安 / 大耳窿 / 監視 / 貪官 / 沓碼 / 賭餉 / watch list / 可疑交易 / 情報 / phone不停 / 黑錢白錢 / 富二代 / 洗錢天堂 / 肅貪倡廉 / 大豪客

馮志強真心話

#002 賭場冇鬼論盡紙本

文:論盡

時間:2013年06月5日 23:23

「大砲」開火,非同小可!

佢肯定唔係最多野講,亦從未做過票王,但如果問時下後生仔認得幾多個立法會議員?馮志強肯定榜上有名。

馮志強,澳門立法會間選(商界)議員,一九九六年循直選晉身立法會。因金句奇多,人稱「馮大砲」,又有人暱稱「馮強」。無論你對佢係愛或恨,都得承認佢既金句認真「嗒落有味」,有時充滿民間智慧,係立法會最「吸睛」既議員。

對記者黎講,直問敏感問題,好多人左閃右避,走都走唔切!但馮志強就會乖乖企定俾你問個夠,唔怕得罪人,有果句講個句。

問「馮強」邊度得黎咁多金句?《論語》、四書五經出口成文,以為係讀卜卜齋所賜,點知佢竟然話係九十年代澳門槍林彈雨個陣,知道自己係綁架名單上面,為安全計就匿埋讀書!服未?!

Screen shot 2013-06-05 at 11.12.04 am

真心篇

論盡:可否用一句說話回顧你十七年來的議會生涯?

馮志強︰俗一點說,無愧於心!但這個太俗,人人都用。我想說「真性情,無悔當初」吧!因為「真性情」,並不是單方面追求利益、名聲這麼簡單。

論︰但在議事大廳裡,很多人未必會講真心說話,有時講多錯多,點解你又咁「真心」?

馮︰我十八歲就放下書包,在社會上打滾,到現在已經四十多年。什麼都見過,因此我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跟一些富家子弟不一樣。因為我了解低下階層的需求,根本就很簡單,衣食足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論︰但你不怕被人鬧嗎?

馮︰當然,第一,我不需要依賴任何事情。我從小都非常獨立,因為我出身早,看的東西太多,也對社會的了解比較透徹。同時最重要是經濟獨立,不會被人左右,所以我覺得不對,就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出自己的看法。在議會裡,接觸到不同的人物,人的性格就千奇百怪,有很多人喜歡在台前「做SHOW」,有些人喜歡在幕後指指點點,我也屬於後者,對吧?我喜歡「就手看旁人」般的裝兇作勢,有空就說兩句,哈哈。

論:有時會否講得太激?有無試過後悔?

馮︰我沒什麼問題的。最重要是言之有理,言之有物嘛!別人聽得懂就行了,所以我引用很多諺語、俚語、歇後語,甚至俗語,這些只不過是生動一點的形式,容易吸引眼球,市民也喜歡這些平常人說的話,沒問題的。

論︰你的「廢柴論」、「商人論」、「民主論」等等,短片在網上真的有好大迴響……

馮︰這就是「真性情」,真的!通常我都不看稿,按燈就說。人性本身就是捨易取難,你要年輕人讀完書做什麼?當然是派幾張牌最容易,對吧?福利好,又身光頸靚,誰不去做?要搞其他產業唔係咁簡單,文化產業?談何容易?所以澳門街要發展產業,真的要請國際級的專家來為這隻小麻雀剖腹,這隻小麻雀五臟俱全,但怎樣剖腹呢?要找好方向,其實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是有很多內容的……

古人說︰「天下有道,庶人不議」,如果政府做得好,做得對的,沒有人會出來論政的。現在澳門有幾千個社團,那些領導人人都要表現一下,人人都要出來對政治有興趣,大家都出來說兩句,學生有學生說,生意佬有生意佬講,工人有工人講,社團有代表社團講,那當然會莫衷一是,對吧?政府又不出聲,現在政府好似隻鵪鶉咁!官員不會理直氣壯,據理力爭,完全成隻鵪鶉一樣。

論︰也就是說政府議而不決?

馮︰不是議而不決。你看香港那些主要官員說話,哪像澳門。你看香港那個保安阿頭說話幾硬淨!對吧?你看澳門那個保安阿頭講話,根本係問非所答。

冷眼看官場篇

論︰做議員最辛苦是施政報告後的「五司辯論」,五個司長輪流上來被質詢,但是對著他們這樣表現,你們還有什麼辦法呢?

馮︰你明知道自己上去打擂台,要有防備先得㗎!但你只得一招,當然死梗!現在施政辯論就係同廿幾個議員打擂台嘛!你寫出來的東西好似唸書咁,熊貓生不生仔都拿出來講?這根本不是施政方針啊!哈哈哈!所以很容易就被別人搵到位取笑你。

論︰會覺得很沒意思嗎?十幾年都好似沒有什麼成效?

馮︰坦白講,澳門的司長不是「張張刀都得」。一個司長管八個局級,八個大部門都同民生有關,他哪能懂那麼多事呢?廳長個個都係「唔足秤」,你看以前那個房屋局局長是怎樣說話?越說越亂。現在澳門只有兩個局長最合格:一個黃少澤(司警局局長),一個黎英杰(身份證明局局長)。他們第一次上來,我已經讚,人地說話有道理、有邏輯、有層次嘛!

論︰那你認為下屆政府換司長,他們有無機會呢?

馮︰作為最高領導人,就要以才取人,不是親疏有別,近親繁殖,哈哈……但是我不評論這些,我也沒有這種資格,也不是我的作風,說來做什麼?

論︰回歸以來,官員的表現都不是太好,甚至是越來越差,你認為問題在哪?

馮︰主要官員的主動性和水平,真的有點不足。一個主要官員應該在他主理的範疇裡有前瞻性的思考。現在卻停留在一個很穩定的狀態,因為有錢,沒有後顧之憂。

論:那是時候換一換人?

馮:我想他們像我一樣,做了這麼久,都意興闌珊、江郎才盡了吧?

論:那立法會又怎樣?坊間有人說立法會是「垃圾會」,根本做不了什麼事。

馮:如果說要跟香港比較,說澳門立法會做不到事,認受性下降,這一點我不同意。相反,我們看到一些政策,議員質詢、責問、甚至毫不客氣提出自己的想法……

論︰只係你比較激,除了幾個民主派、直選議員之外,其他的聲音都比較弱。

馮︰「個仔係老豆生出黎既,個仔又點會批評老竇?」商人事不關己,間選議員全部都係生意佬。他們只會講,講完政府做不做就不關他們事了,對吧?有問題,他們會提出意見,政府不接納,他們又不會喊天喊地。你亦不用擔心生意佬會死,對吧?你擔心工人沒工作好過!港澳最好,資金隨便進出都無管制,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坊間所謂的「垃圾會」係出自議員自己把口,你都話自己係垃圾,「人必自侮而侮之」。

論︰立法會對政府一些有問題的政策好少起到左右作用,這是體制問題、議員問題、還是官員問題?

馮︰好多民生問題,例如交通問題,我記得何厚鏵做特首那時,已經提出要限制新車落地,發展公交……所以任何事情都要當斷還斷,政府要有魄力。巴士的問題,邊有咁笨既政府?「嗰口舊雲」!對吧!空車都可以同政府收錢,我管你咩垃圾車都上街行,「肺癆車」都照樣行,一個人坐巴士遊車河又得,空車又得,係咪好浪費?澳門人係咪真係有錢得咁交關?

仲有澳門邊條馬路唔係挖十幾次?水電又係,各有各做,這些政府部門可以好好統籌。規劃既事,唔係有人批評你至去做,是要先評估過,諗過至做,一個政府點能夠這樣?對吧!這樣太浪費了。當然,啲錢都唔係自己既,又點會肉緊?你永遠唔會見到政府公營機構賺錢,聞所未聞!國內很多國企都係一塌糊塗,點解呢?因為都唔係自己野,我只係做幾年啫,能花錢不花嗎?有權不用嗎?不關照一下左右鄰里嗎?這些是必然的嘛!

論︰那你都無法出聲,政府怎用錢都不用立法會通過。

馮︰對啊!像你所說的,體制問題!像香港那樣,「洗個仙都要你批」,我可以問你為什麼要這樣花?還有沒有其他方法?但是澳門沒有這樣的制度,你還能怎麼控制他花錢的方式呢?

論︰你是否贊成立法會要收緊財政監督權?

馮︰如果用錢方面,多個部門監督,當然是好事。但是,現在已經形成了一種盤根錯節的風氣。如果你現在要改,很多社團馬上倒閉。全世界都無,係澳門咁畸形架咋!社團可以出公款,有退休制度,你聽過未?如果要加強監管,我想澳門馬上要翻轉。社團沒錢用還不收工啊?收工仲唔嘈?要上街嗎?你知道很多社團巧立名目拿撥款的嗎?澳門只有司法,行政,立法三個部門屬於政府制度,這些可以合法使用公帑,其他的呢?

論︰但大社團你也有份(做領導層)。

馮︰我認為不合理!我已不是第一次說,只不過欲言又止,怕整到人喊救命 (又大笑)。

論︰所以現在澳門除了社團政治,還有「社團經濟」?

馮︰直選一人一票,起碼要有七千票才有一個席位。除了鄉族那些票可以固定些,有些大社團日日在辦生日會,哈!佢老豆生日,佢都未同佢擺生日會啦!日日擺,月月擺。難道這些不是賄選嗎?政府給錢他們鼓勵他們嘛!

論︰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嗎?

馮︰社會這麼多糾紛,就是人人都不講道理!為什麼不講道理?就是因為我們的政府都不講道理!正義是政府服務功能的一部分,如果政府都不管,政府都不講公平,公正,公義的話,市民就不管你了。為什麼國內的公民膽敢圍堵公安局、圍堵政府機關?就是政府不講理!人民合而群之就反你,你能怎麼樣?開槍把他們全打死嗎?還有國際輿論在的,你以為國家還可以封閉嗎?所以輿論是有監督作用,人最怕把醜事曝光……

派錢篇

論︰你又鬧政府年年派錢,但人人都知一放就亂,一收就死?

馮︰「現金分享」只是治標,這些對平息民怨、取民心,確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手段。但是,這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不論貧富都派錢,長遠來說,問題就大了。年年派,越派越多,有一天不派,或者派少一點,市民必然會罵。這就是不可取的做法,不但不可取,而且後遺症很大。

這些錢應該要派到有需要的人身上,沒人會出聲的。就算現時經屋我都認為要起,但要起好啲,唔係只得三百多呎果種。你要有長遠計劃解決居住問題,你反正都要起,點解唔起好啲?起到好似豬籠咁、一格一格,點俾人住?!這些就是一種浪費。你看看新加坡和香港的經屋都很漂亮,好似一個小區咁,不似澳門起到密質質。你睇下石排灣個啲經屋,點住得人架?一到夏天,住低層個啲,攞命架!從某一個角度來說,這是一個懶惰的政府,一個不作為的政府。

論︰如果係你點收科?

馮︰先減一半。有錢有物業那些人不要派,坐名車那些也不要派。打工仔可以派,跟住通漲派。你申請就派給你,你夠膽寫入嚟就俾你!呢種係一種手段。我收左你錢唔通仲鬧你咩?依家變成一種制度,你長期照顧佢,一天你唔再照顧佢,佢實將你給殺咗!你先派給那些低下階層,弱勢社群,其他有錢的人不會出聲的。

議員篇

論︰你出身建築世家,讀三字經出身,但現在要越級挑戰,做議員、之前又做小組會主席,其實當初有無想過自己走上這條路?

馮︰說真的,發夢也沒有想到。做生意的人,都是唯利是圖居多。做生意的目的,就是希望增加財富,對吧?但是有些人有了財富後,也希望改變社會,這些是很正常的事。有很多慈善事業都是生意人去支持,特別對於國內一些賑災,或者本地的慈善機構,都是生意人去支撐的。

論︰跟那些專家顧問、碩士、博士交手,對你來說有無難度?

馮︰哈哈!這要靠平時的累積,學識是要靠累積的,例如談及到某一領域的時候,你必須要找這方面的書去了解,然後再自己去分析,對吧?如果你完全不懂,他好似對牛彈琴,自然「掩住個口嚟笑你」,這是真話!但你提出的問題夠尖銳、夠突出,他當然會尊重你,跟你討論下去,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你又可以找幾個他沒留意的點,質(問)一下佢,等佢怕下你!(又笑)

後記

睇落火爆,但「馮強」其實沒有架子,只有「大佬格」。金句聽得多,好多人估唔到,落手落腳做地盤出身既佢,手字都相當唔錯,平日既發言稿大多數都係佢既「真跡」,證明好少「請槍」。

訪談兩個半鐘,論盡政壇百態,點評社會畸型異相,經他演繹尤其生鬼!每每說得興起,他自己先忍不住哈哈大笑…… 但這些聽落荒誕、卻似乎無力挽的死結,澳門人聲聲入耳,其實笑中有淚。

問他下屆立法會選舉是否繼續「去馬」?他笑言已經六十六歲啦、頭尾做左十七年,「人老機器壞」,「做得耐又確實有些厭!」似有意退隱江湖?馮志強直言現在還未有決定「社會各界也希望有些新人出來,磨煉一下,始終要薪火相傳……」來屆能否繼續在有時「腌悶」得可以的立法會聽到馮志強大放笑彈,一切且看下回分解。

Screen shot 2013-06-05 at 11.11.5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