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31 外地生來澳 此路不通每週專題
特區政府終下定決心「優化」人才輸入制度,原是好事一宗。但從政策蘊釀到推銷卻是節節敗退,顯得辭窮理屈,既無「論證」,又無「論據」,也無社會共識。立場左搖右擺更是致命傷,從一開始的「開放外地生留澳工作」,變成「技術移民參考香港引入計分制」,到最近特首崔世安受壓澄清的「只發藍咭、不涉及居留權」,又強調政府立場「雙無」:「無任何定案」、「無任何形式提案」,表現十足「閃縮」。原來只是放放「煙幕」,最後幾乎「引火自焚」燒起民憤,完全暴露政府高層決策的弱點。今期專題《論盡》嘗試為政府「動動腦筋」,剖析民間對政府外勞政策長期不信任的「心結」何在?現時明明有「技術移民」、「輸入技術外勞」等門路,政府又何必捨易取難、前門不走走「後門」?

外勞開「後門」 誰擺外地生上檯?

2013-05-31 外地生來澳 此路不通每週專題

文:殷憂

時間:2013年05月31日 10:10

近日特區政府自作聰明,透過政研室為「開放外地生留澳工作」試水溫,點知「踩中地雷」,一時間民怨沸騰,不但直選議員齊齊聲討,網絡上亦有團體發起聯署簽名反對。外地大學生無辜被人「擺上檯」,彷彿成了「爭飯碗」的磨心。然而內地生對於留澳工作的想法如何,卻鮮有人關注。有在本澳讀書的內地生直言,澳門只是他們日後出國留學「跳板」,也有人表示,即使要留澳工作,現時也有很多機會和途徑,不愁沒出路。

競爭意識強  內地生多會鋪後路

「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在澳門工作,因為我要讀研」澳大應屆新聞系畢業生小雨七月便到美國加州大學讀研究生,她直言會選擇來澳讀書,主要還是跟她的專業有關,「國內的傳媒被政府控制,所以希望到比較自由一點的地方受教育。」小雨身邊不少內地同學都選擇畢業後繼續深造,「我所認識的內地生,畢業後找工作的大概不超過五個。爸媽當初就跟我說,咱們將來是要讀研究生,澳門只是一個跳板。」

來澳求學四年裡,也讓小雨喜歡上了澳門這個小城。「我喜歡澳門的生活節奏,不像香港那樣走到哪裡都匆匆忙忙,但是這樣也會使人的鬥志變弱。」大學四年裡,小雨也跟不少本地生接觸,「很少能夠見到本地生有強烈的競爭意願,而內地生知道自己要想什麼,我想要這個機會,我就去準確、去努力!」

她認為,內地生的競爭意識是從小培養出來,畢竟在內地從升讀重點中學到全國高考,一路打拼過來已經不知打過多少「木人巷」。「我不知道本地生會不會覺得內地生活得累。但我覺得活得累是沒有辦法的。回到自己的小城市裡,只能『拼爹』、靠關係,能夠公平競爭的機會很少。如果想要去好一點的地方工作,例如北京、上海,我們是無依無靠。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你不靠自己,還能靠什麼?」

同樣今年剛畢業的內地生小雅,早已適應澳門的生活,她認為即使沒有政府建議的新制度,內地生要留在澳門也有很多辦法。半年前,小雅在一間教育機構實習,老闆很滿意她的表現,一畢業便用外僱配額聘請她留澳工作。小雅說︰「我覺得自已有足夠的能力,再加上人脈,其實留在澳門工作也不是一件難事。」

鐵飯碗 VS 賭場  本地生的選擇?

另一邊廂,對於政府有意開放外地生留澳,本地青年人或多或少會有所顧慮,但在理工大學攻讀公共行政學系的CK卻信心滿滿,不擔心會被「搶飯碗」,「賭場、酒店或者其他私人企業我都不會考慮,我一心要入政府工!不管195(公務員薪俸點)還是350我都會去考,試都考了十幾二十次了,考多幾次可以摸清出題思路,錄取的機會也高一些。」

在澳門薪高糧準的「筍工」,除了公務員,還有荷官等賭場職位,這些行業都是不准外勞沾手的「鐵飯碗」。眼見身邊有朋友毅然輟學,連學位都不要就跑到賭廳做公關。儘管月薪加佣金一個月高達四萬元,但無論如何,CK直言不願為「搵快錢」而貿然進賭場工作,「我不喜歡這一行業,心理上過不了關,加上畢竟做唔長,只可以後生搵幾年快錢,不能長久一直做下去。」

對於內地同學的進取心,CK亦坦承有時候也自愧不如「澳門社會實在太安逸了,大家都不愁沒工作,為什麼我遲遲都不找工作?因為我覺得隨便遞一份申請表都可以找到工作。但相比起內地,一份工可能有幾千人在競爭。」她本身並不排斥輸入外地專才,認為有助良性競爭,但關鍵是輸入的比例是否合適?輸入的行業是否有針對性?「如果賭場、酒店業再引進內地生的話,不就是跟我們年輕一輩搶飯碗嗎?澳門人的立足之處在哪裡呢?反而科研方面應引入外地專才。」

政府扭盡六壬推銷外勞「後門政策」不為餘力,辭窮理屈,技倆固然拙劣。但澳門局部封閉的就業環境猶如雙面刃,雖然一定程度上能「保護」本地人權益,亦容易令澳門人漸漸淡忘奮發自強、憑專業提升創造未來的競爭精神。生於憂患,死於安逸,年青一代不願外闖、亦拒絕競爭的心態尤其需要警惕,值得社會深思。

新加坡人不滿大量外來移民搶走本地就業機會、推升房價、使生活空間更擁擠而爆發大規模抗議浪潮

新加坡人不滿大量外來移民搶走本地就業機會、推升房價、使生活空間更擁擠而爆發大規模抗議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