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裡外

創作。

在求救的時候⋯⋯ 2015年01月29日|文:何老篤

上一次求救的時候,是在好久好久以前,還是和家人住在高園街,從襁褓中就開始住的房子。 十五、六歲,和同學比酒量,昨晚

讀書三種 2015年01月21日|文:知言(讀者投稿)

幾年下來,散漫讀過一些書。讀書有很多目的,為消閒而讀,就像每天看無線八、九點的電視劇一樣,邊看邊笑邊罵,及後如同水

花·夢·女孩 ──致2014年的我們 2015年01月6日|文:馬竇

他作了一個夢,醒來的時候,臉頰上黏滿了冷汗和淚水。   房間內漆黑一片,他綣縮在毛氈裡,想要抵抗四周水泥

《Stas》EP封套設計
《Stars》 2014年12月23日|文:蘇麗欣

《Stars》,是我2014年12月出版的細碟專輯(EP)的名字。 這張專輯的出現,全因一個突發奇想。 某天,我在

「突發奇想」系列-和平與提升                 2014年12月3日|文:蘇麗欣

 遠在中東及非洲地區,每天都有著大大小小的戰爭發生,有可能那些地域距離港澳都太遙遠,以致我們主流媒體只會偶爾地報

一再重覆的真人真事 2014年11月19日|文:何老篤

這間成衣店不算在旅遊區, 賣的也不算是什麼時裝,
只是民生必需品的女士衣服。
可能老闆娘覺得店面有間閣樓,不要浪費

《喪屍Day and Night》——給那不願失落的城市 2014年10月7日|文:頑顏

(夜幕起) 一隻喪屍 在扒鐵絲網 它看見 身旁的小夥伴 一個個頭顱被打爆 噴射出自由的腦漿 穿過鐵絲網的那頭 還有

來,去 2014年09月2日|文:蘇麗欣

身體,是一個載體 帶我們來到這個時空 學習 當一個課程結束 我們都要回去 等待 下一個課程的開始 來 小生命誕生了

散步與曬太陽之必要 2014年07月30日|文:黑黑

剛剛這個七月,小城傳來似乎令人欣羨的消息──由於受到內地遊客和賭客的支持,澳門已超越瑞士成為全球人均國內生產總值(

《荒蕪中栽花》拍攝中
小事兩則──關於「堅持」 2014年07月29日|文:蘇麗欣

放棄,一個決定,可以頓時讓身心舒泰起來,不用再思考困擾著自己的問題,以及延伸出來的解決方案,一切都會變得簡單得很,

西班牙假期 2014年07月10日|文:詹米

能夠放暑假的,除了學生之外,就是老師。搶著放暑假的,是老師和學生的家人。 悠長假期,作為老師的妻子會帶兒女到外國深

入學試 2014年06月24日|文:蘇麗欣

她,是一張純白的紙張,或是一團白色的海棉。 我們給了什麼, 她小小的心靈, 就會 寫下什麼,吸收什麼… 我,拉著她

夏荷(圖王達銘D-Ming Vision)
媽港.仰望組詩 2014年06月16日|文:頑顏(投稿)

(一) 星空 不是我仰望的原因 不是我仰望的目的 低頭 傾聽夜語的荷塘 原來仰望我的正是 星空 (二) 仰望蒼穹 

我的第一個六四 2014年06月14日|文:依曉

「你好!我們是論盡媒體的實習記者!今期論盡月刊是關於特首選舉、澳門人的六四,以及剛過去『光輝五月』的專題報導……

星空讓你想起誰 2014年06月10日|文:馬竇

「撤!撤!撤!」5月27日,盛夏凌人,立法會門前的草坪幾乎要被烤焦了。然而立法會門前近萬名的市民,卻像拿著矛指著風

拒絕包養 2014年06月9日|文:頑顏(寫於荷蘭)(投稿)

澳門,一個我只去過兩次的地方。 自然關於賭場的記憶也有兩次,一次很愉快,一次很惱怒。 之所以惱怒,自然是因為年齡不

你的臉又清晰了 2014年06月9日|文:陳秀秀(投稿)

我是一個澳門出生,在台灣的時間已經和澳門生活的時間打平的人。在台灣參與社會運動的時候,尤其是最近,不時聽到來自中港

今天我很想回家 2014年06月4日|文:Sio(投稿)

出走兩年,從未想要回家。因為自澳門賭權開放,經濟速步發展,曾經身邊的人變得越來越依戀權貴,漠視良心。 但在今天,我

在賭城的大街上 2014年06月4日|文:頑顏(作為一位華人學生,寫下小詩一首,支持反離補)(投稿)

在賭城的大街上 一群青年 在街頭 在熱血 沒有酬勞 烈日 因他們的行動 哭至心寒 在賭城的賭場裡 一桌大亨 在賭桌

作者:Hayha
光輝五月,公民覺醒 2014年06月4日|文:Hayha(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