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澳門土地荒:沒有麵粉,何來麵包? / 論盡紙本
▧ 封面專題:一場經屋大遊行,控訴著現行經屋分配制度的不公,但當中藏有更深層次的問題。是什麼原因令澳門人向弱者抽刃,卻讓權貴予取予求?在過去房屋政策中,政府有多少壞帳要算?房地產發展商又如何用超低價「麵粉」製作超高價屏風樓 ▧ 藝文爛鬼樓:・整座山頭都是我的實驗場──訪問苗栗卓蘭全人實驗中學・讀《人間等活》──即使生命與生命不曾交會・「OFF|SITE 2015」 的藝術在地實踐:從關前街到祐漢・大遊樂園 ▧ 綠色生活:白海豚之死,為何都是海豚的錯? ▧ 人物專訪:「音響女孩」自白:其實每次公開發言都好淆底 ▧ 遛躂澳門街:漁村﹖放眼今天的氹仔,高樓滿佈,車水馬龍,到訪官也街的遊客更是絡驛不絕,小島過往的漁村風貌已被不少新式商店掩蓋。 ◈ 每月一號出版 定價:MOP$5 / NT$ 45 售賣地點:http://aamacau.com/?p=7737 訂購表格:http://aamacau.com/?p=3847 廣告聯絡:[email protected]

» 上不到樓  為何只向弱者丟石頭?

#031 澳門土地荒:沒有麵粉,何來麵包? / 論盡紙本

文:許諾

時間:2015年10月7日 20:20

20121012042221363

網絡圖片

那是一個人吃人的悲慘世界。在連年戰亂、大旱飢荒的折磨底下,連樹根、蟑螂也要撿來充飢,手抱嬰兒不斷啼哭,人們為了爭一隻死去多時的老鼠扭打起來,因為實在太餓了。有村民發起,老弱病殘應被放逐到深山,以免爭奪僅有的糧食,既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活下來,那肯定有人要被淘汰……

主人手一伸,輕輕的拋出幾個麵包,一群餓昏了的奴隸互相厮殺、你追我打,顧不得往日的情份,瞬間鮮血淋漓。在高台上,主人和貴族們一同舉杯,看著這場混戰當作下酒菜。

這個亂世,就在澳門。

為了一間經屋,澳門人淪為餓得發瘋的房奴,居然責難老人為何不早買樓要爭奪公屋資源,在抱怨傷殘病者可以優先上樓,要不就是怪罪新移民,這種戾氣和盲目活像一個自相殘殺、人吃人的世界。回歸後澳門樓價勁升超過10倍,對住屋問題的焦慮、恐慌、無力感已扼殺人們對生活的想像,只剩下生存。要生存,就要從別人手中把麵包搶過來。

中學生自小立下大志,要買一層樓。澳門人要用二、三十年,每月付出一半以上人工才有瓦遮頭。奮鬥半生,為發展商打工,營營役役的維持生計。其他的夢想,想都不敢想。 這樣的一群人,對統治者來說是最安全的,光是一層樓壓得死死的,已足以把人的精力和志氣磨掉。

12081350_10153273465939423_592645109_n

12092449_10153273465949423_2121697323_n

澳門人可憐到要向更弱的弱者丟石頭。如果要扔,請瞄准點!不要只向弱者抽力,向強權低頭。對不公義的土地制度沉默,對體制暴力視若無睹,縱容小圈子選舉,不珍惜手中的一票,對政府長期偏袒發展商一點辦法也沒有,所以,今天只能日夜盼望主人高興時偶而扔出的幾個麵包。澳門人世代為奴的悲劇,這才是罪過的源頭。

沒有麵粉,何來麵包?珍貴的麵粉都賤價批出變成黃金,早進到貴族的口袋裡了:聯生工業村變成11座金峰南岸,新福利巴士廠變了海擎天,青洲陶瓷廠用地變成「綠洲花園」,黑沙環新填海區一大片製衣廠用地成就了保利達地產皇國……一個個點石成金的故事,賣盡澳門人的家當。發展商圈地長期養草,工業村不是用來辦工業,物流業、回收商要發展苦無土地;賤價批地未賺夠,再放高建屏風樓,低買高賣賺翻倍,市民不是上不到樓,就是賣身發展商。打著「發展」的旗號,還要繼續吞噬新城,毀掉主教山景觀?

IMG_2026

DSC_6204

原本要收回的48幅閒置地一拖三年,政府始終不肯公佈名單,能趕搭尾班車的早就搭了。特首選舉年一過,政府大條道理放生16幅閒置地,同時預告之後陸續有來,肆無忌憚。「置安居」諮詢爛尾收場,「澳人澳地」跌落鹹水海,再丟出一個不知甚麼餡料的「新類型房屋」,像紅蘿蔔一樣放在驢子前面吊吊胃口,看著吞點口水又過一年。若然嘈得利害,再丟幾個麵包出來……反正餓太久了,「雞肋」也有大把人爭住搶。即使新經屋問題多多,面積、質量都比澳葡時代還要差,但有總比沒有強太多,買不起私樓,哪還能吭聲要求更多?

不斷壓縮自己卑微的願望,就能如願嗎?不。經屋,已變成一種「恩賜」。主人給你,是你走運;不給,是應該的。誰叫年青人「不思進取」?等經屋、社屋是「養懶人」,那就不用辛苦工作了!近年社會充斥著這種污衊性的言論,實為地產霸權保駕護航,轉移視線,為消極的公屋政策尋找借口。現正修改的《社屋法》,不也是以此為由要將申請年齡由18歲調升至25或29歲?社屋本身是社會救助的安全網,這項修改欠缺理據,明顯有違制度原意,又有多少人關心?

在澳葡時代,申請經屋不設收入上限,房屋有面積間隔的基本要求,不會出現香港的「棺材房」,因為房屋被視為一種生活的基本權利,而不是炒賣的商品。回歸首十年停建公屋,即使到今時今日,萬九之後再加六千(尚未建成),公屋比例仍只佔全澳房屋數量三成幾,遠低於香港的45%,新加坡的88%。強調市民應自食其力,不是樣樣依賴政府,但政府卻與地產黨聯手掠奪市民的勞動成果、掠奪珍貴的土地資源,與碩鼠無異。

再看看今日丟石頭的人,對碩鼠寬容,對同類殘忍。當政府提出「社屋為主、經屋為輔」時,當修訂《經屋法》要刪除澳葡時代引進連香港人都嘖嘖稱羨的「評分排序」機制時,當社會呼求政制改革,議會須增加民選成份時,有多少人沉默,毫不關心?現在這部倒退的《經屋法》 遲至修改4年後,人們才如夢初醒,發現其惡,嚐到苦果。將話事權雙手奉送予主人和貴族們的,正是社會上沉默的大多數、以為公平制度可以從天而降的天真大多數、口口聲聲我討厭政治的裝睡大多數。

這次當頭棒喝會否令更多人看清楚,在立法會你被誰代表了?

12109059_10153234384802810_138082626033370092_n

http://almacau.net/vote/?bill=17

 這是一場與虎謀皮的戰爭。從老虎口中把閒置地要回來,這一條出賣澳門人利益的土地供應鏈一日不斬斷,新城不引入「澳人澳地」,公屋政策不引入重大改革,視居住權為市民生活的基本權利,如果沒有足夠的覺悟、堅定的決心,即使在網上再怎樣發洩也於事無補。

 

【編輯推介】

拒絕政治檸檬

http://goo.gl/J8gG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