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
《不容青史盡成灰──六四採訪回憶錄》節選 2019年06月4日|文:陳煒恆(1962-2007)

編按:以下三篇文章均摘自《不容青史盡成灰──六四採訪回憶錄》(待出版),作者陳煒恆先生為當年前往採訪學運而留在 [

政治與藝術密不可分——即使張曉剛言明天安門系列畫作跟六四無關,對觀者來說還是有充滿著隱喻。
悼念六四能有六四種方式嗎? 2014年06月24日|文:周二

六四是敏感詞,悼念六四更是逾越敏感之舉。在這個敏感時候,澳藉華人藝術家郭健將160公斤的絞肉放鋪滿天安門廣場的 [

回首家國來時路 勿忘此地民主責 2014年06月15日|文: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 吳國昌

八九年的歷史遺產 二十五年前,資本主義陣營與社會主義陣營全球抗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政治危機首先在資本主義陣營 [

不容青史盡成灰──八九民運回憶錄 2014年06月15日|文:陳煒恆生前三篇回憶廣場採訪文章

【編按】在25年前北京發生了席捲全國的民主運動,亦牽動著澳門人的心!當年,陳煒恆是廣場上唯一的澳門記者,見證了 [

葡萄牙青年協助製作遊行時使用的中、葡文標語。
何時不再犧牲 2014年06月15日|文:鄧耀榮(澳門資深傳媒人,1986至1989年間是澳廣視駐葡萄牙通訊員)(圖 / 文)

四分之一世紀對於歷史是短暫的,但對個人而言是漫長的。在這段時間,我從未忘卻1989年的「天安門六四事件」,因為 [

「被消失的傷口」──紀念「六四」廿五週年 2014年06月15日|文:俊龍

已故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經發表過他對「六四」事件的看法:「不想回憶,未敢忘記。」對於很多在八九六四當天,留守 [

「六四」之於我 2014年06月15日|文:Bandari

還記得初中畢業前夕,思想品德老師拷了一部記錄片給我,名字叫《天安門》。那是我第一次完整地通過影像了解「六四」。 [

歷史自有回答 2013年06月4日|文:懿靈

如何行文,思緒很混亂,因為要紀錄的感情太複雜了。要寫的是自1989年6月4日以來這二十四年壓在心頭的一種不能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