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渡重洋來澳打工 小城中的穆斯林

「這麼近那麼遠」 嚤囉園遊記

文:論盡採訪組

網址:https://aamacau.com/?p=97413

時間:2023年01月1日 19:19

伊斯蘭教在澳門一直以來都不算是主流宗教,在本澳的穆斯林基本上是從異國來澳的移工。然而,他們澳門這個小城的少數人,在日常中常感到不被重視甚至受到異樣的目光,或是因其宗教信仰,也可能只因他們的外國人身份,這種狀況在疫情後更加明顯,對此,他們無可奈何,只言,「我們只是來澳打工的人。」

Allahu Akbar 阿拉至大

三位來自菲律賓的穆斯林移工與《論盡》分享自身的故事,其中在澳工作超過20年的Opipa Ching表示,自己通常會在星期日以及假期到嚤囉園禮拜。又分享了伊斯蘭教的一些嚴格的律法,如在其他穆斯林國家中,異性之間不能有對話、接觸,甚至眼神接觸也不能。而部分穆斯林對衣著裝束也比較在意,認為女性在衣著上不能露出腿部,像他的男朋友是來自杜拜,則對於女性穿著短褲較在意。但在菲律賓因為天氣原因,大多數人的會穿短褲,在菲律賓通常會接受女性穆斯林穿短褲。

Opipa Ching又分享作為教徒對自身信仰的重視,她表示,自己正在學習阿拉伯文,目的是為了讓神(阿拉)與自己有更好的溝通,她又舉例若兩個人使用對方不明白的語言對話,則不會有一個良好的溝通。並強調自己對信仰十分認真,並不是開玩笑(It is not a joke to become Muslims . )。

她又表示,若家中出現問題也會先找教長尋求協助,而不會首先尋找其他(信仰)的菲律賓移工幫助,教長就像我們的領袖。

另外,她又指自己的僱主雖然不是穆斯林,但接受她的信仰,讓她可在僱主家中作禮拜以及帶頭巾。然而,有部分僱主不喜歡移工帶頭巾工作,其甚至在休息的時候也不希望她們帶頭巾,更不用提在僱主家中禮拜。

三位來自菲律賓的穆斯林移工與本媒分享穆斯林移工在澳經歷,Roohi Peningee(左)Opipa Ching(中)Ayanah Makyam Barcarse(右)

我們不屬於澳門 我們只是來打工的人

被問到對於本地人對伊斯蘭教徒的刻板印象和差別待遇時,另一位移工則表示,在乘搭巴士的時候,常能感覺到本地人會對她們表現出害怕的眼神,她認為主要的原因或與宗教冇關,而只是因自己是個外國人,造成這種情況最大的原因是本地人對其他文化的不了解。

Opipa Ching也認同部分澳門人的確帶著歧視的眼光,且當局的政策所做成的差別對待也不公平,認為自己也有納稅,為澳門出力,但卻遭受到差別對待。她坦言,對此自己也無辦法改變,這就是法律,這裏不是我們的地方。「就像生病時沒有人能夠幫助我們,我們不是本地人,我們就是從外國來到澳門打工的人(We come here for work.)。」

而在疫情下,不單只菲律賓籍,其餘像印尼、巴基斯坦等,有很多移工因為找不到工作,沒有簽證就需離開澳門。但在疫情下也沒有其他辦法。而Opipa Ching也回想起2003年「沙士」期間,澳門也經歷過類似的情況,但不同的是當時很快就恢復正常,但今次經歷快三年才有重回正軌的趨勢。

Opipa Ching對在澳門工作的未來感無力,認為或在不久的將來澳門不再需要菲籍移工,因為他們想內地的勞動力來澳門。他們需要我們多久我就留多久,當我不被需要就要回家。

廣告:支持獨立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