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社區支援何處尋? 前線社工籲全面檢視長者服務

即時報道 無人在場的死亡 獨居老者的輓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2年10月23日 18:18

社工局在有關長者服務方面強調透過「民間機構和公共部門的共同合作,為長者提供社區支援及院舍照顧等服務,致力協助長者保持與社會間的相互聯繫,其能樂享豐盛的晚年生活」。然而,早前西坑街兩名長者慘劇,莫不提醒社會各界思索長者,尤其獨居長者的社區支援應該如何完善。有前線社工認為,當局以及長者服務團體應全面檢視現時的服務,不應在擁有大量資源的支持下,卻「遺漏」了有服務需要的長者。

目前於長者日間中心、亦曾於院舍工作過的阿仁(化名)表示,當局每年投入長者服務的公帑不少,但須檢視現時的長者服務,包括針對獨居長者的服務質量以及提供服務的團體是否到位,「社會服務機構用緊政府咁多錢時,到底有啲咩嘢係真係做得到?現時的服務滲透如何?是否真有信心應對日後的長者服務?」

訂閱每月紙本

獨居長者服務包括社區支援及家居照顧,惟阿仁亦坦言其效果如何,市民恐怕難以得知,亦未見政府公佈有關估評。當局應須評核獨居長者的服務情況,可以問卷方式或以相關的指標評估。

西坑街兩長者與「獨居」無異
為何社區支援缺位?

阿仁又表示,以有限資訊可以得知西坑街兩長者狀況與獨居長者無異,符合現時獨居長者服務對象及原則,亦有服務需要。以兩姐弟為例,若有機構是打正旗號服務獨居長者、找出隱蔽長者的,那為何未能涵蓋?

他又稱,以現時街總的獨居長者服務宗旨及對象,這兩姐弟是應是其服務對象。「若有一個咁樣服務單位,為何不能好好滲透?究竟呢個機構做咗啲乜?只是針對部分地區的老者提供服務?為何有啲人係特別無支援?呢一個先至係問題。」

阿仁又認仁社會大眾應關注:為何有此類事件出現?是否因服務不足夠?或因做得不夠?「我唔係特別針對某一個NGO(團體),但如果有這類服務,在政府充足的資助下,為何對獨居長者的社區支援不足?」若服務不夠,就要提供更多服務;若有服務但無法回應問題,就應檢視服務並改善。

三盞燈圓形地中有多位長者閑聊

七大長者服務
獨居長者服務涉多個機構 當中以街總為主

據2021年的人口普查,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老年人口較2011年大幅增加107.2%至82,812人,佔總人口12.1%,比重較十年前上升4.9個百分點,老化指數更上升23.0個百分點至83.7%。當中,兩老夫婦為10,290戶,共20,580人。統計局亦指出,現時本地的老化情況持續。

據社工局,長者服務有七大方面:安老院舍、家居照護服務、獨居長者服務、長者日間中心、耆康中心、平安通呼援服務及長者綜合服務中心。局方亦向長者提供服務的民間社團和社會設施提供技術支援和資源輔助。去年當局對全澳62間長者設施總資助4.5億澳門元(下同)。

在獨居長者服務方面則有街總長者關懷服務網絡及獨居長者連網支援計劃,當中以街總的獨居長者服務比重大。而街總的服務對象為年滿60歲或以上、持有效澳門居民身份證的獨居長者 (沒有子女照顧,沒有聘請家庭傭工,非老人宿舍居住的);其服務內容及範圍,包括個案工作、探訪慰問、個別照顧、文康活動、節日倍關懷、醫療保健、生日壽星、社區支援及家居照顧。

雙老家庭服務需求漸增
當局可有準備?

阿仁又指,今次悲劇與雙老家庭狀況沒有分別,亦是雙老家庭照顧方面的「警告」。隨著雙老家庭有所增加,特區政府及社服團體有否有所準備,建更多宿位。

阿仁在處理的案件中有80歲的丈夫及79歲的太太的雙老家庭,卻只有丈夫等到宿位,老婆則沒有故需要社區支援。「嗰八十歲可住到老人院,算係好好彩,咁後生排到隊。但嚟探、送湯嘅老婆已79歲,咁點呀?我哋係唔係必須支援在家的老婆。」

他又指,現時長者院舍床位有限,無法再增。有服務團體倡議設宿位提供雙老家庭,或建院舍以減低雙老家庭照顧壓力,「講到口到臭,我讀書時已經聽到,到而家未見,又要等A區?又係一大話冚一個大話。」

他又稱,現時日間護理長者中心的運作時間是星期一至五,朝九晚五,而辦公時間一過長者便難找到服務及支援。而現時家護服務支援,雖可以付錢得到服務但只限長者有特殊狀況及需要。

阿仁以家援隊為例,前線人員忙得不可開交,幾乎九秒九派飯,惟社工局話人手封頂,不再資助人手。現實卻是越來越多長者需要派飯,「家援隊嘅同事可以點?點解見到有需要,但不能加人入服務隊?這是我對社工局的不滿。點解政策唔update、資源唔update?」社區支援亦包括讓每一個護老者有喘息的機會、得到支援,惟政府一直都沒有做到。

服務做成點?恐難有真實答案

對現時長者服務究竟是否足夠?是否做得好?滲透如何?機構服務對象沒有增加?服務常客為何總是二百多個,為何沒有新Clients?為何不少服務機構未能有新服務使用者?機構有冇主動聯絡返長者?有沒有不斷在社區滲透,讓更多人得知服務?對此這些等等問題,阿仁認為當局須思考。

他又稱,局方基本上好少「抽稱」,「很多時係以睇機構交嚟嘅報告(為主),報告告知做咗乜嘢,每年都要交服務報告、每個活動都要交報告,內容包括做啲乜、用多少錢、如何用之類。」事實上,局方亦不無可能派人去跟每一個活動;即使局方有人員去檢視,亦未必有能力/有心去了解到全部情況。

阿仁又相信個個機構都認為自己服務達標,「坦白講,個個(服務機構)都喺文字上都美其言,寫靚proposal(計劃書),但係出唔出到呢(成效)?唔係個個出到,但多少機構會如實告知社工局話做唔到?個個都話達標,咁社工局見到個個都話達標,佢咪話Ok、無問題,咁就完嘅啦。」

在訪問期間,阿仁多次強調針非對某一機構或服務、前線工作人員,而是整體的長者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