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醫護血淚史──我們的命就不值錢?

6.18疫情大爆煲 來論 即時報道

文:一名前線急診醫護

時間:2022年07月1日 16:16

【來論】我想說在疫情期間,作為一個前線人員,我可以很大聲地告訴別人,我是一個在公立醫院急診工作的醫護人員,但近來發生一件事真的令作為前線的我們十分沮喪,憤怒及打擊士氣。

急診抗疫自生自滅?

訂閱每月紙本

一天我們收到通知,要為正在送來的確診的患者急救,縱使我們內心有害怕,但我們在極短時間內穿上我們應有的保護衣,為環境做最好的準備去等待患者來到。當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在搶救房去拯救患者後,致電到隔離病房通知要收症,為什麼隔離病房的回答可以是「我們不收確診,只收紅碼」,我們簡直當頭棒喝,為什麼隔離病房可以不收確診,完全顛覆我們的想像。

好,咁請問患者應安置在哪裡?我們搶救房不是標準的隔離裝置,請問合適作長時間逗留嗎?而且一直停留在搶救房,如果同時有其他市民送來需要搶救,我們要在哪裡為其他市民搶救,其他市民就不配得最好的搶救配置嗎?同時,請問急診的同事的安危就不是安危嗎?

我們就不是人?不配應有的保護?

我們為患者搶救插管,本已經是非常高風險,因為你可以想像有多少病毒噴到空氣中,難道急診同事的命就不值錢,我們的家人就應當和我們一起承受風險。我們作為最前線的人員,在急診隨時都會遇到確診個案,而不是病房已知是確診患者送上來,可是我們連最基本的保障都沒有,我們同事作如此高風險工作後,根本不敢回家,深怕自己已經受感染,但我們卻連員工宿舍也沒有,我們更要苦惱如何安置自己,又減少感染社區,同事或家人的風險。

最後,該名患者居然可以在搶救房逗留近10小時,試想像我們同事必須和危重確診者共處如此長時間,更不敢脫下防護衣去厠所,連最基本的人道都沒有。因為每一次穿脫都增加感染的風險,即使全身濕透都死撐住,請問是否急診同事就應該承受這些風險?我們就不是人?不配應有的保護?

急診醫護是醫療體系的最低層

我們本來就是整個醫療體系的最低層,疫情期間,所有門診停,私人診所停,衛生中心停,全澳的患者就是全都逼到急症室,即使是平日的急診,我們永遠沒有權利發聲和決策,完全不是大家在電視中看到的急症室如些英偉。我們即使平時連最基本的收患者去病房的能力都沒有,我們的急診同事,為什麼要低聲下氣去求樓上的專科醫生收患者上病房,我們連收症上病房的能力都沒有,全院有什麼搶救都是急診去做,或由病房推回急診搶救,請問上面醫生不是醫生,護士不是護士,不懂得搶救?

我㥃急診永遠就是最低等的生物,我們的安危亦不值一提,政策永遠不會支援急診,因為掌權的都是樓上的人,好像永遠不知人間疾苦一樣,為什麼早前特別急診可以有過百人一起,都是急診的同事得1-2人默默承受工作,為什麼急診可以有病房,而且可以無上限收症,但又不收上病房,可以70多人在一個大空間,如同戰亂地一樣?

與其想辦法解決指出問題的人 高層不如努力改善問題

我作為急診同事,對這些事十分氣餒,沮喪及失望,尤其係上述確診病人的搶救事件,根本就是燃燒同事意志,生命及消磨我們作為醫護人員的初衷。如果高層看見此文,請不要又打什麼主意要去找發文者出來訓話責罰,說什麼應當向直屬上司反映,必會得到改善,很抱歉,我知道我直屬上司根本沒有權力去改變這現象,因為這些都在當權者的手上,如你真看到這篇文章,請你好好思考自己的角色和能力去改善,謝謝。

(來論照登,文章僅代表來稿人立場)

(編按:文章之標題及小標題為本媒後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