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談整頓博彩業近十五分鐘 賀一誠有信心本澳經很快恢復

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22年04月12日 20:20

政府近期大力掃蕩博彩中介人違法行為,修改《博彩法》更令衛星場開始出現結業潮,本澳博彩業前景尚未明朗。過去政府對有關問題似乎不願多談,今(12)日,行政長官賀一誠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竟大談本澳經濟發展及修改《博彩法》的構思近十五分鐘,並多次強調有信心本澳經濟很快恢復。他又稱,現有《博彩法》以及回歸前的博彩合同都是採用無縫接軌的模式,只要衛星場同博企能夠在三年內洽商過渡,完全有機會繼續經營。

「新經營者咪繼續做,但唔可以再做『殺碼廳』,你可以做管理者、中介人,可以收碼佣,喺合法,但再做『殺碼廳』喺禁止,第一個法律(現有《博彩法)已經禁止,再發展到賭底面等不法行為,大家都唔想,呢個喺嚴重嘅逃稅行為,對內地有關負面影響,好多洗黑錢行為……在坐都唔應該以及唔會支持嘅行為,大家都要依法去做,只喺原來嘅法律未執行得透徹,現在希望在今次整改中做得更好。」

ad

賀一誠表示多謝立法會對修改《博彩法》的支持,現在是博彩業谷底,有機會讓政府整頓。而整頓行業的健康秩序,亦體現了內地對澳門的支持。他相信,如果不是內地按「303刑法修改案」(賭博罪)去處理,澳門的路會愈走愈窄。

直選議員林宇滔

每十二年一次經濟循環  賀:澳門定可渡過難關

直選議員林宇滔發問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踏入第三年,本澳經濟就業和社會民生均受到大影響,加上政府對博彩業的調整,就算疫情完結,本地經濟難以恢復疫前水平,政府會否制定較明確的經濟復甦方案及時間表,讓中小企及早作出相應的部署或決定?

「疫情已有兩年幾時間,在坐有啲(議員)仍然後生,稍為似我哋有一定年紀嘅人都經歷過一定風雨。」賀一誠表示,觀察到全球經濟每十二年就會有循環,並舉例,一九九七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二〇〇八年全球金融危機、二〇二〇年再遇上新冠疫情,全球經濟一片蕭條。

他續稱,到二〇一三、一四年,澳門稅收是最高,觀察到澳門的經濟循環、曲線及經濟周轉率,雖然不能擔保五年後經濟暢旺,但按照現時國際形勢,希望這一波疫情之後就能平穩恢復至較好的水平,對未來幾年澳門經濟仍有信心。

賀一誠相信,澳門一定可以渡過難關,而一些國際評級機構對澳門仍然保持高評級,對銀行金融業提供很好支撐。另外,由於政府審慎理材,沒有在危機當中胡亂投放資源,很有信心本澳經濟可以很快恢復。

行政長官賀一誠

賀:修改博彩法沒有轉換任何方向

「因為兩個數據,我哋600幾萬遊客時有600幾億收入、700幾萬遊客有 700幾億收入,但4000萬遊客時我哋幾時有4000億收入?未試過。」其後,賀一誠話鋒 一轉,表示「因為我哋有唔好嘅行為發生咗,影響澳門整個行業(博彩業)嘅健康發展」。 他提到,修改《博彩法》法案、《博彩中介業務法》法案都是在原有法律基礎當中作出,沒有轉換任何方向。「原來有嘅,我哋全部保持,原來冇嘅,我哋唔可以加入。」

為何政府堅持不能再有衛星場,賀一誠稱是因為本身沒有法律基礎,作為依法施政的政府如何保護它?博彩中介人方面,他稱政府沒有表明「一定要閂貴賓廳」,只是對合作人提出領牌制度,以防混亂情況。

《博彩法》法案建議衛星場有三年時間過渡,賀一誠表示,「賭牌已由三變六,如果再加衛星場,廿幾個牌,澳門要有幾多賭場?」目前六間博企當中三間有衛星賭場,但沒有法律依據,如果政府取消原來法律的規定就可說是「打擊」,但政府沒取消任何東西,因為原來《博彩法》當中就沒有對衛星場的定義。

賀一誠稱衛星場完全可以過渡

「如果我哋要重新停咗佢(衛星場),自己收返,新經營者再要起賭場,員工怎麼辦?」賀一誠稱,二〇〇一年的《博彩法》以及回歸前的博彩合同都是採用無縫接軌的模式, 有關財產要交回政府無縫接軌,新經營者如投到某間公司就要立即接手,包括所有員工及生財工具都是政府「過畀佢用」, 全部有法律依據。在交收方面合同亦有列明,只是延遲了推行,如果不再補做,難以開展新一輪賭博競投。

他提到,整頓博彩業政府沒有「一刀切」,例如只要求博企收購衛星場的博彩區,而沒有要求收購輔助場所(後勤基地等),所佔空間比例已經很低,相信較易操作。他相信,只要衛星場同博企洽商過渡,合作得到就可以繼續做,「完全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