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勞權論盡紙本
  澳門大學前社會學教授郝志東曾經在國際學術期刊發表了一篇 《Social Problems in Macau 》文章,從性別,種族,工資,社會組織和教育等不同層面剖析澳門社會問題,當中特別指出了外地家庭傭工在多個層面遇到不平等待遇,當時他提出了作為高等教育的人文及社會科學缺乏了公民和道德教育。明顯地,外僱待遇與教育的漏洞相互關連。   澳門是多元城市,盛行的宗教和傳統倫理均強調人人平等。《論語》的《仁篇》強調的「里仁為美」正是儒家核心思想之一,其旨在求同存異,互相尊重,以仁德處事待人。而聖經《瑪竇福音》第二十二章亦提及到「你應當愛近人,如你自己。」這兩種本地核心的社會文化均重視善待人人。這些本土珍貴的人文精神都應在本地勞動政策及教育得到體現。   教育不是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法,社會問題涉及多重元素,但教育始終是一個好的開始,讓人人從意識上建立善念,驅動與人為善的行動實踐。 正如外僱團體進步家務工工會所期許的,通過教育喚醒家庭傭工和社會大眾重視勞工權益的平等性,這將有助本地社會以較開放的態度認識外僱工權益。

擺攤要成功,必須非常努力——台灣攤友私分享

097 勞權論盡紙本

文:青豆

時間:2021年05月27日 15:15

2004年台灣作者王怡穎寫了一本介紹英國創意生活的書籍《創意市集》,書中訪問了十六位英國的藝術家與設計師,介紹他們的作品與生活理念,同時走訪英國種類繁多的市集,這本書在當時一下子帶起了風潮,一種崇尚自由與多元文化的創意生活形態,通過「市集」的模式展現了出來。「創意市集」的形式開始在台灣出現,特別受到年青人的喜愛,然後中國大陸、香港、澳門也陸續出現,大部份市集都是公司化的經營,澳門則是由政府主辦市集。

在市集擺攤的不止是年輕的手作人,還有帶著幼兒的媽媽,想要推廣自己家鄉文化的異鄉人,還有賣植物,推廣咖啡文化、自家釀酒等,市集裡用的吃的,一應俱全。

台中的市集幾乎每周末都有。

台灣的市集盛況

經過了十多年的開拓,台灣市集文化已經非常蓬勃,無論是類型和數量也很密集,承辦市集的公司也多,經營方針和主打場地也會各有不同,市集多在文創園區、商場、社區戶外空間或大專院校等,市集除了節慶主題,也有非常受歡迎的寵物、甜點、環保主題等,也有專門是獨立小誌 zine 的市集等,這些承辦市集的公司除了為擺攤者提供硬件,如攤位設備與照明,收到報名後也會進行篩檢,同時也會觀察攤販的商品和銷售情況,給予一些幫助,攤友間不時也會分享資訊,非常願意互相幫助。攤位的租金視乎場地、類型等有不同收費,攤友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去參加。

市集的盛行也有先天的環境支持,台灣的設計、藝術類高校多,學生也很多,再加上市集並不限學歷與背景,只要有想法的都可以嘗試,應該說是創業的風氣濃郁才能撐起密度如此高的市集生態。攤主都是非常認真地準備自己產品,很多人平常有正職,周末才去擺攤,也有的是全職擺攤與網上銷售,但就算周末才去擺攤,準備擺攤的產品可能比上班還要累,所以如果只是為了消遣,是難以堅持下去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擺攤故事,背後都希望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方式,而市集,就是他們探索的場域。

台灣Joanne Yen擺攤相片。(相片由訪問者提供)

在市集學習生存之道

A攤友在研究所畢業後決定轉型為蛋糕師,周末在市集擺攤,平時則在網上銷售,生意不錯。他分享在台北這幾年的市集經驗,他說收入要足以維生的話,生意額起碼要比攤租高出六、七倍才行,要做到這點就一定要製作出單價不要太低、有銷量的產品,所以要花很多心思在產品上,要維生不容易,他也是經歷了幾年摸索才能做到現在的成績,因此他鼓勵新手攤友:「要做到能生存,就一定要很努力,市集擺攤比起租店的成本還是低很多,作為宣傳的效果也很不錯,又可以試到市場反應,所以始終是利大於弊。」

行業起薪低 生存要闖自己的路

Joanne Yen是一位插畫師,畢業後找工作期間,嘗試擺攤出售自己的IP產品,希望能以產品來帶動IP,讓更多人認識。她花不少時間在研究產品,以至產品的佈置,重視攤子整體給人的視覺感受。她說自己個性比較內向,不擅長與人接觸,擺攤對她來說就是一個挑戰。她覺得插畫等藝術類的攤子在市集是較難生存的,除非是很有知名度的IP。

「 市集其實也不是很合理的生存方式,因為普遍定價較低,但市集是很好的宣傳,也可以看到人們對產品的反應。要很懂得在社群媒體上宣傳,達到一定知名度後,定價才能稍為合理一點。很多插畫家是自己設計網站,一方面可以省下銷售平台的管理費,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買得到。」

台灣插畫家Joanne的攤位。(台灣Joanne Yen擺攤相片。(相片由訪問者提供)

對於新手來說,市集是一個賺知名度的地方,因為就算做網站,沒有知名度還是很難銷售,但在市集人們看到有趣會過來看,會想要認識這個品牌,不過她不會完全因為顧客的喜好去做產品,還是會製作自己喜歡的東西為主,幸好台灣的生產條件,不需要一下子投入一筆資金做很多產品,可以先做少量試反應。

曾在設計業中工作過的她,台灣設計行業的薪資是偏低的,所以市集裡的原創產品價格也是偏低,好像人們都覺得原創產品沒什麼價值,這也讓她很鬱悶。

「如果你不夠知名度,人家就不會尊重你。對於不了解這個行業的人來說,他們只覺得這一切都很簡單,就是想快想便宜,像我之前工作的網絡公司就是這樣。薪水低,而且工作是什麼都要做,不會只專門做設計的工作。這種工作台北起薪還算高,有三萬多,但在其他城市可能只有二萬多。」但即使作為自由工作者去接案子也不容易,因為有些設計師會亂報價,把人工拉到很低,像插畫類工作也是沒有公價,所以也不能說自由業者會比較容易生存,還是要有知名度的才會比較好做。也有另一位攤主對於全職的設計行業感到厭倦,正打算全職做市集。

就算在文創產業發展比較成熟的台北,年青創作人的生存還是各有難處,但機會較多的城市,可以轉換跑道或者作出不同嘗試的機會總是存在,不同的生存可能,都是靠著個人努力找出來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