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1 我城我字每週專題
街上之手寫字體或多或少能體現城市的文化底蘊,手寫字體或字型的演變亦能訴說時代變遷以及社會變化。澳門到處可見手寫字、從招牌、會館、名人故宅內到土地廟等的書法更是多不勝數,卻鮮有人提及他們背後的故事。今期專題藉招牌的手以及會館的書法,帶大家回顧澳門的過往,同時亦望大家思考如何保育這片獨特的文化風景。   

保育繁體字 保留澳門的文化「字覺」

2020-12-11 我城我字每週專題

文:記者小聚

時間:2020年12月13日 16:16

鄧寶誼

鄧寶誼 (Benny)是資深平面設計師,亦是一位字體設計師,目前是澳門字體設計學會會長。從事視覺傳達工作十七年,到2013年因機緣巧合進入字體設計的領域,現時正進行一項一輩子都要努力的文化工程:《文化字覺》,一場從探索澳門手寫字體開始,以尋找歸屬感為終的文化之旅。他表示,澳門目前保留了最原始的繁體字,日常亦使用原體字,這地方的漢原體字及粵語應該要好好保育。

《文化字覺》其中一計劃就是《澳門榮耀 Pride of Macao》。Benny 和澳門字體匠人林榮耀師傅合作,以展現澳門近現代社會文化面貌,該計劃通過數碼化林師傅七千多手寫字以作保存。Benny表示,在歷史上澳門是個「中西字體名城」,其團隊致力對本土文化,城市面貌、漢字、歐文研究與開發。目前,多方面推動「文化字覺」運動,該項目先集中在澳門城內見到的手寫字體、字型上。

Benny表示,林榮耀是手寫招牌老師傅,街道上琳瑯滿目的招牌,不少手寫字便出自他手。在數碼時代保留手寫的傳統招牌字以及如何轉化為為未來可以應用及推廣,都值得大家去思考。「先從研究字開始,再走入澳門歷史長河。以及思想如何推動未來的應用及發展。」

林榮耀手寫的招牌(Benny提供)

「林師傅一生寫的招牌字有八百多個,而且剩下百多個,四十多年流失六百多個,我希望他能夠寫到至少七千個字,而且其中包括很多字是他沒有寫過的字如『鬱』;在招牌上不會出現這個字⋯⋯林師傅仍在生,將他的字數位化,紀錄全部筆畫,如寫大字,不單整體,當中所有的筆畫都紀錄。讓後人都知道林師傅的字的整體、筆畫、輪廓如何。」

他說:「林榮耀師傅的手寫招牌字,是整個澳門景觀的一部份⋯⋯通過數碼化林師傅的字型,可以有更多線索進入書法書寫語景,澳門本地文化的語景。」

每次書法書寫都係唯一

澳門除了手寫招牌有其獨特性,Benny又以會館所見到的書法為例,道出這城市的手寫字的驚喜及故事。書法每次的書寫都無法重覆,以會館見到的榜書為例,其字體,造型、起筆、收筆,非常飽滿。漢字書寫好獨特,每一字的每一次書寫都不同,不會重覆;也會因毛筆、墨汁等的不同,使字型有更多變化。「漢字的書寫跟人,反映一個人的品德、寫時的情緒、心態、氣量。正如林師傅的字一樣,字跟人。若人不再寫的話再不能再模仿、學習。」

上架行會館

他又指,在會館亦內見到其法書法,其中有些字型未必很美,但同時則面反映當時華人識字率不高,能寫得一手好字的人也應不多。

尋找自我以得歸屬感、尊嚴

問及《文化字覺》的意義在那? Benny指,若對於自己以前的背景不了解,應從最有價值、最影響世界的東西——字出發、探索。當人們了解其所用的字體、字型的獨特、可貴之處後,才會對孕育這文化的地方有歸屬感及感到尊嚴。「這是一種字覺,也是一種高度的文化自覺。」

《文化字覺》從澳門開始,但澳門這城的字體有何特色?Benny回應指,澳門融合嶺南文化、中西文化。「澳門保留最最原始的繁體字,使用原體字,內地人未必識。保留漢原體字及粵語的重要,字型未必好獨特。但若以招牌為例中葡並存,當時澳葡政府甚至高過漢字,就大致知道係屬於澳門,香港都未必很多招牌同時有中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