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1 青洲 十年人事幾番新?
趁著城市總體規劃草案仍在公開諮詢中,今期訊報專題回顧青洲過往有關的規劃研究,協助政府回憶過去廿多年究竟為青洲作出了甚麼的計劃,當中又有多少推動落實。由1996年首份規劃至今已有超過二十年,不可以說青洲區完全零發展,雖然社區配套設施依然嚴重缺乏,但環境衛生明顯改善,亦有消防站正在興建中。區內的工業區也變得更國際化,不單有本地企業也有跨國企業進駐。然而,珍貴的自然資源青洲山仍未得有效的保育,四周仍是廢車場、修車場,未有跡象顯示這種狀況會改變;區內的休憩空間因私人土地發展逐漸減少。 然而,正如青洲老居民陳鳳所言「青洲很大,但點發展頭痛。」區內的土地多為私人地,公地較少,如何增加綠化空間改善區內的居住環境,需要考驗政府智慧。同時,如何使青洲山盡快得以完善保育,或大家應響應陳鳳所呼籲,廣大居民都關心青洲區規劃。當然,不只青洲區,整個城市總體規劃亦需要每一個持份者關心。  

宜人社區藍圖只是空中樓閣? ——青洲整治規劃演化

2020-10-01 青洲 十年人事幾番新?

文:記者小聚

時間:2020年10月2日 9:09

翻查政府資料,原來青洲都市化整治計劃有1996年版及2010年版。但2017年12月,工務局根據文化局的意見修訂了2010年「整治計劃」的部分內容,將綠化保護區擴大至整個青洲山山體,縮減了容許興建建築物的土地範圍,降低了部分地段建築物的最大許可高度。但工務局上述對的修訂,既未進行公開諮詢,也未對外正式公佈。

1996版相對粗疏簡單而且沒有予以青洲美好的願景。2010年提出的青洲都市化整治計劃,其願景旨在構建宜人社區。然而,在目前諮詢當中的城市總體規劃中,青洲、筷子基一帶劃入北區-1,其土地主要以居住區及公用設施。相比2010年的整治計劃,目前總規似乎也沒有予以青洲明確、清晰的發展方向。正如青洲老居民兼青洲坊會副理事長陳鳳所言,「政府不嬲對青洲唔係好重視」,「青洲山無定位,青洲無定位,規劃十年都冇用呀。」

陳鳳說:「政府重視橫琴,都要重視我哋青洲啦, 橫琴都可以重視咁多,做咩唔可以重視我哋青洲呢?⋯⋯青洲好寶貴,真係寶地。」

這老居民目中的寶地的確「周身是寶」。正如她在九月份一場城市總體規劃公眾諮詢會指出,青洲山是生態價值的自然資源區域,應規劃為生態保護區,故不可成為都市化地區。又指,區內的青洲山也不是一座普通的山,它具有重大歷史意義及經濟發展的寶山。它「是澳門唯一的、中國唯一的、世界唯一的歷史見證。見證了一個綠島變成青洲區,見證了明朝、清朝、民國、共和國四個時期的重要事件;見證了宗教幾百年的價值的寶山、見證了澳門從落後到發展的進程、見證了中葡關係、澳葡關係從管治、衝突、對峙、協商、融和到今天的友好發展。」她續說,「近年本澳青年昆蟲學者在青洲山上發現澳門特有的昆蟲:澳門細蟻、澳門麥羅田蟎、青洲大翼蟎等,只生存生青洲山上。青洲有數百年的特殊歷史,有中國第一個水泥廠遺址、36 棵古樹(近年死了幾棵未計在內)、百年修道院、十數個軍事設施連結等。」

最初擬規劃青洲山為綠化保育區

根據政府資料,1996年的青洲都市化重整研究計劃,規劃面積為260,000平方米,對青洲區道路網及青洲山周邊共二十六幅地段發展作出規劃。主要提到發展用地為 48 %、綠化用地為 11%及道路用地佔 41%。該規劃亦就樓宇的高度作了規定,由15米或70米以上,當時青洲山劃為綠化保育區。

十四年後,政府指,由於早年經濟低迷,以致區內發展緩慢,至今發展情況並未如預期理想,大部份地段及道路網至今均未能按照96年計劃發展。於是,青洲都市化整治計劃2010出現。

規劃再變考慮輕軌  青洲山或變公園

在2010年版的青洲都市化整治計劃中,當時政府考慮輕軌第二期方案應考慮青洲支線;取消青洲區內工業用地,及撤走中途倉。取締無牌修車場,整頓區內修車場及廢車場環境污染情況;又建議青洲山屬已評定的地點,不適宜進行城市建設開發,將作市政公園建設。土地工務運輸局期望透過重新規劃,把青洲打造成環境優美、配套設施完善的居住及生活社區。

在2010年版規劃當時規劃中面積為238,800 平方米,建設用地總量是120,080 平方米,共劃分成為52幅發展地段。預測未來居住人口將達兩萬多人。在用地功能則劃分為非工業用途地段、公共房屋、社會/公共設施用地、教育設施/學校用地、綠化用地、公園廣場等。政府亦計劃設文化活動中心、文化活動中心、公共停車場、安老院、海關、消防/治安單位及綠化保護區等。為了呈北高南低之勢,保持青洲山,以至區內樓宇視軸線由北至南,遞減錯落,高度由15至80米或上。青洲山屬已評定的地點,不適宜進行城市建設開發,將作市政公園建設。

陳鳳指,雖然今次總規對青洲內地方劃以居住、工業、環境保護等幾個方向。若要為青洲未來找出個規劃,則先要解決青洲山和青洲區的定位,但她對區內的未來發展期望不太高。「政府真係要合情合理盡快落實土地歸屬問題,先可以完成總規。我地很需要公共設施,但政府地太少啦。掌握晒係私人手上,政府要如何處理好關鍵,要面對現實,社會也要面對現實,(土地)攞番嚟都係為咗服務廣大市民啫。」

雖然宜人社區的藍圖吸引,但可惜只是空中樓閣。即使十年過了,青洲未來的輪廓仍是含糊,區內沒有輕軌、青洲山公園、文化活動中心等;但多了海關、中學及大學、批發市場等。然而,影響居民生命財產的燃料中途倉仍在;市民珍惜的青洲山,在其山內及山腳仍四散的廢車場、修車場十多年後仍在,而且似呈上昇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