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拆解總規2020年總規及輕軌東線諮詢 新聞檔案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草案現正進行公開諮詢。然而,雖然特區政府常將「科學施政」掛在口邊,但城市總規如此重大的法定規劃,其草案卻幾乎毫無數據支持可言。有城規人士直指,草案文本對區域關係分析闡述不足,現狀資源情況和問題分析不清,專項規劃深度不足,且未能從政府公佈的材料中看到現狀和資源用地等方面數據;規劃方面的指標數據也欠缺,甚至每區的現況分析、基本人口、房屋、產業、文教設施、社會服務網絡、交通、跨區需求等基本資料亦一一欠奉。

商業區規劃零散難吸引大公司落戶 發展總部經濟或成空話

089 拆解總規2020年總規及輕軌東線諮詢 新聞檔案即時報道論盡紙本

文:記者殷憂

時間:2020年09月18日 18:18

特首賀一誠曾表示,澳門簡單低稅制有吸引力,不少內地企業有意來澳設總部,但澳門欠缺甲級寫字樓,故當城市總體規劃出台後,歸納一個區域發展CBD(中央商務區),興建甲級寫字樓,讓內地企業選擇來澳門發展總部經濟。總體城規諮詢文本也提到:「構思發展多個商業圈,助力本澳開拓高端產新核心,把握橋頭經濟新機遇,促進經濟商度多元,提高城市經濟韌性及綜合競爭力,配合未來經濟戰略發展,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產業新合作。」

理想是美好的,但具體又要如何落實?一直未見政府交代有何打算或研究。除了特色金融外,有發展潛力的本地產業最缺乏哪類空間和硬件配套設施?同時,總規亦明言要「抓緊大灣區機遇」,若他朝輕軌接通橫琴後,產業會否外移導致影響辦公室需求?政府有否評估過?如此種種,都未見總規草案就商業區的建議有對症下藥。

分佈零散缺群聚效應 與政府政策「斷鏈」

事實上,社會對於慕拉士大馬路一帶的工廈被劃為商業區亦有質疑。

事實上,社會對於慕拉士大馬路一帶的工廈被劃為商業區亦有質疑。

城規師林翊捷指出,總規草案的商業規劃十分零散,無法產生聚集效應,吸引不了大公司落戶澳門,難以發展特首賀一誠提出的總部經濟。

林翊捷指,現時總規草案的商業區分佈零散,發揮不到集聚效應,「大公司老闆一睇呢個佈局,就唔會嚟」。因為所有大城市的商業中心區都是集聚佈區,即使並非高樓大廈,但亦不會如此零散分佈。而甲級寫字樓是要求的,亦需要很多配套,例如酒店,消費場所,以至公共設施的規劃設計,檔次高很多才能配得上大公司領導層的品位和格調,「所以慕拉士係絕對做唔到的。」

「例如一些三尖八角的地塊喺無得傾嘅,甚至停車場都有要求,老細唔會停在大街上等入停車場的,大廈裡面要有老闆專用電梯,全部都係有要求,而唔係建一幢,而是要建一群,人哋要睇到咁樣既商業中心規劃,才會來澳門投資建甲級寫字樓,那些大公司才會留在澳門。」

《總規》草案建議將市內工業遷至四個工業區,但青洲跨工區已沒多少土地。

《總規》草案建議將市內工業遷至四個工業區,但青洲跨工區已沒多少土地。

事實上,社會對於慕拉士大馬路一帶的工廈被劃為商業區亦有質疑。工廈的業權問題要如何解決?現有的工業區能否容納現時分佈各區的工廠?如果要為工廈變商廈政策鬆綁,究竟應改的是土地用途還是工務局的《都市建築總章程》?事實上,目前租金相對低廉、地方闊落的舊工廈已是一個又一個的綜合商業活動場所,不少中小企辦公室及其他產業活動都寄居於此。在毫無相應措施下抛出工廈用途轉型旳建議,最後只會刺激租金再次飇升,令各中小企業受害,未見其利,先見其弊。

林翊捷也指出,城市規劃的基本邏輯是「政策指導規劃,規劃引領發展」,但今次的總規草案很明顯是與政府的政策「斷鏈」,亦做不到賀一誠所提出的發展構想。「這份諮詢文本沒有體現到澳門未來想做的事,我覺得呢個係整份總規草案最大的弱點。你話想做商務,到底想做什麼商務?想工業轉型,轉型成為什麼?同樣是工業設施,擺石油氣是工業設施,做杏仁餅都係工業設施。你唔確定做什麼產業,點樣配套空間呢?」

新城B區亦有一片商業區。資料圖片

新城B區亦有一片商業區。資料圖片

現時原海洋世界用地擬規劃為商業區,但社會有不少反對聲音,認為更適合規劃為海濱綠化休憩區。林翊捷認為,原海洋世界用地與南灣湖有視覺連繫,只是一橋之隔,如果可以聯同新城C區,甚或新城D區打造為澳門的商業中心區,或可產生群聚效應。政府要發展總部經濟作為澳門的經濟支柱,需要有更多思考,包括澳門的實際情況是否可行?規劃上能否做好配套?如果做不到就要修訂政策。「如果行得通,係財路的話可以做,其他地方亦可以做公園,如果呢項政策是注定失敗,咁不如用來種草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