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典範來論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論盡紙本
很多人形容,澳門是「乖孩子」,香港是「壞孩子」。先撇開這種家長式管治思路不談,因應香港「反修例運動」的發展及澳門獲封「一國兩制的成功典範」,港澳兩地又再牽起有關「一國兩制」的討論與關注。澳門這個「典範」是如何形成,又可否持續?更重要的是,這些換來了甚麼?

【讀者來論】我們期待的,是一間在澳門不可或缺的電影館

086 典範來論戀愛電影館被休息事件簿論盡紙本

文:半島師奶(梁健、勞嘉翠)——-動畫師

時間:2020年06月17日 11:11

當今天知道拍板不獲續約戀愛電影館的消息時,我們內心都非常失望。在拍板經營這三年裡面,電影館從無人知曉到有聲有色,我們除了感受到他們推廣本地電影文化的熱誠外,還感受到他們對創作人的尊重,會主動把本地作品放在第一位,爭取每周末的「看見澳門」單元,也會給予創作者放映費用。選片方面也十分優秀,他們會用心搜羅世界各地質素高,而又很少機會接觸到的好電影,印象比較深刻的一次,是吉卜力團隊製作的《紅海龜》動畫,由於是外國(荷蘭)導演,而非主力宮崎駿執導,所以鮮少人知,即使澳門以外的電影院,也會基於商業考量而不上映,唯獨拍板能洞悉佳作,於動畫祭中放映,現在回想起來,幸好有拍板,不然,我們的視野會很狹窄。

那些獨立電影和比較另類的B級電影,過往我們要靠網絡偷看盜版,實在不能與大銀幕相提並論,即使與澳門以外地區的藝術戲院相比,拍板獨特的眼光也有別於他們。而且不止放放電影那麼簡單,除了達到每個月有豐富內容的專題影展外,背後策劃的活動、分享會、影人交流、工作坊等等,都有助推動電影業界發展,讓藝術更貼地,不斷加場的《梵谷:星夜之謎》就足以證明拍板能做到藝文電影與商業市場兩者並行,實實在在成功吸引到普羅大眾購票入場觀看。

至於對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無論是營運總監還是工作人員都很友善,沒有架子,會把來來往往的每張臉都牢牢緊記在心中,真正做到和大眾打成一片,很溫馨,有家的感覺。即使電影散場後,大家還是不願離去,會毫無負擔地圍在一起,互相分享觀映感受,關心對方的拍片狀況,這是基於拍板的悉心經營,才會有舒適的文化環境和氛圍,我認為,澳門特有的人情味正正體驗在這些地方,他們的努力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雖然這樣說好像有些偏頗,事實上,如果這三年不是拍板經營,換成其他公司,我們不會有如此深厚的感情。

以我們「半島師奶」為例,大家進場看到的場內提示動畫,澳門就只有拍板會選擇本地原創,Rita當初邀請我們製作時,說她在外地的電影院看過以動畫所做的場內提示,覺得好有趣,想在澳門嘗試,正因為一個嘗試的心態,讓電影館更有澳門的味道,與此同時,這個動畫也成為了澳門人對於電影館的一個共同記憶。而最近因為疫情的關係,Rita更提議師奶畫四格漫畫向觀眾宣傳電影館的最新應對措施,在大家工作收入都有嚴重影響底下,Rita會優先考慮本地創作人所面臨的困境,此舉十分窩心。還有每逢暑假的「夏日世界動畫祭」,會邀請本地插畫家每人繪畫一幅對放映動畫的觀後感插畫、舉辦親子動畫工作坊等,這一切對於我們都是珍貴的經驗。

但以現階段的招標評分準則來看,價格最低的那間公司,在網上只找到過往寥寥可數的節目內容,公司背景不清晰,是誰作為藝術總監和營運總監都不知道,資料毫不透明,可以說大家對這間公司是完全陌生,我們只能十分無奈和被動地接受。就好像當年建設輕軌一樣,以「價低者得」的評核標準,用三年時間下賭注,不同的是,輕軌「洗濕了頭」必須繼續下去,政府願意無止境地撥款,電影館假若由經驗不足的公司經營,即使因為無法預視未來營運所面臨的各種問題而超支,政府也不會投放再多的資源,可能會導致節目質素拙劣,最後會不會因此「擺爛」三年?反正三年後重新開標,他們大可以不繼續,然而我們就沒有了寶貴的三年成長的時間,最怕這種情況。加上行政長官說過未來會對文化經費大大削減,所以「價低者得」作為評定標準並不意外,但擔心這樣的政策,會否等同「頂爛市」,不需任何電影經驗,無從判斷經營者的選片口味是否合符理想,變相毁掉前面做得很好的三年,除了時間上的浪費,觀眾的流失和培養不起來又如何計算?對電影館的未來十分憂慮。我們認為標書必須做到準確而具體的藝術評定標準,以及項目列明,而不是流於表面。

希望未來經營戀愛電影館的團隊能繼承拍板以往的經營方針,請你們向公眾證明想要推動電影的決心,能否建立一間不可或缺而能代表澳門的藝術電影館,展示應有的凝聚力和號召力,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圖:半島師奶

 

﹝來論照登,僅代表投稿人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