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圍城論盡紙本
不諱言,澳門之所以能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除了是依靠大量外來遊客的消費來支撐,外僱貢獻的勞動力也佔一席位。有學者表示,澳門的經濟主體必須大量依賴外來的人,不管是工作的人還是消費的人,在任何因「人的流動」所帶來的危機面前,例如犯罪、例如疾病,澳門都是脆弱的。但也讓人深思的是,在「圍城」之下,病毒或許被擋在關外了,境外的人、境內的人就安然無恙嗎?

經濟前景不明 就業現暗湧 外僱:擔心被裁員

#084 圍城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05月1日 11:11

根據勞工局的數字,截至2020年2月,聘用最多外僱的行業是酒店及飲食業,涉及外僱超過5萬4千人。但受疫情影響,澳門遊客數量大減,經濟前景不明,老闆大嘆有壓力,「打工仔」也擔心公司裁員,在「本地人優先」的政策下,外僱也憂慮自己會首當其衝。有學者認為,外僱在疫情下的情況尚需要更多研究,其就業方面也要視乎澳門的經濟走向的方向才能作分析,又指,大部分的外僱都很重視自己的衛生跟健康,「因為他們比起我們更沒本錢生病,他們比我們可能有更多焦慮,因為他們家鄉的人失業了等等。」

外僱:若被辭退該怎辦?

來自菲律賓的外僱JENNY約半年前來到澳門,在一間酒店任清潔。她表示,這期間公司沒有給她安排額外的工作,也有提醒他們勿與朋友聚集。「之前去哪裡都可以,可以跟朋友見面,但現在就是上班、下班、上班、下班。」「有點不開心,因為不能與朋友見面,但因為疫情也沒辦法。如不依照政府呼籲,可能會有更多的受感染個案。」

現時JENNY與其他外僱合租同住,全屋共十人。每人每月攤分的租金連水電費約九百元,即法定的住宿津貼五百元其實並不足以應付,這幾個月因為政府免繳水電費負擔才稍為減少,但疫情初期人人到超市搶購物資時,他們怕物資會短缺,也只好一同搶購。JENNY坦言,當時物價不低。她又提到,公司與她簽約兩年,二月至今公司曾要求她放部分年假,但都是帶薪,目前未有強制員工放無薪假或離職,她對現時仍有工作感到幸運,但亦直言擔心公司會因經濟轉差而裁員。「我是新來的,介紹費較高,才剛剛分期付清。」

「本地人不喜歡洗廁所吧?如公司辭退我,我也不知該怎辦,因為我付出了很多。或者我會留下來找其他工作吧。」

「兄弟和家人都在家鄉。因為封城,他們都不能外出。我要多寄點錢給他們。」

公司也早在政府收緊入境政策前就為外僱員工做好留宿準備。

公司也早在政府收緊入境政策前就為外僱員工做好留宿準備。示意圖片

學者:外僱處境是結構性問題

今次疫情究竟會令外僱在澳門的生活有多大影響,或可由就業和社會目光兩方面檢視。研究移工處境的學者呂家玟認為,外僱在疫情下的情況尚需要更多研究,其就業方面也要視乎澳門的經濟走向的方向才能作分析。「現在澳門的外僱,多是從事建築、酒店業、家傭等。建築業就要看一些項目還要否繼續,例如賭場、酒店、經屋。」「酒店跟服務業一定會受很大影響,我相信酒店和服務業如果裁員應先會優先裁減外僱吧。所以這行業的外僱可能會受到較大的影響。」

就社會目光方面,有移工表示,有東南亞外僱確診感染新型肺炎期間,自己到巴士站候車時,一些本地人會突然走開,令她感覺很受傷。社會上則有意見認為,外僱群聚、共住的人數多,易有傳播病毒的風險。對此,呂家玟認為,判斷外僱是否有較高傳染病毒的風險時應持科學態度,而一些外界擔心的情況,有時也是社會結構下的問題,並非外僱自己的選擇。

「有些人擔心外僱群聚,會較多跟一些不認識的人接觸,我覺得不一定會,因為他們能去的公共地方也跟我們一樣,就是街市和超市。」但他們同住的人比較多?「這就不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了。現在的住宿津貼是每月五百元,以澳門現時的租金水平根本不夠,這才促使他們更多人聚在一起。這是結構性問題,也不會是這次發生疫情才有。」「我自己去過好幾個boarding home(外僱合租的住宿),我覺得沒有很多人來來去去,就是一般家庭,他們的生活也很簡單,因為下班已沒有力氣了。」

「他們也有說,其實他們也很害怕自己的同胞從外面帶病毒進來,所以為他們來說,不是所有菲律賓人都一樣。我們不應把所有菲律賓人或所有印尼人都等同,視作高危族群。」

呂家玟認為,澳門今次防疫上,外僱也被包括在口罩保障計劃之中是不錯的措施。她又指,大部分的外僱都很重視自己的衛生跟健康,「因為他們比起我們更沒本錢生病,他們比我們可能有更多焦慮,因為他們家鄉的人失業了等等。」

「不要害怕和恐懼,要想一個較好的保護和防患措施時,要較有科學的根據。這群已在澳門生活的外僱,其實跟我們一樣安全,他們也同樣害怕。」「我覺得要呼嘯大家用科學態度去談他們是否真的有比較高的傳染性。如果有,是怎樣的行為導致他們有較高的傳染性,然後針對這些行為去做處理,而不是針對這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