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圍城論盡紙本
不諱言,澳門之所以能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除了是依靠大量外來遊客的消費來支撐,外僱貢獻的勞動力也佔一席位。有學者表示,澳門的經濟主體必須大量依賴外來的人,不管是工作的人還是消費的人,在任何因「人的流動」所帶來的危機面前,例如犯罪、例如疾病,澳門都是脆弱的。但也讓人深思的是,在「圍城」之下,病毒或許被擋在關外了,境外的人、境內的人就安然無恙嗎?

外傭也配合抗疫:幫自己,也幫老闆

#084 圍城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05月1日 11:11

新型肺炎橫行,默默配合抗疫的除了澳門市民,還有一班外籍家傭。在本地疫情最緊張之時,不少僱主要求本來外宿的家傭在家中留宿,以減少她們外出的需要,不少家傭都願意配合。和不少澳門市民一樣,有家傭為遵照「勿聚集」呼籲犠牲了和親友慶祝生日,也有人周日放假也留在僱主家中。有家傭分享:「大家一起支持(抗疫)吧,老闆和我們做家傭一起合作,清潔屋企,自己做好衛生,不要到處走或許多人一起傾偈唱歌跳舞之類。少點出去,可以幫到自己安全點,又幫到老闆安全點。」

也有家傭表示,早前有東南亞外僱確診感染新型肺炎期間,自己到巴士站候車時,一些本地人會突然走開,「這令人很受傷。為甚麼要這樣?我們都一樣,你知道要注意的事,我也知道。這令人很傷心。」

要等僱主到回房間了才可在梳化休息。

要等僱主到回房間了才可在梳化休息。示意圖片

配合「留在家,齊防疫」 
外宿家傭願留宿

全城抗疫,家傭與僱主大約是互相合作的兩個群體。任文職的Karen育有兩個女兒,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故有聘用家傭姐姐幫忙料理家務,全屋連同「姐姐」共七人一起居住。疫情期間Karen在家工作,眼見情況越趨嚴重,於是要求本來已是留宿的「姐姐」周日也不要外出。「我的家傭姐姐十分合作。原本打算補錢給她,算是她星期天也上班,但她選擇星期天照樣放假,但留在我們家房中放假,也算是令我們十分放心。有日她有提過想放假和她的妹妹慶祝生日,但我說不希望她放,因為我自己也受疫情影響不能上班數星期,可想而知情況是嚴重的。由於她向來有商有量,所以她也放棄了外出的念頭。」

本來外宿的菲律賓家傭Jasmin也在疫情期間應僱主要求在其家中留宿,直到情況稍為好轉才再搬到外面居住。Jasmin指,僱主家中有長者也有小孩,「公公身體較弱,所以我答應了。因為如我走來走去,他們誰病了,會是我的責任。」

本來外宿的菲律賓家傭Jasmin也在疫情期間應僱主要求在其家中留宿。

本來外宿的菲律賓家傭Jasmin也在疫情期間應僱主要求在其家中留宿。

「問題是他們家地方不大,」她笑道,「他們想讓我有個房間,但實在不行,於是我在梳化睡,而客廳有裝監控鏡頭。他們也有問過我會否想跟小孩同睡一個房間,但我也坦白說:我會打鼾⋯⋯」

Jasmin坦言,這段留宿日子非常苦悶,「我在澳門工作四年了,從來沒試過要留宿。留宿三個星期後我也有跟僱主說:真的很悶⋯⋯」她又指,這段時間雖是留宿,但工作時間基本一樣,只是小孩會因沒有「辦公時間」的概念在晚上也找她,自己也要等僱主到回房間了才可在梳化休息。但她指,有些臨時要留宿的朋友只能睡廚房,也有本來是暫時留宿的朋友變成一直留宿,然後難免要超時工作,「不是所有僱主都很壞,也不是所有僱主都很好,還是有些人會藉機佔僱員便宜。」

疫情期間 僱傭相處挑戰大

誠然,這段期間也不是所有僱主和家傭都順利相處。來自印尼的家傭Erik表示,有些朋友反映,僱主要他們在家中留宿,「但僱主把自己的朋友都請回來,一起打麻雀,吃大餐。他們也不聽政府的指示『勿聚集』嘛。」Jasmin和Erik都指,這段期間曾聽聞有僱主表示如家傭不肯留宿就「剪卡」,或有家傭因不肯聽從僱主要求、堅持在假期外出而被解僱。「但如好好和家傭說,她應會明白嚴重性的。」

來自印尼的家傭Erik表示,有些朋友反映,僱主要他們在家中留宿,「但僱主把自己的朋友都請回來,一起打麻雀,吃大餐」。

來自印尼的家傭Erik表示,有些朋友反映,僱主要他們在家中留宿,「但僱主把自己的朋友都請回來,一起打麻雀,吃大餐」。

她們又指,這段期間也有謠言出現,「例如網上有人說某家傭染病了,叫大家不要用她,但這根本是假的。」另外,有人放假回鄉後因航班停飛及澳門禁止外僱入境等原因,不能回澳上班,但也有僱主千方百計希望安排家傭回來,只是最後徒勞無功。「買了由菲律賓去馬來西亞的機票,打算由馬來西亞再飛回來澳門,但菲律賓所有航班停飛,她僱主花了很多錢,但她還是回不來澳門。」

互傳資訊 及時準確最重要

要有效抗疫,及時的資訊非常重要,也有助紓緩這期間的多種不便。Erik指,自己有追蹤澳廣視英文頻道、澳門政府消息和印尼大使館的公告,「所以都知道最新情況。交通方面,就看看巴士站的告示,葡文也照看,通常沒英文的,就中文和葡文。有時也會問人,他們都會告訴我們。」

「我們看到甚麼消息也會在群組分享。」Jasmin補充,但她亦坦言,一些生活的資訊她們未必知道。「有天我要去北安,在巴士站等了兩個多小時,但一架車都沒有。」那怎辦?「在網上發帖問。會先試第一個留言說的方法,不行就試第二個。」

僱主當然也是重要的消息來源之一。僱主說「封關了,怕沒物資了」,不少外僱也於是趕到超市搜購物資,Erik是這經歷的一分子。「初初找不到清潔劑,都賣光了,食物也是,也怕沒東西吃。後來政府做得很好,就不怕沒清潔劑、沒食物。現在在超市、藥房都能買到,貴點就貴點吧,買到就可以了。」

來自菲律賓的家傭Jess坦言,早前有東南亞外僱確診感染新型肺炎期間,自己到巴士站候車時,一些本地人會突然走開。

來自菲律賓的家傭Jess坦言,早前有東南亞外僱確診感染新型肺炎期間,自己到巴士站候車時,一些本地人會突然走開。

外僱齊心同防疫 

Erik和Jasmin都表示,疫情期間也有不少憂慮。「不只是僱主,不只是澳門人擔心,我們家傭也很擔心。擔心會沒有了工作,擔心會感染或傳染,擔心怎去應對。」「有時巴士人很多,也會擔心受感染。」

對於有指一些外僱常聚集會令病毒傳播的風險上升,Jasmin指自己和朋友都很擔心聚集會容易傳染。「我們都很重視澳門政府的防疫措施。有些人就是喜歡聚集,我們也控制不了。我們只能提高警覺,盡可能跟從政府的措施。」也來自菲律賓的家傭Jess坦言,早前有東南亞外僱確診感染新型肺炎期間,自己到巴士站候車時,一些本地人會突然走開,「這令人很受傷。為甚麼要這樣?我們都一樣,你知道要注意的事,我也知道。這令人很傷心。」

超市供應一度緊張,有家傭也因此到超市搶購。

超市供應一度緊張,有家傭也因此到超市搶購。資料圖片

「我們也會提醒朋友外出時要戴口罩。只要提高警愓,注意衛生,多用酒精搓手液就沒問題,擔心太多也會死人的。」「大家一起支持(抗疫)吧,老闆和我們做家傭一起合作,清潔屋企,自己做好衛生,不要到處走或許多人一起傾偈唱歌跳舞之類。少點出去,可以幫到自己安全點,又幫到老闆安全點。」Jasmin和Erik說。

寄掛遠方家人 卻不能回家

身處異鄉,幾位家傭一方面盡力配合澳門的防疫措施,另方面也擔心家鄉的疫情發展。新型肺炎橫掃全球,東南亞多國的疫情也嚴重,不少地方實行封城,遠方家人的生活都甚受影響,既不能下田,物資也短缺。Jasmin指,自己多寄了錢回家,「我女兒還有三個孩子。」只是封城之下家人如何拿到錢也是一個問題。Jess和Jasmin也透露,雖然她們想念家人,但即使她們回鄉,也擔心家人會怕她們帶有病毒,不會歡迎她們。

「我想回家,但不想在這情況下回家。他們在村裡,應該是安全的,我不想把病毒帶回去。他們會覺得澳門有人染病,如我回去,你猜他們會張開雙手歡迎我嗎?不會的。有些朋友已跟我們說,這情況發生在他們身上了。」移工在疫情下無奈的兩難,關乎澳門,也關乎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