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齊守光影夢論盡紙本

  2019年12月20日,文化局宣佈,將於為戀愛.電影館提供營運服務的外判公司「拍板有限公司」完成三年營運服務合同後,就放映系統、場地設施等軟硬體部分進行檢查維護及修繕工程等工作,預計於2020年第三季完成⋯⋯期間,戀愛.電影館將持續由文化局營運並推出一系列活動,活動詳情將於稍後公布,又指將計劃以公開招標方式對電影館營運服務進行判給。
  消息一出,震動的不只有電影圈,不少市民也對當局的處理頓感愕然,直指為何電影館可以給文化局辦活動,但不能給繼續營運放映電影;為何維修不能分階段進行,更長達三季;為何最後十日才向公眾公佈;又為何未能清楚說明何時公開招標;為何招標未有一早進行,要市民承受「空窗期」。直至2019年12月26日,新任社文司司長歐陽瑜表示修繕工程會分階段進行,並將與「拍板」短期續約,電影館的營運亦會儘快公開招標,事件方暫告一段落。

當電腦系局長接管社文司——專訪社文司新司長歐陽瑜

081 齊守光影夢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20年01月24日 16:16

歐陽瑜有一種效率。《論盡》邀請三位新任司長專訪,這位社文司新司長最早回覆應邀。訪問原定於早上11時。前一日疾控中心主任林松從武漢考察回澳,訪問當日歐陽瑜即要進行跨部門會議,於是將訪問時間挪前——部門會議後她要與其他司長參加行政長官宴請中文傳媒負責人的活動。

電腦系畢業、1994年進入公職任司警局高級技術員,2000年轉到身份證明局並升至局長;歐陽瑜是今屆政府主要官員中唯一的女性。

電腦系畢業、1994年進入公職任司警局高級技術員,2000年轉到身份證明局並升至局長;歐陽瑜是今屆政府主要官員中唯一的女性。

電腦系畢業、1994年進入公職任司警局高級技術員,2000年轉到身份證明局並升至局長;歐陽瑜是今屆政府主要官員中唯一的女性。訪問這天她掛着淡妝;2020年甫至,鼠年將近,之前的長直髮變成了捲髮。閒聊時說起藥房早前口罩缺貨,消息上午開始傳出,相關部門同日即發新聞稿指「當局會確保本澳口罩存貨及供應穩定」,歐陽瑜指,是藥房的口罩供應一時接不上,但部門都知道哪些廠會有貨,「協調返,冇問題。」語調利落。

身份證明局的大挑戰——為首次「現金分享」作準備

但新任社文司的挑戰才剛開始。

事實上,由宣誓、履新,到訪問這天,前後不足一個月,歐陽瑜即要反應的事接踵而來:戀愛電影館的營運合約、武漢不明肺炎、旅遊稅、立法會口頭質詢……由身份證明局局長升任社會文化司司長,要轉到完全不同的範疇工作,她坦言要面對的事是多了,但現在遇到的問題與在身份證明局時面對的,也類似。

「例如現在是沒有口罩,身份證明局也試過就證件要催廠供貨,有時供應斷鍊那些還更緊張。這些畢竟也是行政上的事。行政上的,各個部門大家遇到的都是相似的,這是第一。第二是民生的。在身份證明局工作時,好像不太民生,其實最民生。因為許多部門面對的對象都是一部分的澳門市民,而身份證明局面對的是所有的澳門市民,一個不漏。」

「所以說(現在)工作多,當然多,我以前其實工作都多。」歐陽瑜笑道,以前也試過要加班到凌晨兩三點。「當然,身份證明局的事上了軌道後,程序優化、都調節好後,近幾年都不會有這些情況出現。最忙是更換新系統、新證件時,事實上也是很多功夫,很大壓力。」

身份證明局被譽為澳門特區政府「最高效的行政部門」。外界看身份證明局風平浪靜,每日都是按章工作,朝九晚六,但當要配合新政策、範圍又廣及全澳市民時,身份證明局的壓力也隨之而致。歐陽瑜憶述,最記得的一次挑戰是「現金分享」——當時政策一出,大批人士即到身份證明局申請成為澳門居民。

立法會舉行全體大會,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回應由議員提出的口頭質詢。

立法會舉行全體大會,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回應由議員提出的口頭質詢。

「我記得當時定了一個日子,這日子前攞身份證就可以攞現金分享,於是一下子很多人來申請,每日排隊的。我記得那時幾乎圍繞中華廣場一圈,我們內部要不停批。當時除了批,我們的程序也很嚴謹,第一,不可以出錯;第二,要儘快在我們服務承諾的,或法律規定的時間內要批到這個申請;第三就是我們要在很短時間內構建到一個現金分享的系統,要跟財政局(聯通),財政局又要與銀行接駁,把支票印出來。」

支票不能出錯,但當中牽涉的細節也多,要考慮各種情況及處理方式,例如一張支票報廢後在甚麼時間點可再發一張等,這需要一個相當完整的系統。歐陽瑜指,身份證明局當時幾個月內設計流程並完成系統。「我們定資格,我們印支票,我們送支票。我們是當時背後的一份子。做到現在,一直都沒甚麼大問題。資格都釐定得很清晰,但大家不知道這是幾個月內一下子走出來,同事是做得很辛苦。」

「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跨部門合作的例子,是非常成功的例子。那時很多部門合作一起做,而且大家同心協力是做得好。」由局長升任司長了,之後也會捉緊跨部門合作?「會的,即我不認為有甚麼問題 。因為我有幾次跨部門合作的經驗,例如自助服務機。大家都看到自助服務機有很多部門的系統,如現金分享、醫療券。」「醫療券當時都是身份證明局定資格,印醫療券的系統也是身份證明局做的——因為要有資格才可印券。這是一些跨部門合作很成功的例子。我覺得只要大家有心做,沒問題的,一定做得好。」

施政方針有了嗎?答:正構思

歐陽瑜回應時很喜歡「第一、第二、第三……」地一項項細數,讓人彷彿在聽她的思考步驟;問及未來工作,她沒有大喊「社文司最光輝的五年」,也沒有直言「仲更加要加快!要令市民得到更好的服務!」——歐陽瑜的說法是「要雙贏」:優化程序,讓同事節省人力又方便市民,也提到「要一步一步,不能迫得同事太緊要」;別人質疑她在社文範疇毫無經驗,她的說法不是「沒有我做不到的事」,而是「社文司這範疇,有教育有醫療有文化有體育,沒有一個人可以全面覆蓋,但我們有很專業的團隊,很專業的同事來幫我們完成,只要我們的方向定得好。」

主要官員宣誓後,即日,戀愛電影館營運合約前景不明的消息爆出,歐陽瑜首日上班即表示會先與營運團體續約半年,維修工作會分階段進行,且會儘快公開招標。一些影像工作者對此表示歡迎,覺得比以往的冷處理進步,也有人認為最後會否「跳票」仍要觀望,且澳門需要的除了是戀愛電影館,還有長遠的文化發展策略,而這方面在澳門一直缺席。

而就此,司長受訪時亦未有透露任何藍圖——新任政府首份施政報告將於數月後出台,開始構思施政方針了嗎?歐陽瑜的答覆是:「構思緊。」有甚麼亮點?她笑道:「要獨家(消息)嗎?未有,未出到。」新中央圖書館、愛都酒店等計劃,檢視進度如何?她只道:「確實,我們是在檢視那程序,但現在真的未講到具體用甚麼措施、方案,但市民的想法我們真的有放在我們檢視的過程中。我現在只能講到這裡——幾個大工程我們都在檢視。」

藝團進駐工廈的尷尬,歐陽瑜也直言知悉。「我們其實在檢視有甚麼地方可以做得到。現在完全未有定案的——例如政府是否有一些空置物業,會否有一些地方、覺得是好的,可以拿來用?但現在未有定案,但我們真的在找地方。所以我們真的有聽藝文團體的聲音。」與他們見面了嗎?「未。行政長官之前見了很多團體,他給了我們一本簿,(上面)每一個要求我們都有看,然後我們看哪些需求可以儘快解決、儘快做。所以我們都在做,但畢竟現在時間尚短,很多未有結果出來。」

望妥善分配資源 改善醫療

回應中盡是「正檢視」與「正檢視」,但話風之中這位司長顯然對衛生範疇已有些想法。行政長官賀一誠曾指社文司範疇公帑支出大,對此歐陽瑜也說過「會應使則使,不應使的一分錢也唔應該多使」。衛生局多年來一直是特區政府中預算最高的部門,但市民對澳門的醫療質素可謂怨聲載道:候診時間長、醫療質素參差……如此種種的聲音多年來從未止息。歐陽瑜指,這段時間自己跟進醫療範疇最多,也不停與同事開會討論很多不同方案,希望既可提供好的服務又不浪費資源。「我舉一個例,例如晚上在衛生中心開診開到十點,但八點到十點之間可能每小時得一個、兩個病人。如這兩個鐘頭兩個病人,你可以想象我們浪費多少資源。但這些是否真的提供很好的服務?類似這些我們就要檢視一下。」

但可能那段時間真的有人會需要看病,即便只是一兩個?「對,問題是我們是否有其他解決方案給這位病人?如果有,是否需要咁多衛生中心擺咁多人喺度?如果有一個方案可以解決到,而病人又可以睇到醫生,就可以解決到,第一亦可以節省到資源;第二,亦不會令我們的服務質素下降。」

應對不明原因肺炎跨部門工作小組召開第二次工作會議。

應對不明原因肺炎跨部門工作小組召開第二次工作會議。

願擔司長一職 皆因候任特首一句話!

猶記得2019年12月1日,國務院宣佈根據澳門特區第五任賀一誠提名,任歐陽瑜為社會文化司司長,社會也曾因此熱議。有人指她對文化範疇毫無經驗,也有人認為無過去包袱的她可為這部門帶來新氣象。歐陽瑜憶述,當初承擔社文司一職,自己也經過一番考慮。「大家想的問題我自己當初都想到:為甚麼是我?這是第一個。第二是:我可否做得到?因為我自己是理工生,讀電腦的人喜歡每樣事一步一步,去到最後我們喜歡畫一個圖。我在心中就畫一個圖——究竟我做得到嗎?」

「當時長官有句說話觸動了我。他說,我本身的部門(身份證明局)是可以提供一些好的服務給市民,冇乜市民鬧——我不敢說沒市民鬧,是冇乜市民鬧——然後他第二句說話就是:為甚麼我們花了咁多錢在社文範疇,就有咁多人鬧呢?這句說話觸動了我。於是我就想,我可否做得到呢?而我覺得,我做人的理念和新一屆政府的施政理念很一致。我是從這幾方面來分析自己究竟可否做得到。」「所以主要是這兩方面:自己能否做到、理念是否一致。現在我覺得:我應該是可以做一啲嘢。」

「還是這句——這句我用了很多年——從心出發。每樣事你都要站在他們的角度出發;(服務)病人,站在病人的角度出發:(服務)文化人,站在文化人的角度出發。」「我們怎定方向呢?用心來定方向,就是每一個持份者他們需要的是甚麼,自己用心來想一想;再講簡單點就是『貼地氣』。他們需要甚麼,而我們為他們提供一些較適切的服務。大家可以看我們做的是否他們需要的,而我亦通過和他們多些溝通,或通過我們團隊,可以做得更好。」

誠然,善用公帑是新一任澳門政府的重中之重,社文司的服務需要便利、節約,但「應該花錢」究竟應如何判斷?究竟幾千萬公帑花在武林群英會、國際影展、文產基金等等是否「應該使」?究竟戀愛電影館的營運是否「應該使」?被視為小部分人使用的無障礙設施呢?保留具歷史意義的舊建築不算便利也費用不低,是否意味會被拆毀?究竟藝術活動的成效是否只能以觀眾人次與經濟效益去衡量?遊客人次又是否一切?

歐陽瑜憶述,最記得的一次挑戰是「現金分享」——當時政策一出,大批人士即到身份證明局申請成為澳門居民。

歐陽瑜憶述,最記得的一次挑戰是「現金分享」——當時政策一出,大批人士即到身份證明局申請成為澳門居民。

這一切問題,各方會各有意見,也正體現出社文司要面對各種社會價值的博奕。過去大家對社文司的不滿,並非只有「亂花錢」,而是花錢之餘政府只堅持己見、政策未能從根源改善弱勢的生活,亦未能令澳門更多元平等。歐陽瑜上任之時,公眾仍處於「光輝五年」的陰影之中,對一切紙上談兵也早已厭倦。由此,未來社文司要面對的挑戰,恐怕絕不會比五年前的社文司少。

後記:

新政府剛剛交接,這次歐陽瑜上任之初的「暖身」訪問也沒有深入到具體政策措施。訪問前也準備了一些「八卦」問題想問司長:會去看民間藝團的展覽和演出嗎?最喜歡澳門哪個舊建築?唯這天歐陽瑜的日程甚趕,訪問時間到點即結束以趕往開會。午後,她傳來一訊息:今日太趕,唔好意思。

司長,不用不好意思。找個時間,一起網上直播與網民聊天好嗎?或市民可有機會某次在劇場/戀愛電影館遇見你,一同分享某齣本地作品的觀後感想?還是你想到路環船廠,在百忙之中喘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