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檢閱五司論盡紙本
現任的第四屆特區政府五位司長,是特首崔世安 2014 年順利連任後組成的新班子。五年下來,各人表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今期《論盡》媒體紙本,我們在重溫五司這五年間曾面對的主要爭議同時,我們更需深究公共行政制度、問責乃至行政倫理。因為制度倘若持續不變,即使下屆五司全是新人上場,亦未可讓市民恢復對政府的信心,更遑論對新政府信任,亦新政府也難以帶來新氣象。

甄慶悅:五司需要大換班

#077 檢閱五司論盡紙本

文:論盡媒體

時間:2019年09月27日 12:12

候任行政長官賀一誠正籌組他的領導班子,公眾關切新一屆特區政府五司人選誰屬?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認為,新一屆政府需要大換班。

曾先後做過公務員及記者的經歷所具有認知,甄慶悅對這屆政府的觀察,習慣上有多個角度,而綜合而言他的評價是,整個政府施政真的乏善可陳,「你可以講是停滯不前,甚至是向後退。」

顯然,政府表現不濟,當然是政府高層的整個領導班子質素欠佳。這當中,特首這個班長「唔夠班」外,班上的「同學仔」亦多是不知所謂,有的執行力低下,有的則不知社情民意更遑論謙虛聽取民意,諸如此等,導致政府的公信力弱,且市民對政府以致對權貴的不滿與怨氣愈加積重。

毫無疑問,市民對政府沒信心,即使換了特首,若五司全部留任而過渡下屆政府,完全可以想像到這個政府亦只會繼續差勁下去,新特首賀一誠參選政綱「協同奮進,變革創新」的理念,當然就可能會只得個「講字」而難以實現。因此,社會包括眾多公務員都希望下屆政府的領導班子換人,起碼更換大部分司長,冀藉此以帶來新氣象。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傳新澳門協會副理事長甄慶悅。

做官太耐會離地、不知社情民意

甄慶悅接受《論盡》媒體訪問時評論到現屆政府的表現:「這五年是浪費了」;所以新一屆政府「我覺得應該大換班」。他的其中一個分析角度是,現任多位司長都為官多年,「做官時間長了,會離地,不知民間疾苦、不知社情民意,只留在自己的同溫層。」再者,政府不少政策制訂和立法,只是因應政府自己的公共行政需要,卻並不是因應整個社會發展需求。亦由此,人們看到的是,政府不少出台政策或立法建議,往往引起社會爭議,批評聲音紛陳。

「在公務員體系太耐,會令到思維僵化,對改革、創新的熱情不足,有的更會有抗拒。」「做官多年,跟社會比較疏離,有許多意見不接受,只鍾意聽贊好。」

另一方面,澳門官員體制的一個先天問題不是行文官制度,這在20年來的五司中,除了經財司前及現的兩位司長譚伯源和梁維特是來自社會人士外,其他大部分都是來自公務員系統。甄慶悅指出,由局長一下跳升任司長,但之前對轄下其他部門不了解,並不清楚的狀態下,如何有效監督及統籌已經是疑問了。顯然,香港文官制下對官員可有多方及不同層次訓練,但本澳官員「起碼沒有統籌的經驗積累,亦沒有經過很多歷練」。

體制上是存在的弊端,以及許多深層次老問題,其實是眾人皆知的,但20年來政府都沒有實質推動解決,任由老問題愈加積重,且面對新問題又束手無策或漠視,所以政府的管治水平就自是每況愈下。

現在,候任特首提出了要進行行政改革,不過體制的改良也不可一蹴即就。而眼前就要籌組下屆政府班子,故社會對甄選合適人選的事就甚是關切。甄慶悅認為,新司長人選的廉潔、具較強執行能力,以及願意與社會溝通,那是必需的,同時,針對過往狀況,還需要有全局觀念,以及對不同意見要有廣闊胸襟。

現任五司:各有不足

至於對現任五司的表現,甄慶悅有以下的評議。

行政法務司長陳海帆,因為「薦人門」,她的誠信到今天社會仍有質疑。雖然廉署調查指追溯期已過,但整個公務員隊伍和社會有很大質疑,到今時今日都水洗唔清嘅。在執行力方面頗弱,當中行政公職局「幾鑊嘢都搞到一鑊泡,你可以說(局長)高炳坤有政治責任,但陳司也有監督和領導的責任要負」。

經濟財政司長梁維特,熱情洋溢服務社會,但在經濟領域上看不到實際政策。當然,經濟範疇可做的不是太多,始終本澳是以博彩業為主,要推動適度多元則因為結構性原因等,故始終未能有太大的起色,而梁司在任內也沒有突破性的政策。

保安司長黃少澤,有執行能力,且重視警隊的廉潔風氣和紀律性,就任五年改善了警隊形象。不過,黃司處事作風「太過硬」,尤其在保安領域的立法工作,開始有些專橫的態勢。而這樣的「太過硬」做法從來都不是澳門社會的傳統。他似乎對民意有些抗拒,譬如保安司提出的幾個法案,當局對法律理解與社會看法不同其實也是正常的,然而,社會包括學者和關注人士等所提出的許多意見,當局大都會用以很強硬態度回應,成日就發新聞稿。令人感到作為一個司長的量度不夠。

社會文化司長譚俊榮,有少少志氣,這是可嘉的,但執行力就唔得,有些眼高手低,故績效不明顯。同時,在聽民意方面係聽得不好,不太接納社會意見。

運輸工務司長羅立文執行力高及是一個做實事的人。但他給自己的定位是「執漏司長」。無疑,他是收拾或收拾當中了許多爛攤子,這方面他是有表現的。不過,作為司長應該有前瞻性,不應只是做「執漏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