澀星系藝文爛鬼樓
逢每月第三個星期二刊出,歡迎學生、青少年投稿:[email protected]

母親的一課

澀星系藝文爛鬼樓

文:小草(投稿)

時間:2019年05月28日 15:15

人生在世,總會有感到迷惘、失意落魄的時候,那時候的我們都會封閉自我,但又想有人來當一盞明燈,帶領我們開辟前路。我曾經以為升上高中三年級會很驕傲自滿,作為最高的年級,可以呼風喚雨,但可惜事實並不是這樣的。高三,實在忙得不可開交,大學申請、各種測驗、報告、活動、比賽等開始堆積起來。有時候停下來想想,到底我的人生想做甚麼呢?面對不同的大學,一想到我小小的決策都可能會影響到我的未來,馬上就緊張起來,也開始感到迷惘,彷彿迷失在迷宮十字路般,找不到出口。

這時候,我的母親跟我說起她年輕時的經歷,她以往甚少詳細提及大學與畢業後的生活,我猜想可能是不想我們有樣學樣吧。原來,我母親是個崇尚自由又不怕艱辛的人。在以前的年代,能出國留學的都是有錢人,一般學生都會選擇鄰近地區或直接工作賺錢養家,但我的母親,家境不算富裕,但她一直嚮往到巴黎生活,當時巴黎對她來說就似天上的星晨,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存在,再加上語言障礙,重重難關包圍著她。我問道:「不放棄嗎?」「當然不,面對困境時最不應該選擇的就是放棄,因為這樣你就白白放棄了一個機會,必須要邁進第一步,才會有機會去實現你理想的人生。」她微微一笑,向我示意,彷彿看透了我的煩惱。是啊,就算在這胡思亂想也沒用,與其原地踏步,倒不如往前看,就算面對分叉路,面對各種選擇,也應勇往直前。有時候我們規範得自己太多,反而阻礙着我們前進。

母親繼續說:「那時候我選擇念舞蹈,單純是因為我喜歡,沒有想過日後是否能賺大錢這種普通人都會想的問題,在巴黎我刻苦學法文,結果成為了第一個不用再學法文的外地生,考進了舞蹈學校。有人說,是貧窮限制了生活,而我則覺得反而因為窮困,我得到了別人沒有的經驗和體會,下大雪時沒有雪靴穿,只能穿着帆布鞋去餐廳打工,然而我獲得了同事們送我新靴子的感動與溫情;認識到一幫志同道合、一同在法國打拼的朋友,艱苦時聚在一起互相勉勵⋯⋯雖然後來我並沒有從事有關舞蹈的工作,但我仍然認為這些經歷是無可取替的,沒有這些經歷,就沒有現在的我。曾經的迷惘,也將化為烏有。有時候人要向高難度挑戰,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裏。」聽到這裏,我茅塞頓開:縱使結局不似預期,但過程依然美滿。

 

(編按:【澀星系】是專門刊登澳門學生作品的欄目,很希望看到你的想法和關注,不要猶豫,現在就把你覺得不錯的作品寄給我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