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0 逃犯條例即時報道
港逃犯修例引發社會爭議 澳區際刑事法究竟搞成點? 去年2月台灣發生一宗涉及香港人的殺人案,而港府在今年4月向香港立法會提交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指香港現行《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均不適用於內地、澳門及台灣,導致港府沒有法律基礎去處理有關台灣殺人案的請求。而現行制度亦存在漏洞,如現時的個案移交方式,須藉附屬法例刊登憲報,在立法會討論後方可實行,無論在時間及保密需要上都不切實可行。即使隱蔽逃犯資料,基於案情的獨特性,立法會公開審議會驚動逃犯,審議期內當局不能採取臨時拘捕行動期間,逃犯或已逃離香港。 雖然修例亦建議被指控的罪行在香港亦屬於罪行,若相關罪行在其他司法管轄區屬於死刑,對方要保證逃犯不會被判死刑,亦不可以出現「一罪兩審」的情況。而涉及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被控亦不能被移交。 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就引起了香港社會的極大爭議,甚至引發13萬人上街反對修例。修例容許當局取得香港行政長官的秘密授權及司法機構的同意,就可以作出一次性移交。修例亦將一次性移交的適用範圍擴大至中國內地以及其他地方。民間質疑,倘若修例獲得立法會通過,只要被中國內地定性為犯罪,就有機會被港府引渡回中國內地受審。亦有意見認為,現行法律已有足夠手段處理如台灣殺人案的移交逃犯情況,根本毋須再修訂條例。 事實上,香港《逃犯條例》所存在的問題同樣在本澳發生,雖然本澳在2006年制訂《刑事司法互助法》,容許特區在中央人民政府的協助及授權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的國家或地區進行刑事司法互助,但是法律卻未有將中國內地、香港及台灣包含在刑事司法互助當中。而本澳與中港兩地亦已就民商事司法協助簽訂多達五項協議,但是目前在刑事司法互助的法律上卻是一片空白。 而在2015年行政會完成討論《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並交立法會審議,但是在2016年6月,政府卻主動撤回法案,當時政府的解釋是「不同的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制度存在很大的差異,法案需要在充分考慮這些差異,以及維持自身法律制度的完整性之間尋求平衡點...... 澳門與內地、香港特區仍就刑事司法協助進行協商,特區政府認為仍需對《區際刑事司法協助法》法案進行深入研究。」 法案撤回後,不少意見關注到當局何時重提立法?究竟現時的研究進度是如何?與香港、內地商討協議的情況又是怎樣?而當局對於逃犯移交到中國其他司法管轄區這一法律空白,到底其態度又是如何?會否照搬香港的一套?面對香港修例的極大爭議,當局又會如何避免?種種的問題都有待當局詳細解答。

蘇嘉豪︰內地刑事司法互助應「澳人澳審」

2019-05-10 逃犯條例即時報道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9年05月5日 18:18

香港特區政府提案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社會廣泛爭議,日前更有13萬人上街示威,反對者憂慮修例牽涉向內地移交逃犯,將無法保障香港居民的基本人權。

立法議員蘇嘉豪提出書面質詢指出,國際對移交逃犯的各項人權保障原則,亦載於本澳《刑事司法互助法》,例如移交逃犯優先受適用於本澳的國際協約規範、涉及的違法行為須為移交雙方法律中均可被科處刑事處分的罪行(雙重處罰原則)、拒絕移交本地居民、政治犯、無期徒刑犯、死刑犯,以及拒絕將逃犯移交至將面臨不人道、殘酷或不公正審訊對待的區域等。

他質詢特區政府日後涉及與內地進行刑事司法互助的立法提案及有關協議中,會否堅持這些原則。對於能透過《刑法典》有關本澳刑法在空間上之適用的規定,而受本澳法院管轄的在外地實施犯罪行為的本澳居民,政府會否以本澳法院具管轄權為由,而拒絕內地的司法互助請求?

蘇嘉豪又表示,針對本澳法院無管轄權的案件,若內地司法機關確實有必要追究本澳居民的刑事責任,政府會否循《刑法典》規定的屬人原則理念為基礎,以「澳人澳審」方式,規定應由內地委託本澳法院審判本澳居民的犯罪行為,以取代移交逃犯。

 

 

查詢及刊登網上廣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