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手臂是這樣煉成的

我的「腎腎地」生活 藝文爛鬼樓

文:汶燁

時間:2018年04月24日 14:14

不經不覺,用左手上肢透析已經好幾年時間,自2015年因靜脈的回血位置出了狀況,要緊急趕回香港瑪麗醫院做「通波仔」及放入支架以擴張靜脈的血管方便日後透析之後,基本上這幾年沒出現任何堵塞,算是平穩過渡;加上整個腎室的護士,不論是具資歷抑或新入職的護士都好,大部分已掌握了如何助我在支架位置打針的技術,所以打針透析是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用寶特瓶鍛鍊左上肢實在沒有重力訓練的感覺

用寶特瓶鍛鍊左上肢實在沒有重力訓練的感覺

只是近期,在透析完且收機完畢又上了止血夾的過程中,我的主責護士突然在我左上肢近三角肌處,輕輕按一按又戮了幾下,正當我疑惑她搞什麼飛機時,她看著我說:「以為這地方打腫了,還在想為什麼這邊會無緣無故腫起來,原來是你的脂肪…..」被說成這樣,有一剎那心裡不是味兒,仍未回神,阿主(意指該名照顧我的主責護士)又繼續說:「看這樣子你應該很少鍛鍊左手吧,看!那些『拜拜肉』(肱二頭肌)都跑出來了!」然後她建議我平日應該做哪些對左上肢負擔較輕,但又能鍛鍊肌肉或臂力的運動,例如可以在泳池裡隨水流擺動身體,又或者在泳池裡利用水壓作全身運動,如此下來既不會使左臂負重過多,又能訓練左臂肌肉。

訂閱每月紙本
啞鈴才是我鍛鍊的靈魂伴侶,可惜現在只有右手才做到

啞鈴才是我鍛鍊的靈魂伴侶,可惜現在只有右手才做到

其實那天主責我的護士是一位性情直率的人,可能和我一樣天性慢熱,又沒什麼城府,對其他人而言不易接近,甚至性情有點奇怪,不過感覺她比較簡單、爽快,想到什麼就表達什麼,或者將情緒統統寫在臉上,總比個別表裡不一的人更容易相處。因此,她如此「坦蕩蕩」地直接說出我的問題和滔滔不絕地給予意見時,我是樂於接受的。

然而,這個問題自我用左手打針透析起已經存在,在早期的「腎腎地」亦提及過,作為透析用的那節手臂,因為手臂裡已將經過嚴選、最好的動脈和靜脈接駁在一起,成為「動靜脈廔管」為未來長期洗血透析用,是一條必須重視的「救命線」,因此往後一段時間不可以再提起超過兩公斤的東西,以避免傷及廔管。由第一天做完這個手術我一直堅守這個重點,並且密切留意廔管的跳動情況。不過都會偶然發生迫於無奈下要提起幾公斤重物件的情況,但不是經常,所以對廔管沒太大影響。另一方面,為避免夜長夢多,左手可以不動盡可能不動,讓左手過著「養尊處優」生活。因此幾年下來,左手臂在外觀上有很大改變:明顯看出左手肌肉鬆弛,右手卻有點「手瓜起墊」,形成鴛鴦手狀態。

在生活裡我都有留意左手的變化,其中有一個問題:為何有些腎友用廔管透析若干年後,動脈和靜脈兩個位置都會因反覆打針,接駁的兩條血管因衝力大而變得像「水渠」般粗!而我僅動脈膨脹,靜脈自放入支架後只是微微隆起,沒有多大變化。後來跟護士研究,她們的看法是,因為我的靜脈完全靠支架撐起而非由透析洗血時衝大血管所致,可見並非天然形成,因此不存在變粗壯的可能,卻不影響透析。

網絡廣告套餐特惠中

最近,我亦回香港瑪麗醫院做了一次左上肢廔管的超聲波掃瞄,仍舊是那位長髮戴眼鏡,感覺很斯文的檢驗人員,當她將掃瞄器按在我的左上肢來回地掃視時,突然問:「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條廔的兩個位置已不是我們一般觸摸到的『沙沙』 似電流感覺?」被她如此一問,又好像是的,接著她將掃瞄器再按在我的動脈和靜脈上: 「看!很像心跳呢~你條廔的『沙沙』 顫動感在最前端,即關節位上。平時沒留意到嗎?打針沒問題?」我再想一想後,說:「平時只確認還會動就沒問題了,反正在打針上沒問題。」她笑了:「也是的!能打到針問題不大。」當然這件照超聲波事件只是一個題外話。

右臂一直以來鍛鍊不錯

右臂一直以來鍛鍊不錯

既然左手的肌肉鬆弛問題屬刻不容緩,那麼來做做運動、鍛鍊一下好了!當時護士給我去泳池鍛鍊的提議雖然很好,不過我為人懶惰,要換衣服之類的真心不太想動。於是我決定用最懶的方法:留在家裡舉水瓶!右手仍用3KG或以上的啞鈴練臂力,左手是不行的,想也不用想,想一想都算有罪。在鍛鍊左手時,用的是裝滿水的大支裝寶特瓶,然後一上一下的舉著……感覺「到喉唔到肺」,沒有重力訓練的感覺。

可惜左臂尤其上肢因長期受透析影響而變形,更不要說肌肉了

可惜左臂尤其上肢因長期受透析影響而變形,更不要說肌肉了

細說起來,要鍛鍊的何止左臂,基本上整個人身體都要動起來。回想中學時期,曾經是學校田徑裡的三擲成員(因此到現在雖然比過去更瘦但肩膊仍然比較寬,俗稱『橫』)也經常打籃球、羽毛球和游泳。莫說現時重病,自中學畢業進入大學之後,亦鮮有接觸運動!看來經常運動對人體來說真的非常重要,日後也要騰出時間多鍛鍊,讓整個人活起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