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0 六四每週專題

缺席晚會 等於遺忘六四事件? 年青人:悼念不限晚會 行動模式需革新

2016-06-10 六四每週專題

文:論盡採訪組

時間:2016年06月11日 23:23

香港支聯會及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連續27年風雨無阻地在維園及議事亭前地舉辦六四燭光晚會,悼念六四英靈,並提出「平反八九民運」、「建設民主中國」等訴求。雖然近年多了不少出生於六四之後的年青人參與晚會,但亦有一群年青人選擇不出席晚會,並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表達對六四事件的哀思。為何他們會選擇缺席晚會?另外,有意見認為不出席六四晚會,等同認同解放軍屠城,他們又怎樣看待這樣的說法?

噴水池的27周年紀念六四晚會

噴水池的27周年紀念六四晚會

阿強:悼念僅限參與晚會?

80後的阿強(化名)以往每年都會出席六四晚會,手持燭光悼念亡靈。但今年卻與往常不同,阿強沒有選擇到議事亭前地,而是留在家中點燃燭光,一邊在網上收看關於六四的影片以及港澳兩地的晚會直播,一邊以自己的方式來悼念。

阿強表示,求學時期的自己,連電視、報紙新聞都不會收看,對社會時事及政治、政制無太大熱衷,「覺得政治唔關我事。」但隨著近年社交媒體的興起,有更多的機會去接觸各類資訊,慢慢對政治這種表面看起來沉悶的東西感到興趣,亦開始在網上對社會時事發表意見。

回顧過往的六四晚會,由於學聯連續數年在議事亭前地舉辦被人戲稱為「六四兒童節」六一兒童節慶祝活動,所以晚會都在百米以外的玫瑰堂前地舉辦。他回憶起6年前首次參與晚會時表示,當年參與的人數不多,且大多數參與者為中老年人,年青人寥寥可數。但近年由於網絡的發達以及資訊的自由流通,令更多人了解到八九民運的資訊。加上學聯近年停止舉辦「六四兒童節」活動,晚會地點重返議事亭前地,以及近年港澳兩地的民主運動趨向頻繁,令參與晚會的人愈來愈多,更可見到不少年青的面孔。

今年的六四晚會只有400多人參與,人數比過去兩年少了接近一半。被問到當日為何不出席晚會,阿強強調,自己並沒有遺忘到六四事件,更反問「只有出席晚會先叫悼念六四?無出席晚會嘅人就係對六四無感?」

阿強認為,晚會人數減少除了與欠缺宣傳有關外,面對內地當局對六四死難者家屬及維權人士愈來愈強的打壓,六四晚會的形式多年來卻沒有改變,流於形式,對後生一輩來說缺乏新意,亦對於「平反六四」、以及要求中央政府改變施政態度、解決深層次問題沒有任何實質幫助,「搞咗咁多年六四晚會,中共政權有無任何改善?無之餘,仲變本加厲地差落去。」

他又認為,六四晚會參與人數多寡,亦可能與公民社會及社會運動頻繁與否有關。指2014年的六四晚會正值「反離補」運動熱潮未退之時,不少市民對社會時事十分熱衷,加上六四晚會重回議事亭前地,導致當年晚會的參與人數超過3000人,迫爆議事亭前地。反觀今年,雖然今年上半年曾經有過如「回水大遊行」等較為大型的社會運動,但往往都是「雷聲大、雨點小」,受關注的程度不大,可能間接導致六四晚會的人數驟降。

阿強認為,港澳台三地是大中華地區少有能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主辦單位除了應思考如何推動更多人,特別是年青人關注六四事件以及國內的民主發展外,亦要思考如何改變行動模式,更積極地要求中共回應「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等訴求。

噴水池的27周年紀念六四晚會

噴水池的27周年紀念六四晚會

阿祖:悼念晚會只是自我安慰

90後的阿祖(化名)在外國完成學業回澳,至今已有兩年。與阿強一樣,阿祖今年亦選擇不出席六四晚會。

阿祖表示,至今共參與過三次六四悼念活動。第一次是參與在中國駐澳洲大使館門外,由當地留學生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共有數十人參加。活動中除了有燭光集會外,亦有當年曾經參與八九民運的流亡人士現身說法。學成歸來後,他亦先後兩年參加了民聯會所舉辦的六四燭光晚會。

直到今年,他選擇不參與六四晚會。阿祖表示,自己並沒有淡忘到六四事件,指當年參與八九民運的學生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反對官倒、反對貪腐的訴求,但政府卻以殘暴的手段鎮壓學生,顯然是國家的大倒退。而六四事件發生至今27年,國內種種貪腐、打壓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愈演愈烈。

但他指,本澳的六四晚會卻一直只是停留在「唱吓歌、發吓言」的階段,沒有深入分析六四事件的因由,亦沒有對長年以來針對六四事件的訴求提出解決辦法。單純悼念,對「平反六四」無太大幫助,「其實會有好大無力感,根本成個晚會就係自我安慰。」

他亦指,另一個缺席的原因,就是受到鄰埠的本土思潮,以及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所影響。他坦言,自己出生在澳門,拿葡國護照,「我唔覺得自己係中國人,我係澳門人。」但他強調,本土思潮並不等於認同中共屠城,「就等於我唔係猶太人,但係我仍然覺得納粹當年屠殺猶太人係殘暴一樣。」

阿祖認為,要改變本澳六四晚會「只有悼念,沒有解決」的困局,主辦者應先從公民教育著手,令更多人認識六四事件的因由、經過以及對後世的影響。亦應革新行動模式,例如到中聯辦門前舉辦六四悼念晚會,直接向政權表達訴求,並對平反六四等多項訴求提出解決方案,「否則係噴水池再悼念多幾年都無補於事。」